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古轩展讯 | 理查德·普林斯「High Times」即将在纽约展出

2018-10-29 18:00 浏览:188 A+ | A-


Richard Prince, Untitled, 2017, Oil stick, ac

Richard Prince, Untitled, 2017, Oil stick, acrylic, charcoal, gel medium, collage, and inkjet on canvas, in 24 parts, overall: 18 feet 4 inches x 20 feet 6 inches (558.8 x 624.8cm) ©Richard Prince


高古轩欣然呈现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的展览「High Times」。


首先是“死亡”的头颅。(与《Grateful Dead》没有任何关系)。这些作品是理查德·普林斯在1972和1973年间用Bic笔绘制的。1974年,当理查德搬到纽约的时候,他把这些大概有20多张的头像也带到了纽约。它们都是发自内心画出来的。“它们可能是第一批由我创造出来的有灵魂的东西。”但是,当理查德搬到纽约以后,他不再对带有情感地去做事感兴趣,特别是事关他自己的事情。他希望所有事都与他无关,他想和别人交换,哪怕只是一天。只是为了看看做别人是什么感觉。


别人的位置。


Richard Prince, Self Portrait, 1973-2013, Chr

Richard Prince, Self Portrait, 1973-2013, Chromogenic print, 40 x 30 inches (101.6 x 76.2 cm), edition of 2 ©Richard Prince


他知道头是真实的,但他不想要真实的事物。他想要更真实的东西。比真实更真实。真实到“技艺超群的真实”。他把头放在一边,开始处在别人的位置生活。20年来,他过了很多人的生活。


接下来是《Hippie Drawings》系列。


1998。


那个时候,理查德已经搬离了纽约,有了孩子。他在孩子的画里看到了自己于1972、1973年创作“头”系列的诚实。但他还不打算做任何流淌着自身特点的作品。他就是这么形容的:“流淌着自身特点(with my own blood)”。


所以在研究了孩子的绘画之后,他开始从嬉皮士的画画方式出发思考创作。他觉得他应该“摆脱”画画的“基础”(方向、偏转、替代物......不管你叫它什么)与此同时,“解决”它。


理查德从1998年开始创作并在之后几年持续创作的《Hippie Drawings》本应在2000年初于伦敦展出。但是,出于一些他不想解释的原因,他取消了展览并发布了一个作品目录手册。“至少你有绘画的复制品。我总是同时在思考关于‘至少’和‘几乎’。”


所以他真的就那么做了。几乎。而且至少。


本该展出《Hippie Drawings》系列作品的画廊最后只出版了一本印有《Hippie Drawings》的书。


Edited by Richard Prince and Lorraine Wild,This ca

Edited by Richard Prince and Lorraine Wild,This catalogue is published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exhibition Richard Prince at Sadie Coles HQ, London, November 2005, © 2005 Hatje Cantz Verlag, Ostfildern-Ruit, Sadie Coles HQ, London and authors, © 2005 for the reproduced works by Richard Prince: the artist, courtesy Gladstone Gallery, New York


在书的封面位置,他放了一张自己1968年的肖像,当时他留着长发和胡须。“是的,我看起来有点像是个嬉皮,但我不是。这幅肖像也是关于看起来像是,但并不真正是。”


下一个,德·库宁。


2004年,理查德收到一本来自洛杉矶当代艺术馆的德·库宁的艺术书,由保罗·西摩尔(Paul Schimmel)整理出版。整个夏天,理查德都在东部,与德库宁在斯普林地区(The Springs)的工作室很近。理查德没有工作室,他拿着那本书,坐在椅子上,将它撕裂。他将它“嬉皮化”了。


德·库宁的部分作品让他想到自己的《Hippie Drawings》系列。德·库宁有一种风格,但理查德没有。所以他将自己的嬉皮“姿态”和德·库宁的风格糅合到一起,并开始直接在德·库宁的艺术书上画画。


一个头、一个手臂的、一条腿,将画面填满之后,他甚至把“HIPPIE”写在了封面上。他将身体的各个部位拼贴在德·库宁画的女人身上。他把德·库宁笔下的一些女人变成男人。(“转变”就是他所谓的“自己创作的部分”)这种创作也是与德·库宁画中的女人建立联系的方式。这种联系把德·库宁的女人变为某种混合体。一种包含一切的新的性别。所有的身体都同时出现。男人和女人,女人和女人,男人和男人。


他说他记不起整个情况以及这么做的原因,但他把嬉皮版的德库宁艺术书寄回了洛杉矶当代艺术馆。艺术馆有考虑购买,但最终没有那么做。就这样,“嬉皮德库宁”回到了理查德手里,他把它放到了一边。


几年过去了,那本书就这么搁置着。

 

《High Times》杂志打来了电话。

 

“喂?”

 

“这里是《High Times》杂志。”


《High Times》杂志打来电话问理查德是否想做一个封面。一个周年封面。可能是25周年?他不记得准确的数字。但他们想知道理查德能不能为7月刊的封面画一些《Hippie Drawings》。理查德很惊讶,《High Times》是如何知道《Hippie Drawings》的?那本一直闲置的书?


关于《High Times》杂志,理查德唯一知道的是他的朋友格伦·奥布莱恩(Glenn O’Brien)之前是那里的编辑,“在野编辑”,格伦用了这样一个词。理查德从没有看过哪怕是一本《High Times》。他甚至不知道这本杂志还在出版。“是的,”他们回答,“规模比任何时候都大,遍地大麻。哪怕现在不是,将来会是。”他们想使用5幅《Hippie Drawings》,然后出5个封面。理查德同意了。


《High Times》杂志来电话后的一年,Q-Tip也来了。

 

A Tribe Called Quest(一个由Q-Tip, Phief Dawg和DJ Ali Shaheed组成的团体) 的成员Q-Tip上门拜访了。


Q-Tip问理查德是否愿意为乐队的新专辑画封面。当时乐队已经有18年没有发行专辑,而Q-Tip希望拿一张《Hippie Drawings》作为封面。同样的问题又出现了,Q-Tip又是怎么知道《Hippie Drawings》的?


一定是那本书,那本闲置着的书。如果还可能有其他解释的话,理查德只能说,“打到嬉皮朋克”。是的,我知道这都不能算是个解释。


一年半以后,A Tribe Called Quest的专辑《We Got it from Here . . . Thank You 4 Your Service》出来了。

 

理查德不停地放整张专辑,“The rhymin’ noodle”。


在《HighTimes》和乐队这两件事的中途,理查德完成了一系列名为《Super  Group》的作品。

 

《Super Group》的起点很简单。有一天,理查德将一张33 1/3 rpm的唱片从唱片套中取出来。他将唱片封套拿在手里看,它是纸做的,方形,具有欺骗性。封套的边缘泛着黄色。中间有一个洞。哪怕是单独来看也有着内在的含义。理查德想都没想就拿了支铅笔在上面签名:“致理查德·地狱(Richard Hell),来自另一个理查德·地狱”。很快,没有过多想法,也没有目的。什么都没有。只有反应。一个快速的纪念。理查德在封套上签名,并装裱起来挂在了工作室。就这样挂了一年。在一年来回经过这件作品之后,理查德从他的唱片收藏中找出了九张Sonic Youth专辑。他将所有专辑从封套里取出,然后通过网格的方式用白色亚克力颜料将封面转移到了画布上。他将这个画命名为《Nine Sonic Youths》。这是个正确的标题,准确无比的命名,精确的描述。比真实更真实又更进了一步。


这九个不同时期的封套让他想到了艾格尼丝·马丁(Agnes Martin)。并不完全一样,但作品看起来有着和马丁的绘画一样的极简主义的米色调调。

 

接着是Kinks。

 

十六张Kinks。


理查德说他的收藏中只有三张Kinks的专辑,所以他先去二手商店买了其余的那几张。这彻底改变了整件事,去二手店改变了一切。首先,他开始更经常地去唱片二手店,第二,他不是为了买唱片而去买唱片,他是为了买唱片封套。

 

理查德开始将系列作品称为《Sleeve Paintings》。这是个过得去的名字,但不够好。

 

快进一下。


六个月之后,当他发现自己能够在网上买各种唱片封套时(当《Sleeve Paintings》系列的规模变得越来越大时,网购让购买唱片封套作为创作背景变得更为容易,这样就不需要去二手唱片店拎回一袋一袋的唱片了),理查德想出了作品的名字《Super Group》。

 

他开始直接将名字写在封套上。写上诸如Cream和BlindFaith等乐队的名字,这些乐队伴随他成长,它们让他想到曾经用来形容这两个乐队的词语:

 

SUPER GROUP(超级组合)。


这个标题比《Sleeve Paintings》好多了。

 

《Super Group》很幸运,另一个幸运的标题,另一个好标题,一个非虚构标题。与他创作的作品吻合。完美地吻合。“完美是真的。完美是艺术。”


2016年夏天,理查德创作了一幅有四个人的绘画,称之为他自己的《Super Group》。这幅作品基于他早期的《Hippie Drawings》。四个人组成一个捏造出来的乐队,但对于“捏造”,理查德还是有些疑惑。“捏造总是会出现问题”。

 

等到下一个夏天,他依然在乐队的封套上写名字,但同时也开始加入小小的嬉皮样式的绘画。封套、签名和绘画让这些作品在2017年9月最终抵达柏林,在那里他举办了名为「Super Group」的展览。


从柏林回来后,他不再在封套上写乐队的名字,也不再使用封套,但他继续画着嬉皮风格的人物。

 

在1998年你不可能有属于自己的喷墨打印机。

 

但这是2017年。

 

所有理查德知道的艺术家都有他们自己的打印机,理查德当然也是。

 

《Jet Generation》。

 

理查德开始用喷墨复制他1998到99年的《Hippie Drawings》。

 

必须得从某个地方开始。而那就是起点。他在调整自己。他并没有这么说,这是我说的。


他的老作品经过新的技术变成了新的。

 

你可以在几乎所有东西上喷墨打印......纸、画布、亚麻、布。你可以把不同尺寸的东西放到机器里,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这给你一个起始点。打印的图片可以再画,不断地画,在上面叠加,或者与其他画拼贴。新的绘画可以被重新拍摄,然后新的画可以回到喷墨机器里,你重新打印出来,重新开始。改变它。这就是喷墨的好处。改变。你可以快速地进行。早上,喷墨将图像转移到画布上,中午你就可以拿个油画棒画一个眼睛、鼻子、嘴巴把画面变成崭新的。


《High Times》


Richard Prince, Untitled, 2017-18, Acrylic, c

Richard Prince, Untitled, 2017-18, Acrylic, charcoal, matte medium, collage, and inkjet on canvas, in frame, 77 1/4 x 57 3/4 inches(196.2 x 146.7 cm) ©Richard Prince


把这些新的画称为《High Times》合乎情理。这是个开放的标题。《Open-ended》。这个标题是关于一生的经历。除此之外,有人已经把这个标题用在五幅《Hippie Drawings》上。这不像是理查德会想出来的。


有趣。

 

“这很有趣。”

 

创作这些画很有趣。“至少我觉得很有趣。”


理查德最后这么跟我说。他还跟我说他不是很确定在创作中获得过那样多的乐趣。

 

他记不起来,“有趣”的情绪或者“有趣”的视角是不是出现过在他过去的创作经历中。

 

但如果那些都不有趣的话,又是什么呢?

 

是真的。即便不是真的,至少感觉是真的。


感觉很好。过去的事情也变得很好。

 

“我甚至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在伪装。”

 

但没有假装他对此感觉良好。


“是的,我对此感觉还行。是时候回头看看,回到’死亡’的透露,做一些我注定要做的事情。”

 

“来看看吧。”

 

高潮(High Time)是他的。

 

——琼恩·卡兹(Joan Katz)


琼恩·卡兹是个作家,她于1990年认识理查德·普林斯,他们有个乐队叫做Black Bra。她在布拉格工作和生活。


Photo: Gordon M. Grant/The New York Times/Redux,高古轩展讯 | 理查德·普林斯「High Times」即将在纽约展出,理查德,Times,普林斯,高古轩,展讯,Hippie,唱片,封套,乐队,封面

Photo: Gordon M. Grant/The New York Times/Redux


从1970年代末开始,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将图片藏在媒体、广告和娱乐中,他再次定义了著作身份、所有权和灵晕(aura)的概念。他把对复杂的代表性的交换应用于创作,他发展出独特的签名,让人想到其他人的签名,但毫无疑问是属于理查德的。作为一位敏锐的收藏家,对美国亚文化、以及美国身份构建中他们扮演的角色的具有洞察的记录者,理查德在主流的幽默语境中深入探讨了种族主义、性别和精神问题;牛仔、自行车、个性定制骑车和名流的神秘地位;以及最近,在让人垂涎的《Nurse》绘画中创作不可能出现的偶像来探讨低俗小说、软色情中的推拉式诱惑。



理  查  德  ·  普  林  斯


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1949年出生于巴拿马运河区域,目前在纽约生活和工作。普林斯最近的博物馆个展包括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纽约(1992);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加利福尼亚州(1993);「Fotos, Schilderijen, Objecten」,博伊曼斯·范伯宁恩美术馆(1993);慕尼黑艺术之家,德国(1996);MuseumHaus Lange / Museum Haus Esters,德国(1997);「4x4」,MAK 艺术与建筑中心,维也纳(2000);「Upstate」,MAK艺术和建筑中心,辛德勒别墅,洛杉矶(2000);巴塞尔当代艺术博物馆,瑞士(2001,之后巡展至苏黎世艺术博物馆,瑞士;沃尔夫斯堡美术馆,德国);「American Dream, Collecting Richard Prince for 27 Years」,Rubell Family Collection,迈阿密(2004);「Canaries in the Coal Mine」,阿斯楚普费恩利现代艺术博物馆,奥斯陆(2006);「The Early  Works」,纽伯格艺术博物馆,纽约(2007);所罗门·R·古根海姆美术馆,纽约(2007,巡展至沃克艺术中心,明尼亚波利斯,于2008年至伦敦蛇形画廊);「American Prayer」,法国国家图书馆,巴黎(2011);Prince/Picasso」,毕加索美术馆,西班牙(2012);「It’s a Free Concert」,布雷根茨美术馆,奥地利(2014)。此外,普利斯的作品也被广泛收藏于纽约大都会美术馆、德克萨斯沃斯堡现代美术馆、波士顿艺术收藏馆、纽约MoMA以及伦敦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公共收藏中。


展览「High Times」将于2018年11月1日在高古轩纽约(West 21th Street)举办,展览将持续至12月15日。




高古轩展讯 | 理查德·普林斯「High Times」即将在纽约展出,理查德,Times,普林斯,高古轩,展讯,Hippie,唱片,封套,乐队,封面



香港中环毕打街12号毕打行7楼

7/F Pedder Building, 12 Pedder Street

Central, Hong Kong 

T. 852.2151.0555 

F. 852.2151.0853

hongkong@gagosian.com

开放时间: 周二-周六,11am-7pm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