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

2018-10-26 21:04 浏览:129 A+ | A-


陆俨少与刘旦宅,忘年相交,亦师亦友,常常相伴一同写生,两位夫人朱燕因与王微粼,亦是相处欢洽,故而两家出游常常相约相伴,亲密无间。一个擅山水,一个长人物,既有杜子美式的沉郁顿挫,又有苏东坡式的天真烂漫,时常往来通问,堪为一段艺坛佳话。


刘旦宅(左二)陆俨少(左三)和谢稚柳(右一)合影,【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刘旦宅(左二)陆俨少(左三)和谢稚柳(右一)合影


上海书画出版社1986年版的《陆俨少自叙》中,陆公多次记录了与刘旦宅一家的“出入相随,情好无间”。而此次中国嘉德从《为旦宅先生寿》(1990年作)、《送天炜远行》(1980年作)、《为微粼夫人寿》(1982年作)征集自刘旦宅家族,见证两家世好的一段深情厚谊。


【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陆俨少

送天炜远行

镜心 设色纸本

1980年作

55×91.5 cm

钤印:俨少、宛若、嘉定、庚申七十二

题识:天炜世侄将别父母,远涉重洋,负笈美洲,以致广大于其行也。写此为赠,百尺竿头日进,无数云天在望。岂任惓惓。一九八〇年十月,陆俨少并记。

上款:“天炜”即刘旦宅之子刘天炜。


一九六一年

“我常同刘旦宅同志一起写生,出入相随,情好无间,从此建立了友谊。他擅画人物仕女,功力深厚,夫人王微粼与我老伴也颇相得,所以后来有好几次和他们夫妇同去名山胜地下生活,我老两口在旅中也得到照顾。”


▲ 送天炜远行 局部,【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 送天炜远行 局部


一九七九年

由于开放政策和旅游事业的发展,外宾来者日多,常到各地文物商店选购中国画;中国代表团到国外,亦多携带国画用作礼品;国内大建筑、大饭店,也需要大型布置画,以壮观瞻,于是国画家的任务多了,国画创作也日趋旺盛起来。我在此时为人民大会堂上海厅创作雁荡山大幅布置画;又为上海虹桥飞机场候机室创作“大好山河”大型布置画,此画高约三米,阔七米,这是我生平最大的一幅创作;还为上海科技会堂、北京民航局等处创作了不少布置画。


刘旦宅(右二)与陆俨少(左二)游雁荡山,【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刘旦宅(右二)与陆俨少(左二)游雁荡山


八月初,我和燕因偕同刘旦宅、王微粼夫妇去北戴河。我们乘飞机先至北京,天津市委书记李研吾,与我有旧,到机场来接,当日即至天津。北戴河滨临大海,凉气自海上来,虽在三伏,而似深秋,诚避暑之胜地。在北戴河,少人事干扰,可以安心作画,不久北京美协组织画家吴作人、李苦禅、肖淑芳、阿老等人也来此,虽不同住一处,而相距不远,时常来往,颇不寂寞。我和刘旦宅夫妇住至秋凉,乘火车回北京。


▲ 送天炜远行 局部,【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 送天炜远行 局部


一九八○年

夏天,我和燕因以及刘旦宅夫妇去庐山,会学生万青屴自北京来,遂亦同行。住南湖饭店。翌晨循庐山山麓行,至海会,仰眺五老峰,巍然高峙,上及云际。当年公路未通,游人自好汉坡上,洵非好汉,不能登山。


我和旦宅两家,合住—幢小院,绿树四周,繁阴蒙密,仰不见天日。出游含鄱口、植物园,龙首岩、三宝树、仙人洞、人工湖、花径、绵绣谷等处。庐山开发时早,名震字内,骚人墨客,诗篇游记,在人耳目间,尤以交通方便,舟车易至,其得盛誉,固非偶然。实则云山奇丽、风景之佳,逊黄山,雁荡远矣。畅游归来,中途经小孤山,陡削奇秀,特立江中,惜不能一登临之,陆放翁《老学庵笔记》记其地甚详。


【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陆俨少

为微粼夫人寿

镜心 设色纸本 

1982年作

97×45 cm

钤印:俨少、宛若、嘉定

题识:予老伴朱燕因与微粼夫人相处欢洽,故予出游,每约旦宅夫妇为伴。顷偕至广州,今日为国际妇女劳动节,故写此为微粼夫人寿。旦宅亦作图为答,以贻燕因。两家往来永以为好,此图所以志也。一九八二年三月八日,记于广州之珠岛宾馆。陆俨少时年七十四。

“微粼”即刘旦宅夫人王微粼


一九八一年

十二月中旬,乘飞机去广州,及至下旬,刘旦宅夫妇也来广州,同住南湖宾馆。该宾馆距广州市区十公里左右,一水环山,堂宇新建,平台近及水面,地极幽静。时谢稚柳、陈佩秋夫妇、许麟庐、陈大羽、秦岭云、周怀民等同住,颇不寂寞。当时朱屺瞻、应野平、钱君匋等人亦联袂南来,住东方宾馆,时或集会,得相聚首。八一年为广东近年邀请画家最多的一年,故极难得。我

们即在广州白云宾馆度过春节。


一九八二年

二月下旬。我迁住珠岛宾馆。宾馆位于珠江滨小岛之上,故又名小岛宾馆。碧水迥环,有桥可通,径道平坦,堂宇整洁,棕榈成列,繁荫如障,红棉一树。花开如火,我与刘旦宅夫妇食息于斯近两个月。香港霍丽娜小姐为老友彭袭明之高足,于香港相识,知我来广州,特来相见。其老家在番禺,因招待我和刘旦宅两夫妇去番禺作客,宾馆新建,有亭榭之胜。嗣后又约往中山温泉宾馆作客,新建宾馆,范围宏广,环境明洁,港澳来游者云集。又偕游翠亨村,瞻仰中山先生故居,见其少时游钓学习之所,想见一代伟人,不胜仰止。 在广东期间,曾至肇庆星湖,诸峰罗列,犹如桂林,而环水长堤,花明柳暗,则类西湖,故论者谓兼两者之胜。


▲ 为微粼夫人寿 局部,【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 为微粼夫人寿 局部


一九八四年

当年初在福州时,约定今夏与刘旦宅在福州举行联展。八月下旬,去福州,画展开幕。翌晨即去武夷,住山中半月,畅游九曲之胜,上登天游,磴道依石壁而上,极为险峻。近望接笋峰,壁立千仞,径路斗绝,石级几不容足,奇险恐不在华岳之下。我常恨武夷不入画,自登天游,奇石嵌空,危峰回合,尽多粉本,而向之观看电视,参阅照片,皆不足据。在武夷日,为福州海山宾馆画丈二布置画一幅。


—《陆俨少自叙》上海书画出版社,1986年版。


【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陆俨少

为旦宅先生寿

镜心 设色纸本 

庚午( 1990年) 作

97×45 cm

钤印:陆俨少、宛若、晚晴轩、宛若八十岁以后

题识:茂树崇冈。旦宅我兄六旬华诞。庚午十一月,八二老人陆俨少老年变法之作。

上款 “旦宅”即刘旦宅。


刘旦宅曾同陆俨少两次入川,第一次是在自然灾害时期。当时陆俨少刚刚摘去“右派”帽子,但仍常常遭人另眼相看,心中尚有余悸。一次组织到较富裕的广乐侨乡旅行写生,困难时期能够吃饱吃好,大队人马个个轻松愉快。谈笑间大家评事论人,说某人调皮,某人老实,说到陆俨少,众人都说陆俨少的特点是“猛门”。“猛门”为上海俗语,意近于蛮不讲理的意思。陆俨少听了微微一笑,并不为怪。


▲ 为旦宅先生寿 局部,【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 为旦宅先生寿 局部


确实,陆俨少为人耿直,个性强烈,虽在处世中难免得罪人,但运用在艺术上便难能可贵。刘旦宅喜欢陆俨少的这种“猛门”,分组时好的地方不去,偏要跟随陆俨少,边写生边学习,且同住一室,以增加领教的机会。刘旦宅敬重陆俨少的学识和见解,敬之如师,而陆俨少也视刘旦宅为友,俩人情好无间。相处时间一长,刘旦宅发觉陆俨少非惟有杜子美式的沉郁顿挫,还有苏东坡式的天真烂漫,更加敬佩陆俨少。陆俨少长刘旦宅二十多岁,俩人可说是忘年之交了。相隔近四十,他们第二次入川,是两家结伴同游。当时陆俨少已是古稀老人,画艺享誉海内外。陆俨少重游故地, 感慨良多,然而童心未泯,兴复不浅,争论起来还是不让人。一天,他们在杜甫草堂发现一石,像老人,陆俨少说这就是杜甫,胜过所有陈列的不管是画或雕塑,刘旦宅看了,认为真的形神兼备。陆俨少兴致大发,要刘旦宅作画,他来作赞。


—徐锦江《天价背后的陆俨少》



- The End -


【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中国嘉德2018秋季拍卖会


巡展 Exhibit

10/27-10/28

武汉大学 万林艺术博物馆


预展 Preview

11/17-11/19

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


拍卖 Auctions

11/20-11/24

嘉德艺术中心


【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嘉德秋拍】此图所志 永以为好——陆俨少与刘旦宅的家族情缘,嘉德,刘旦宅,陆俨少,情缘,宾馆,旦宅,天炜,广州,王微粼,福州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