【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

2018-10-17 18:08 浏览:209 A+ | A-


发轫于三十年前的“新文人画现象”已成为中国当代美术史的一段客观沉淀,它与“八五思潮”、“后八九”艺术在同一个时代背景下生长,却有着不同的艺术创作脉络。他们在吸收传统水墨理念的同时,接纳西方的现代艺术思潮,融汇于水墨创作践行中。在创作上形成了各自的风格语言,并对当下的新生代水墨创作起到了直接的影响。在此学术背景下,此季我们以馆藏的视野和要求选件,遴选了十几位最具代表性的艺术家的三十余件作品,推出“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特设专场,可谓大作云集,风云际会。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新文人画”之我见  


文|朱新建


“文人画”这个概念在1949年以后是比较忌讳的,因为它和当时的许多政治运动不太合拍。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以后,中国大陆的文艺突然去掉了“配合运动”,大家似乎都比较茫然。


1988年在南京博物院举办“南北方中国画联展”,,【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1988年在南京博物院举办“南北方中国画联展”,

徐乐乐、何家英、江宏伟、王和平、方骏等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1953-2014)

虚空大地(三联画

设色纸本 镜心

丁卯(1987年)作

128×61.5 cm

钤印:新建私印、朱新建印

题识:潭州伏龙山禅师第一世。僧问:“搅长河为酥酪。变大地为黄金时如何?”师曰:“臂长衫袖短。”京兆白云善藏禅师。僧问:“如何是法法不生。”师曰:“万类千差。”曰:""如何是法法不生。""师曰:“纵横满目。”白云无心意,洒为世间雨。大地不含情,能长诸草木。大丰新建丁卯冬日绘。


出版:

1.《二十世纪下半叶中国画家丛书·新文人画——朱新建》P87-88 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年 

2.《江苏当代书画精品选》P55,古吴轩出版社,1997年 

3.《花事——波普艺术在中国画领域的开拓者朱新建》P238-239封底,北京荣和精舍,2013年 

4.《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大丰新建》P105-106,朱新建艺术中心,2014年。


展览:

“除了要吃饭,其他就跟神仙一样——朱新建个展”今日美术馆,2014年


当时一些比较关注西方思想的年轻人试着介入“新潮”,但似乎一下不太容易找到自己的路。另一些画水墨的人因为可以把画卖给海外的人(当时主要是港台的旅游客人),因此画一些内容空泛、形式雷同的“旅游画”。这时候,各地- -些喜欢中国传统绘画(所谓中国传统绘画当然就是指文人画了)的年轻人,开始把自己的画组织成展览,起名叫“南北方中国画联展”。 后来,1989年中国美术馆举办了“中国新文人画展”第一回展,从此开始使用“新文人画”这个名字。到1997年10月在北京举办第十届“中国新文人画展”,“新文人画”已活动了近十年,是这段时间坚持活动时间最长的艺术群体。


1989年新文人画研讨会在京举行,【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1989年新文人画研讨会在京举行


1989年4月12日《人民日报》相关报道,【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1989年4月12日《人民日报》相关报道


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中国新文人画展”,【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1989年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中国新文人画展”


1、1991年新文人画展期间,【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1、1991年新文人画展期间

2、1995年在上海美术馆举办“中国新文人画展”徐乐乐、江宏伟、朱新建、李老十、王和平、陈绶祥、刘二刚等

3、1991年新文人画展期间,王孟奇、方骏、常进、朱新建、王和平、徐乐乐、喻慧在山东曲阜

4、1993年霍春阳、陈绶祥、王和平、边平山、王孟奇、朱新建与台湾友人在平山书屋


当然,对某种价值的追求是我们每一个画家终生的使命,无论他是“古典的”、“传统的”、“新潮的”, 还是别的什么。至于我个人,我喜欢“新文人画”活动,里面有我的很多好朋友。但就像对我自己一样,我觉得朋友们的画也都还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好像主要表现在追求“文化”多了一些,追求自我的“生命体验”少了一些。好在我们都还“年轻”,我想只要努力就会有进展。至于今后,绘画毕竟是很个人的事,就我个人而言,我希望能更深刻地去体验我们这个时空的生命存在,更有意义地去表达这个体,至于表达出来还不是还要标作“新文人画”或是“新”的其他什么画,则并不重要。


1988年,王和平与何家英在朱新建家,【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1988年,王和平与何家英在朱新建家


  “新文人画”就是这帮玩画的人  

  取的一个名字如此而已。 


那我为什么叫朱新建,怎么新?怎么建?当时就取了这个名,其实没多少含义。就实际意义而言, 假如这批人坚持用这个名字去画画,面出成绩来了,实际意义就大了,假如这批人画画也不过如此,没多大能耐,这个名就不会有多大影响。鲁迅这个名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鲁迅写了很多好文章,人们才记住这个名。


朱新建在作画,【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在作画


所谓我是“新文人画代表”、“怪才”、“奇才”之类的,其实是没有什么道理的,你凭什么说你画得一定比别人好?你们要写上“代表”、“怪才”、“奇才”,是市场操作的需要,或者搞什么展览,硬要这么讲,我也管不了。好似有的人喜欢吃辣,有的人喜欢吃甜,都是个人的兴趣爱好,也是客观存在。有些朋友需要进行运作,用这样的形容词来套,我硬要不肯呢,也蛮煞风景的。所以这个事情也带几分不认真,带几分调侃,真要认真起来,我怎么会认为这是真的呢?


这些都无所谓,他愿意这么讲就让他这么讲好了。就像猴王电池,企业要取产品名称,你凭什么不让取“猴王”这个名字?人家取名“猴王”,产品好卖,就取了。至于画家靠画什么画种,去注册什么商标,这个没道理。你凭什么叫“牡丹王”?平时随口讲讲玩玩还可以。《水浒》里面,一丈青孙二娘,真有一丈高吗?我看不见得。什么智多星、神行太保,等等人们随口叫叫而已,有这么几分特点,愿意这么叫,也就叫出来了。画画去注册商标,是一-件很无聊的事情。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1953-2014)

美人图二帧

设色纸本 镜心

29×41 cm

钤印:新建画印、月满西楼、新建画印、小雨夜读书

题识:

(一)美人图。杨柳岸,晓风残月。大丰新建制。

(二)美人图。大丰新建制。书画之妙当以神会难,可以形器求也。


美术活动也不需要政府、官方来组织,中国美术界的官方活动,是计划经济遗留下来的产物,这种做法随着计划经济的退出,也会慢地消失。你的作品出来有人看,有人喜欢,市场就大;你的作品没人喜欢,没人看,市场就小。当然市场小不一定作品本身不好.至于我倾向于什么活动,最好有那么一个人能判我二十年,不让我出去,整天在画室里画画,到目前为止,要么单位规定参加的,完成任务;要么是朋友邀请的,人情难却,如此而已。至于各种美展评奖,这个好东西大家都想去捞,我花那么大精力去挤破了头,我傻啊!再说现在这些展览评奖,裁判员、运动员都是美协掌权的人,他们先跑了几圈,再让你跟在屁股后面,有什么意思呢?还不如老老实实在家里下下棋、画点画。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1953-2014)

侠客图

设色纸本 镜心

1994年作

65×44 cm

钤印:新建图章

题识:侠客图。幸遇三杯酒好,况逢一朵花新。大丰新建,一九九四年制。

出版:《花事——波普在中国画领域的开拓者朱新建》北京2013年 北京荣和精舍 P216页


谈到“新文人画”,又得从稍微早一点说起,就是我们这代人小的时候是怎么看待国画这件事。我们稍微懂点事的时候大概是五六十年代,是毛泽东的乌托邦时代。人民公社、大跃进,然后就是这个运动、那个运动,我们小时候的记忆全是阶级斗争,过着一种泛政治的生活,每一处生活的细节和角落里都充满着各种政治口号、政治标语。我们在马路上看到一个戴黑眼镜的人就会一直跟着他跑好几里地,然后报告交通警察,发现了一个特务分子。那个时候小孩被煽动得很奇怪,可能现在的孩子已经没办法理解我们那时候的人都在想什么了。就是整天想做英雄,小孩天天把妈妈给他买早点的钱拿去交给老师,说是在马路上捡到的,弄得老师哭笑不得。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1953-2014)

东坡先生写梅图

设色纸本 镜心

1997年作

33×65 cm

钤印:新建图章、脂粉俗人、了无挂碍

题识:东坡先生写梅图。有得快活就快活,没得快活就拉倒,是为大快活。要想读书就读书,不想读书就不读,才算真读书。一九九七年,大丰新建制。

出版:《花事——波普在中国画领域的开拓者朱新建》北京2013年 北京荣和精舍 P162-163


我从小的时候就对中国画非常有兴趣,现在回忆起来,虽然官方的第一渠道,比如《人民日报》社论、《红旗》杂志、《人民文学》不再宣扬这些东西,但它还是在生活的各个层面上不知不觉地渗透,因为传统文化的力量很大,它是不知不觉的。有一次给同学上课,说到这个问题,比如忠孝节义这种传统的中国道德标准,即便不看书,不看四书五经、  《三字经》、《千字文》,它在民间的生活传统里面还是存在的。有时候所谓的道德传统不是通过正式的道德文本承传,民间的价值取向就是如此。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1953-2014)

行书格言

水墨纸本 镜心

33.5×138.5 cm

钤印:新建图章

题识:迪康兄嘱。大丰书。

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所调中国画的传统有时候也是这样。以我个人为例,我父亲是机关里的一个职员,逢年过节就在墙报上画两朵花,画一只小鸟什么的,我就很崇拜这些画。有一个人在这个时期非常重要,这个人叫齐白石。在我们现在来看,可能齐白石的画在文脉承传上不够理想,但这一点恰恰是他的长处,他居然开出另外一条路来,主要靠自己的感觉,而不是这种笔墨的文脉承传。那时候,痰盂上、练习本上、铅笔盒上,都印着不清不楚的齐白石,画一个黑咕隆咚的虾子、一个螃蟹、牵牛花什么的。我们小时候读的《儿童时代》、《小朋友》、《少年文艺》这一类杂志,封底封面上都有一些画家的作品,这也在起一些传递作用。后来我去看我周围的朋友,大多数是靠家庭在承传,他们家里就是画画的。 比如陈之佛的女儿陈秀范,陈秀范的女儿叫李璋,年纪比我小一点我们都认识,她家里有各种画册可以看。还有就是我这种家庭,父母没文化,家庭不可能传给你文化,要靠周围的日常生活。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1953-2014)

书法七言联

水墨纸本 立轴

138.5×22.5 cm

钤印:新建图章、花深处

题识:大丰书。

千山月色教人醉,半夜梅花入梦香。


母亲崇拜文化人,她是一个单位的头儿,她喜欢把单位里换下来的旧政治标语都带回家,贴在墙上,她觉得那字儿好看。这种对“书法” 的态度,给我很大影响。这其实就是一种民间文化的承传。中国人把文字看得很神圣,写过字的纸不可以随便扔掉,一定要去道观或者寺庙,放在专门的炉子里,很恭敬地把它烧掉。我小时候跟妈妈会去看戏,里面会有书生出来,往往手里拿把扇子,扇上面有几个字,你也看不清楚写的什么,在舞台上摇啊    摇,很神气,派头很大的样子。我回家也买一把扇子,也写两个字。前两天上海书画出版社出的《书与画》,其中也有我的一些稿子,几张画,一些小文章。恰恰同期有陈丹青一篇文章在谈他们上海弄堂里的事我就读了。 陈丹青和我同年,他在上海弄堂里受到的传统教育完全是西化的,有人悄悄给他看一张外国画报,上面印着一个光屁股女孩抱一个罐子,这些他会有感觉。


当时人们看展览的热情也比较高,只要展览的地方不是太偏僻,有点意思的,人们都去看。我现在年纪大了,感觉以前比现在好。现在办个展览比较麻烦,找个好的地方,像杭州,还要什么场地费。第三届南北联展时,我在法国,之前留了一些画在朋友手里,他们想举办一个比较大的展览,打算地点选在中国美术馆。然后就找了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的陈绶祥,当时他们正打算做一顶新文人画的帽子给齐白石这些人。正好我们找他说要做一个展览,他也没什么好贡献的,说就拿顶帽子来戴吧。后来我回来了(1988年底去巴黎,1991年回来),他们戴着这顶帽子,正在发展。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1953-2014)

蕉荫读书图

设色纸本 立轴

丙寅(1986年)作

62×42 cm

钤印:新建、天香

题识:百年身,千年债。叹愚夫痴绝,云雨阳台。人易老,心犹在。独倚阑干春风外,算

人间少甚花开。春光过也,风僝雨僽,一叶秋来。

大丰新建,丙寅年元旦写于南京。

出版:

1.《新文人画家作品精选集——朱新建卷》封面作品,河北教育出版社

 2.《朱新建画集》荣宝斋,1989年7月出版。


有人说,新文人画应该是诗书画印,都是大才子,风格应该很优雅、清逸,你们画的这些配不上这个名字。叫不叫这个名字,虽然我觉得无所谓,但还是站出来说,画得难看就不能叫新文人画吗?就像我有一个女儿长得不好看,就不能叫王美丽吗?我这样说也许有站不住脚的地方,这个名字确实有点不合理。当时年轻人都喜欢搞现当代艺术,在中国这个地方还是有人对现当代这一部分耿耿于怀,希望这个问题被提出来。有这么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顶着这么大的帽子出来了,引起了很多关注。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朱新建(1953-2014)

一指见文殊

水墨纸本 镜心

34.5×34.5 cm

钤印:新建图章、大丰

题识:一指见文殊。大丰。


除了一些人画得还可以之外,当时中国画像“生命不息、挖山不止”这种革命题材已经不画了。方增先的新国画《说红书》,刘文西画的革命题材等,好像都没人要看了,中国画就画那些毫无个人感情的装饰画,梅兰竹菊之类的,画得不错。这属于一种兴趣,是一种民间承传,这个手艺的目的是装饰。在重大主题消失后,充斥在中国圈子里的就是这些东西。只是在画的技法上有成熟与不成熟之分,销售的对象是香港、日本、欧美的一些旅游客人。当时的中国画在文化含量上不高,新文人画内心的东西相对更多一些,他们大多不是老一代国画家的嫡派传人, 比如黄胄、李可染、亚明、刘文西的学生,而是那些飘荡的画家,想讨个说法,这些画新文人画的人就凑在一起了。



采访朱新建视频


- The End -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中国嘉德2018秋季拍卖会


巡展 Exhibit

10/27-10/28

武汉大学 万林艺术博物馆


预展 Preview

11/17-11/19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拍卖 Auctions

11/20-11/24

嘉德艺术中心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嘉德秋拍】“新文人画现象三十年”之 朱新建 篇,朱新建,新文人画,嘉德,cm钤印,大丰,水墨,政治,王和平,图章,里面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