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评现场】杨小彦:现实经过力量的过渡而归于永恒,这是否就是张方白希望表达的主题?

2018-12-15 12:41 浏览:204 A+ | A-







2018年11月12日,奥赛画廊成功举办了凝固-张方白个展的第二次研讨会,由本次展览策展人陈孝信主持,由何桂彦总结陈词。



【批评现场】

《凝固 — 张方白个展》学术研讨会中山大学教授、著名批评家、策展人杨小彦发言


【批评现场】杨小彦:现实经过力量的过渡而归于永恒,这是否就是张方白希望表达的主题?,张方白,杨小彦,于永恒,抽象主义,二战,油画,斯泰恩,二元论,本体,人体

杨小彦丨中山大学教授

著名批评家、策展人





《凝固 — 张方白 个展》第二次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修订稿)

(2018.11.12    上海 — 奥赛画廊)

杨小彦


跟张方白先生有过几面之缘,是和湖南人一起的时候。他就是湖南的。湖南人做事非常勇猛,所以,他的艺术有某种男性的强悍之道,也是必然的。


展览题目叫“凝固”,我觉得非常有意思。刚才大家对方白的作品做了很多解释,我不想在这些解释上再增加更多的解释。我想就这个展览本身提点问题。


我觉得“凝固”这个词很好。我在广东做了一个关于广东30年抽象艺术发展的展览,在为这个展览所写的专论中,我把我当年读研究生的时候翻译的康定斯基的《回想录》的一段,描述他如何、以及为什么画出第一张抽象画的过程和想法。我在专论中还表达了一种困惑,对中国的抽象主义的困惑。为什么呢?要知道,抽象在西方艺术史中有一条很明确的发展脉络,尤其是二战以前的发展脉络,大家都很清楚。二战以后,出现了一个塔皮埃斯。如果我们对塔皮埃斯有所研究的话,我们应该清楚一点,他其实是反对二战以前的所谓抽象主义的,他一再强调说,他画的不是抽象!二战以后美国的抽象表现主义,格林伯格强调其中的平面性,试图和二战前的欧洲的抽象主义拉开一个距离。



【批评现场】杨小彦:现实经过力量的过渡而归于永恒,这是否就是张方白希望表达的主题?,张方白,杨小彦,于永恒,抽象主义,二战,油画,斯泰恩,二元论,本体,人体

男人体 No.3

布面油画  120×90cm  1997


我之所以提这些,是因为我很好奇,好奇这个“凝固”的概念。我总在想,中国的抽象主义艺术,其逻辑起点究竟在哪里,其发展脉络有什么依据?如果还是西方的逻辑,按照西方的线索发展,没离开人家的理论框架,我们还是脱不了跟着别人跑的干系。难道我们自己的抽象主义艺术,真的没有自己的框架?我想还是应该有的,至少有我们特别的一个艺术语境在。我的专论就是想把这个语境给点出来。


回到张方白的作品。我们能不能在他的作品中寻找到完全属于他自己的独特的肌理?我想起了一个简单的分类,一个是一元论,另一个是二元论。在我们现在的讨论语境中,我们离不开中西文化交融和冲突这一点,我们讨论的所有话题都涉及到中西,我们谈来谈去,还是离不开中西。这大概就是一种二元的状态。二元论还有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艺术和社会的关系,艺术如何针对社会,艺术如何介入社会,以及反过来,社会如何制约艺术,等等。一元论呢?很简单,回到一个古老的问题上去,就是,艺术是什么,或者说,存不存在一个完全属于艺术的问题,艺术本身的问题,超越二元的判断,寻求对艺术本体的终极答案。


落实到张方白,他究竟想立于二元状态中左右突围呢,还是坚持一元的立场,直追艺术本体的唯一意义,以及他做为艺术家的唯一的存在?




【批评现场】杨小彦:现实经过力量的过渡而归于永恒,这是否就是张方白希望表达的主题?,张方白,杨小彦,于永恒,抽象主义,二战,油画,斯泰恩,二元论,本体,人体

 鹰 No.8

布面油画  200×150cm  2017



对于艺术来说,究竟是否存在着某种唯一性,这肯定是一个问题。我没有和张方白做过深入的交流,所以不知道他的内心想法。展览题目叫做“凝固”,似乎表明,他的目标有某种可能的唯一性。他的画面是黑白的,我也注意到,他画油画,也画水墨。他的母题很少,就三个,一个是鹰,一个是人体,一个是塔。鹰是中国符号,也是美国符号,表示一种雄强的追求。人体可能代表着某种欲望。塔是一种对生死的超越。这三个形象,鹰、人体和塔,能不能构成一个三位一体的思考?看介绍说,张方白画塔,和他母亲的去世有关。“塔”意味着一个永恒的存在。在中国建筑分类中,“塔”代表的就是永恒。鹰,刚才有人说到这里有道家的背景。道家的宗旨,也不复杂,生前求长寿,死后求成仙。人体,而且是一个男人体,是否代表着现实?塔是永恒与轮回,鹰是一个过渡。现实经过力量的过渡而归于永恒,这是否就是张方白希望表达的主题?这三者在张方白的艺术中,凝固成一个客观的存在,一个关于本体的紧张的思考。


从这一点看,张方白是超越了二元论的。他思考艺术本体的问题,我不要求作为艺术家的张方白会对这个作出逻辑的回答,艺术实践和理论研究毕竟是两回事。张方白把这样三个母题放在一起,去掉色彩,就黑白灰。他是学油画出身的,却执着于生活在中国本土所激发的独特情绪,他用他的艺术,一种经过简化后的浓缩的主题,这样一元论的追问。作为轮回,作为过渡,作为现实肉体的存在,这三者之间构成了一种恒定的关系,推动张方白走向了一个超越二元论的目标。他的作品有这样的趋势,他在实践提出一个问题:凝固了什么?背后的价值如何体现?存不存在一个超越西方抽象主义或超越中国现代抽象的议题。也就是说,如果他往前延伸,他的问题就会回到中国的艺术现场,于是和二元论发生了关系!他的作品提醒我们,中国式的抽象主义,其依据何在?何谓抽象?或者我们不用这个词,我们用超意象这个词?至少,张方白的艺术提醒我们,是否存在一种超越目前艺术语境的可能性?艺术家的实践提供了一个案例,对我们从事艺术批评的人构成一种挑战!他的作品本身就是一个启示!我还没看到最后的结果,我只是试图从中找到一个可能的新的发展脉络。



【批评现场】杨小彦:现实经过力量的过渡而归于永恒,这是否就是张方白希望表达的主题?,张方白,杨小彦,于永恒,抽象主义,二战,油画,斯泰恩,二元论,本体,人体

塔 No.5

布面油画  250×100cm  2009


我想起我的一个教学经历,我曾经把一部纪录片,叫《从毛泽东到莫扎特》,1978年拍的,不断地放给学生看。1978年,当时中国的外交部邀请著名小提琴家斯泰恩来中国表演,从北京到上海,引发了一连串的争议。片子中记录了当年发生的一场争论,在那个年,代中国最重要的指挥家李德伦和斯泰恩之间的故事。李德伦告诉斯泰恩说,莫扎特之所以伟大,是因为他的音乐代表了新生的资产阶级欣欣向荣的气象。斯泰恩很有礼貌地说:NO,仅仅是音乐而已!20年后,斯泰恩再次来到中国,李德伦坐着轮椅过来,一定要见他,告诉他,我今天来见你,是想告诉你,20年前的那一场争论,你是对的!


今天,我们多少可以就艺术问题发表真实的意见,不像那个时候。这是我们的幸运,也是张方白的幸运。







奥赛画廊 AUTHOR GALLERY

上海市瑞平路230号保利时光里L1-026

L1-026,No.230 Rui Ping Road, Shanghai  200030

电 话PHONE:+86 21 6040 2076

网 址WEBSITE:sh-authorgallery.com

电 邮E-MAIL:1075434867@qq.com


【批评现场】杨小彦:现实经过力量的过渡而归于永恒,这是否就是张方白希望表达的主题?,张方白,杨小彦,于永恒,抽象主义,二战,油画,斯泰恩,二元论,本体,人体
【批评现场】杨小彦:现实经过力量的过渡而归于永恒,这是否就是张方白希望表达的主题?,张方白,杨小彦,于永恒,抽象主义,二战,油画,斯泰恩,二元论,本体,人体



阅读原文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