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

2018-08-21 17:55 浏览:220 A+ | A-

点击播放访谈视频▼



赵小丹 蜂巢策展人 × 张弓 艺术家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访谈实录▼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

蜂巢策展人赵小丹对谈艺术家张弓



赵小丹(以下简称赵):您的创作,分别是通过动画和绘画这两种介质实现的,就时间层面而言,是否存在一个先后关系,您是基于怎样的缘由接触到动画的?


张弓(以下简称张):我们这一代人,可能小时候成长起来,认为最好艺术就是平面绘画。当时雕塑能见到,但不是很多,“装置”两字可能都不知道,影像就更不知道,所以就是画画。知道有国画和油画这两种方式,动画已经非常晚了,等于中国那会儿开始有了VCD的时候,我们就看到一些盗版的好片子,包括电视台也放了《米老鼠和唐老鸭》。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草地上的星期天/ Sunday on the Grass

2012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60×75cm


至于为什么后来做动画呢?是在做展览的时候,发现平面绘画展览在跟画廊合作的时候,除了开幕式有很多观众来看,开幕式之后来看的人就会很少。但是发现影像,包括电影还有动画,当时就是VCD盘,它跟公众交流和对生活干扰都比较大。当时因为跟赵半狄交情比较好,他拽着我,我们一直想做电影。当然想做电影很困难,整个投入比较高,因为我自己也能画,就选择用动画方式进入影像这么一种办法。


赵:实际上作为一个动画导演的身份,您的短片也分了两个种类,一种是委托制作型的,另外则是您独立制作,他们的创作背景可否请您简述一下?


张:一共做了五部片子,有三部是中影集团合作委托制作的,有两部是完全独立制作的。其实那三部怎么说呢?人家有投入,这样对我们,当时是特小的集体还是一件好事情,但是最终极目标,由于它内容还有一定限制,所以就做了《黑猪白猪》和《红姐》。因为自己过去画画,画画呈现非常个人的、情感的流露,所以做动画片依然带着画画的思维。中影集团没有找我的时候,我就赶快做了《黑猪白猪》,做完他们又开始找我做第四部《思凡》,是这样的。


赵:动画其实要历经一个很繁复的过程,就像您说的,这样从绘画很直接的转到动画,中间有没有遇到一些问题?


张:从1999年开始做动画,由于它的技术性难度非常高,当你不了解它的生产工艺流程的时候,都会误认为这是一个小孩儿看的东西,在制作的时候可能没有那么高的难度。就是我们随便敲桌子,加速啊、减速啊、然后桌子的那个反应,严格说都是应该有的。日本最典型的像宫崎峻,他们原画师的水平特别高。我们当时没有意识到动画原画的重要性,所以选择做动画片的时候,就这么开始画了。

 

后来发现动画水太深了,首先牵扯到编剧的问题,然后导演的问题,导演就是导演语言的问题,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是原画师,好的原画师等于是好的演员。比如我特别喜欢《教父》里边的男演员阿尔帕西诺,一个好原画师就是阿尔帕西诺,但是我们一个原画师想成长为阿尔帕西诺太难了,这可能是终生的事情,中国几乎没有。原来老的上海美影厂,有个别原画师能达到这个水平。所以做动画是遇到了综合的难度,这是做绘画没有想到的。当然我说绘画也是极难,因为它的空间特别小,要想在这里边有所建树,难度也是非常高的。


赵:您独立制作的片子,在主题表达上,其实呈现出的个人叙事其实要更为明显,比如《黑猪白猪》,这里面的情节您是怎么设定的?


张:《黑猪白猪》因为画画以前看的书不是特别多,但是到做动画的时候发现,一剧之本,就是剧本挺重要。所以那个时候加强看了一些书,其中有一本书对我刺激比较大,是社科院一位刚刚去世的老先生王学泰,他写了一本《中国游民文化》,他谈到中国社会每250年城楼更换霸王旗,永远在一个低水准情况下轮回,而且永远走不出来,这是我作为动画片《黑猪白猪》创作最基本的理念。在片子里面呈现的就是永远瘦的猪把胖的吃掉,吃完它自然很胖,它也走不动道,又被一个很瘦的再次袭来。所以用一个黑颜色和白颜色,来回轮回做了循环的圈。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黑猪白猪》手稿


赵:那么《红姐》呢?包括09年之后绘画里“潘大姐”的形象也是从这里来的。


张:做《红姐》的时候,因为国内整个动画行业尤其到偏后的时候,基本都是日本卡哇伊、可爱的、画成大眼睛成为一个主流,年轻人也特别喜欢那种日式卡通的造型。但是做《红姐》这部片子内容很严肃,她是文革一个女孩,一直到她最后去世。所以就想做一个造型,我们知道日本和美国的动画造型是比较发达的,但是从国外肯定不能简单直接拿,要从中国往传统里找也很麻烦。当时比较喜欢京剧里的脸谱,所以就把红姐的造型做成像毛笔画出来的那样,一撇一捺。然后红姐这个造型做出来头是个球,颈部是圆柱体、胳膊是圆柱体,这些主要是因为动画牵扯到要加中间帧的问题。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红姐》手稿 (左)

潘大姐肖像二》 2009 布面丙烯 60×40cm (右)


由于2009年停了动画片,开始准备画画了,这时候有点像开车似的,这车开了十年,刹的时候这车还往前跑,这个惯性导致把它画到画里去了。这一晃又回来有八九年了,可能我生活新的感受开始有了,所以动画在那个大的惯性当中就消失了。


赵:这个形象其实在您的绘画里还持续了蛮久的,这部片子当中的一些形象其实就是您记忆中的一些现实的变体?


张:红姐这个故事其实跟我小时候的成长经历有关系。那时候我住在北京毛家湾,我们一个小院里头住着三户人家,其中有一家就是地主,是一个老先生,老先生当时应该有70多岁了,那天被十四五岁正在上初中的女生,打的非常惨烈,这件事对我刺激特别大。后来发现这些女孩子很快开始在内蒙、东北、延安插队,其实她比我大,等于像是我们的姐姐。后面能看到一直到她们返城遇到高考,因为没有文凭又下岗,一切一切,一直到今天跳广场舞,其实根本不能怪她们。

 

但是安排她死其实不太对,其实这些人活着,她的心和灵魂,以及她独立判断最基本的价值观东西,她出现最大的缺失也就是善恶的问题。我说的是,其实红姐是灵魂死了,她肉身巨恐怖,甚至至今还活着,而且干扰着我们今天的生活,这其实也是做《红姐》最大的动因。


赵:包括《红姐》这部片子里边小男孩的形象,像是一个以您的视角来进行观察的?


张:是,因为当时看过《铁皮鼓》这部片子,想以一个客体的视角看待红姐、看待这一代人。其实我当时在大学里教书,底下坐着学生,我比较难过的一点就是他们父母,基本都是50年代左右的,普遍都不读书。让我觉得,真不能怪他们。因为评价一个人的时候,一旦我们把大的历史背景抽离出来,去评价曹操也好、评价关公也好,我觉得这个非常不客观。我们还是在一个大的环境当中,而不是孤立怪某一个人、某一个个体。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物种菌:张弓作品”展览现场,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7.21-8.25.2018,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物种菌:张弓作品”展览现场,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7.21-8.25.2018

 


赵:转回到架上,其实这一直以来都是您非常坚定的选择,我想问的是,为什么会选择卡通形象作为画面的主体?


张:我是1966年上小学,文革结束1976年结束,整整十年我们是高中毕业。我特别喜欢林语堂一本书叫《吾国吾民》,他开篇就说:“中国人永远享受绵延的童年。”严格说这代人,我们由于整个不透彻,虽然岁数不小,实际上心智就是孩子的状态。所以一上手莫名其妙,就是比较小孩感的、幼稚的,也可能自己幼稚,我不清楚为什么,一上手画的大概是相对天真的情况。


尤其1992年到1994年的时候,我和刘野绘画中的主体形象都是小孩居多,往往给人一种可爱的错觉。他画小海军,尤其《星光大道》那件作品里面,有一个男孩就是他自己,他做了一个手的姿势,后边有一个飞机栽下来,看起来特别危险。我们俩比较早开始画这种以小孩为主体的。但是就跟当时比如岳敏君、方力钧的情况完全不一样。其实事后栗宪庭和他太太跟我说过一次,他说在九十年代中期的时候,我们对你有点闪失,因为主流还是岳敏君、方力钧和杨少斌那种,包括张晓刚,他们是批判式的。

 

还有荷兰的汉斯,他跟栗宪庭一起到了我们工作室,他们没有选择我们那年去德国柏林文化宫,那个是最重要的,也是第一次把中国人作品带到西方的展览。他们不是没有看到我们作品,他认为我跟刘野的作品没有批判性那种力度。其实刘野他是很好的知识分子的家庭,我也还可以,可能我们在一上手的时候,对生活和对一切一切,虽然也是短缺经济上,但是还是保留了一份天真美好的东西,而且对那种美好生活有期盼,所以在作品里不会选择一种很直接的表现方式。

 

赵:作为当时要拿到国外的作品,他们作品里的形象表现了当时中国性的一个东西。


张:因为从靳尚谊他们那一代,包括戴士和,王沂东跟杨飞云,其实他们对当时中国社会现状不太发声。当时我遇到一个日本艺评家,他说中国问题很严重,你们作为艺术家,都不发声是很荒唐的一件事情。但是六三年左右的这批人,包括(刘)小东他们,他们发的声音确实比较强烈。因为他们毕业以后离开高校,如果没有像(刘)小东和喻红那么幸运能在高校当老师。他们在圆明园挺难的。


我知道当时到“五一”的时候,对外地人可能有管理,身体好的一翻墙出去了,身体不好“五一”就给收了。那我觉得他们是得到了对于社会残酷一面的真实感受。你像杨少斌他为什么那样画警察?我相信我们没有遇到警察是这种状态,如果是这种状态的话,我们可能不会比少斌差。因为我跟刘野,包括赵半狄、邵帆,我们四个比较典型,我们全都是北京籍的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问题,所以他们作品那种直接的,用阶层肯定不准,起码他的境遇是他作品的折射。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Mr. Aomi's Pet No.3

1992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32×40cm




赵:您当时是基于怎样的契机到纽约的?


张:纽约是我2009年停了动画以后又开始画画,在纽约的一个画廊,做了四个个展。

 

赵:其实您也画了一系列关于纽约都市的作品,这个地域的文化对您有没有一些切身的影响?


张:人类历史这么长时间,它博大精深,其实逐渐认识到绘画,我刚才说由于我们从小虽然生长在北京这么一个城市,但是作为文化来讲,在世界来看还是特别洼地,这个洼地我们没法看到好的东西。在后来发现,尤其我透过日本艺术家看到,他们在六十年代恰巧他们全都到了制高点纽约,最后他们的事业做得特别好,我们同样跟他们年龄很接近,由于我们身处洼地确实看不到。因为艺术是一个综合的互动关系,它不太可能在一个洼地里独立能长起来。

 

因为后来主要看到沃霍尔、尤其对我刺激比较大就是利希滕斯坦,他们全都是美国那一代。到后来看到加斯顿等等,因为当时停动画,其实还有别的地也能做展览,但是首选还是制高点纽约。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大都会1号/ Metropolis No.1

2015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20×170cm


赵:之前也是很早的报纸上看到关于您的一篇报道,您提到因为现实苦闷或者无聊,所以才去创造比较华丽的世界。


张:因为生活在北京,尤其南方人一般说北京比较土,包括我父亲来北京的时候,也觉得北京是比较土这么一个地方。对我刺激比较大的是大概是1992、1993年第一次去香港,因为那个时候我没有出过国,严格说岁数都不小了。到了香港以后,真是理解到歌词所说的“东方之珠”,简直太璀璨、不可想象,当时是受到了巨大的刺激。

 

赵:视觉上的?


张:一切一切的刺激,世界居然是这样的,完全不是小时候留下的,当时北京经济短缺那种印象。

 

赵:当时北京是什么状况?


张:比全国其他地方没有好到哪里去,比如春节的时候瓜子一两、花生五两,全部需要票,饭馆里也是什么都没有,而且困难到不可想象。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我的家园在发烧/ My Hometown is in Fever 

2012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15×145cm


赵:假设站在您的立场,其实作为我们这一代人已经很难再去想象了,您向外看到那样一个美丽都的形象,包括您之后在纽约看到的,更像是两种文化之间的碰撞,那么是否是因为这样的现实,使得您对于两个城市的描绘有很大差异?


张:后来主要也是一边做动画片,在后期的时候,读了一些书,看到介绍美国现当代艺术的书,这些东西看到以后,包括透过利希滕斯坦,觉得耳目一新。他们想象力和一切一切为什么是这样子?自己第一次到纽约的时候,一下子非常震撼,能够感受到一切的博大,包括做事情。所以刺激还是相对比较大。而且他那个去切尔西的画廊区,看到很多展览,包括MOMA,还是受到比较大的冲击。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展览现场,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展览现场


赵:09年之后在绘画里边,您还是分了几个阶段的,主要是基于主题上的差异,首先“十字所示”这个系列,上次您把名字改成“因信得救”,这无疑是宗教式的概念。


张:“十字”的题材。因为年龄越大,发现文明到底从哪里来,包括今天社会制度和社会方式,我们活着有生之年怎么这个样子这个世界?其实找着找着,就发现了基督教,再找一找发现先是犹太教,犹太教是最正根的,但是干扰我们今天世界的一切模式,其实是基督教打下的。我倒没有基督教的信仰,只是比较崇尚它的这种基本的道德标准,我对有关基督教的《新约》包括犹太教的《旧约》,都比较喜欢看或者听。所以在作品当中也画了一些,间接的可能跟这种心情有关系。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哈利路亚(系列四)/ Hallelujah (Series Four)  

2015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30×30cm×2


赵:间接有关系除了“十字”系列还有竖线为基调的风景系列?


张:因为“十字”画的数量并不大,一共画了大概十多张,还画了一点点树的影子,当时树的影子等于画了垂直的直线,完了画了一个影子,这个影子其实想画水平线,当然这里有好多嫌疑,人家会觉得表现有点似曾相识,所以那个我就停了。事后想有些遗憾,总的来讲走过来发现,可能对某一些问题或者对某些东西还是研究也好、或者自己首先没有认识到那么深,所以导致你对那种力量恐怕没有那么专注。其实好的东西往往空间给的很小,但是后来所产生意义,和给我们那些形而上空间是巨大的,很像数学和音乐。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黄色一号 晚祷/ Yellow No.1 Evening Prayer

2013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80×100cm



赵:您在作品当中的转向是比较多的,可能跟不同阶段关注的问题有很大的关系,比如某一段时间关注建筑或者某一段时间关注跟传统相关的,当您会画到孔子这样的形象,会画到《等待戈多》,那对于传统的或者文学性相关的内容,这个转向是有怎样的缘由?


张:其实我很多年前就意识到一个事情,像一个信仰非常执着,就是你信它,执着做下去。但是我的未来恐怕有生之年也会出现一个问题,可能也是我命运带来的,就是周围的生活,你比如突然发生一个事件,或者我突然得到一本好书,比如《尤利西斯》我没有看过,这个书肯定好的不得了,比如《洛丽塔》《等待戈多》也好的不得了,我如果在后边遇到像这么好的东西的时候,可能在创作期间会特别特别干扰我,所以我也不敢担保未来的方向会走向那儿。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戈多先生明天一定来/ Mr. Godot Will Definitely Come Tomorrow.

2017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95×110cm


赵:就像是有很多路径在里边穿梭一样,但是每次至少在视觉形象上都是完全不一样的。


张:其实我现在一想,比如密集,我特别容易密集,不知道为什么?我也特别喜欢波斯地毯,这种反复变化的,而且对于那种细节变化,特别莫名其妙,它可能跟我的基因太吻合了。其实我不太适应特别当代的、简洁的包豪斯风格的建筑,有时候我是喜欢,时间一长马上不喜欢。为什么纽约我挺喜欢?纽约的建筑特别混搭,比如很现代的房子,但是上面的房顶、雕的柱子包括做的柱头好玩极了,它里面有文化的痕迹。

 

所以我特别不能确定在自己作品的内容上、还有这个语言上,它的那种一致性。当然我喜欢莫兰迪,这样的艺术家很多,比如像杜马斯等等。可能一个事件发生了,肯定会影响到作品的内在,但不是直接影响作品表面,他们可能是这样,但是我不是。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不会说话的恐龙/ Speechless Dinosaur

2016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40×172cm


赵:外在因素不会影响作品的整个呈现。


张:是,我可能突然跑了,他们说小孩怎么定义,就是玩具他能掌控多长时间。小孩扔玩具的是频率最高的,我可能这个年龄了,到现在还是这样的话,可能就是“绵延的童年”。但是有时候一想,你得接受命运,如果你就是一个孩子,那就把孩子的事弄完,你也毫无办法。


张弓/ Zhang Gong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天真的蘑菇/ Ingenuous Mushroom 

2018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10×94cm


赵:您的这个说法,感觉特别像魔幻现实小说家,可能对一个东西会有一个想象,这种想象会不断生长、不断蔓延。


张:是,有一些小说,像《麦田里的守望者》比较早进到中国,当时看了没有感受到,后来又看我感受了一些,其实前一段又听了一遍。包括《尤里希斯》他们起承转合的小说逻辑手法其实好不得了,比如美国的一本小说《十字》,写的基督教一个女士,写的非常好。包括《双城记》写的也很好,包括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问题是我看后边小说家写的时候,人家到一个地方一下子就进去了,而且似乎离我们所谓中心都很遥远、都回不来。

 

我们上中学的时候,老师教我们语文的时候,一定要有一个中心轴,永远不能离开中心轴。其实看《麦田里的守望者》里的那个孩子,他离开那个学校,一个是在宿舍里发生的事情,一个是他在火车上跟同学妈妈的聊天,再然后一直到回到旅馆里。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熊猫为什么不能变成大象/ Why Cannot Pandas be Elephants

2017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60×140cm


作品细节,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作品细节

 

赵:这种是类似碎片的,是非常后现代的叙事了。


张:对,碎片的,可能人的生命有偶然性,我觉得后边小说为什么用这种表达方式?也可能我们生命你想有中心,其实他这个中心也是不存在的。其实你作为个体生命来讲,严格地说,它要说让你这么走的话,你不可能是基督教所说的走窄门,也不可能是萨特强调的,存在主义出来的时候对中国影响特别大,因为我们80年代第一次读到存在主义的时候,他说选择是最重要的。其实你到年龄大的时候会发现,选择没有用。所谓存在主义哲学存在的意义,是他的哲学概念要颠覆前面的哲学理念。

 

像黑格尔颠覆一堆人,有些哲学家根本不是有一座山峰,上去就开始攻击黑格尔、上去开始攻击康德,其实他们没有能力挑战黑格尔、康德。但是挑衅这点他们全都存在了,其实这一点不是不对,我也喜欢,但是问题有一点,这个挑战造成了他的存在性,这是特别有意义的地方。后来发现其实人的命运又回到我说,最古老就是那个古希腊《俄狄浦斯王》,其实这个作品对我影响特别特别大,包括后面这个荒诞派戏剧《等待戈多》。

 

其实我们一生我敢说,每一个人都有一件事等着,可能你动点脑子的话你都会等,但是我敢说它永远不来,真的。今天好多人他不等了,因为他会等一个很容易的事情,比如等一个爱马仕、等一个车。但是我们说世界几千年,尤其乌托邦影响的,他会等一个大的东西,这个大的东西其实害了很多人,其实这也是特别糟糕的事,所以你看今天很多人过的非常快乐、非常欢快,不是很愁苦的样子,其实我觉得他们不等那个东西,愁苦的人他一定在等那个东西,而且他有生之年又等不来,耗着。所以你说画那张作品,其实人家作品已经讲的很清楚,只是我还想对这个作家有一种致敬,表达特别大的谢意对他。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展览现场


赵:在您去年创作的比如“小孩不怕”、“美好承诺”这些作品,是有一个叙事背景的,想必也是有一些现实的机缘。


张:其实我比较佩服、喜欢文学家,喜欢写小说的,还有许多作家。我觉得我要行的话,我特别想把自己有限生活、人生这一段给写了。因为不管怎么讲,它跟历史有重复,但是我特别不希望它重复,特别想别人把它记录下来,像红姐这个事情,因为我现在没敢写,其实我怕忘了也做了一点记录。但是由于我文笔写不了。本来想把这些事全画下来,比如说59年前我就画1959年,因为我1959年出生的,画59、69、79、89、99,我大概活到哪个99,把前前后后都画了。我是想拿画去画,所以那个《小孩不怕》一下画四张,这个小孩出生在那么状态下,一个大蚂蚁、一个鹤也好或者一个什么情况下也好。

 

其实就是想拿笔代这个东西,但是绘画它不是简单呈现,也不是文学性的描述,你拿绘画叙这种事的话可能不太对,哪怕用漫画的方式可能都合适,而不应该拿绘画。其实还画了《美好承诺》。是我出生前一年。我觉得总有一个问题,你会有冲动,但是一旦冲动的时候,总会出界。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美好承诺/ Good Promise

2017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10×95cm



赵:因为我们说诗歌它有时候,它有描绘形象的功能,而绘画它有试图叙述一个寓言,但不是具体叙述这个事情,可能里边一个象征,创作是怎么去把握这些象征。


张:对,你说的我完全同意。因为我们在五六十年代的时候看到一些作品,作品全部都要承载具体叙事。到了九十年代,当时冷林他研究生刚读完分到社科院,我们在一起聊天的,他觉得绘画还是应该去文学化,因为他觉得我们作品还是文学化很严重。你刚才说的诗还有文学,比如报告文学,其实《月亮与六便士》也不是纪实文学,高更灵魂刻划得非常准确。


张弓/ Zhang Gong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游荡2/ Wandering 2 

2017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72×140cm

 

赵:或者是出于一种想象力的打开,在您的新作当中,比如蘑菇和花园,这种趣味对于您提到的“童年”这个概念,在某种程度上可不可以说是一种回归?


张:其实特早也喜欢卢梭、弗里达、还有巴西一个艺术家。其实后来我觉得这种生命本源的力量,任何潮流语汇对他们不起作用,文明他们不是不知道,不是他们看不到,我说这个巴西的艺术家就是从巴黎学习回去的。因为好多画家被周围强大的场,他把自己东西扔了,现在这个东西极强势的时候,而你的文化或者灵魂一旦弱的话,比如《西北风》这首歌一唱起来,你还是《甜蜜蜜》那种,如果不坚定《西北风》就把你带跑了。现在觉得尘埃太多了,我刚才说小孩特征玩具扔的频率很快,虽然一生经历事相对多一点、复杂一点,由于是小孩,可能忘的也挺快,所以说为什么喜欢弗里达、卢梭,可能这些最吻合的情感。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张弓/ Zhang Gong

感伤的花园/ Sentimental Garden  

2018

布面丙烯/ Acrylic on canvas 

140×172cm×2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张弓 感伤的花园(局部 )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展览现场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物种菌:张弓作品

Mushroom Mushroom: Zhang Gong

策展人|Curator: 冯博一| Feng Boyi

 2018.7.21-8.25

开幕 | Opening: 2018.7.21 16:00

 

地点 | Venue:

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北京市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

E06, 798 Art District, 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相关阅读:

【张弓】绘画作品 1992-2018

蜂巢评论 | 冯博一:张弓的“新物种起源”

蜂巢现场 | “物种菌”在京开幕,张弓作品呈现璀璨而天真的想象力






蜂巢北京 BEIJING

2018.7.21-8.25

当前展览 CURRENT EXHIBITIONS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深圳 SHENZHEN

2018.8.4-9.8

正在展出  CURRENT EXHIBITION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艺术”连体公众号“蜂巢生成”(ID: hivebecoming)已正式推出;基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业已运营5年的“蜂巢·生成”年轻艺术家项目(Hive Becoming Program, 简称HBP)以及新阶段项目概念的迭代升级,“蜂巢生成”将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关注、研究、探讨青年华人艺术家的创作状态与成果。敬请关注支持!

蜂巢北京 | 绵延的童年:张弓访谈,蜂巢,张弓,动画,红姐,绘画,片子,小孩,Gong,黑猪白猪,画师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总部位于北京市798艺术区内,建筑面积达4000多平方米,拥有五个标准展厅,是中国最具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当代艺术机构之一。作为具有国际视野的艺术机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旨在全球化的语境中实现跨文化、超视域的多元话语交互,希望以优质的展览及艺术顾问服务构建中国最专业、权威的当代艺术机构,促进艺术产业的繁荣与发展。


2017年初,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在珠三角重镇深圳设立分支机构,位于深圳OCT华侨城创意园区内的展示空间面积约500多平米。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was founded by XIA Jifeng and stated to operate as a gallery in 2013. Located in the renowned 798 Art Zone in Beijing, the Main Gallery owns five exhibition spaces in a 4000m2 building. By representing outstanding artists and providing high quality artconsultant service,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is committed to building itself as one of the most professional contemporary art galleries in mainland China.

Hive's Branch in Shenzhen, inaugurated in March 2017,and situated at the OCT art zone, now is open to the public .


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E06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E06 798 Art Zone, 100015, Beijing, China

 

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

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创意园北区A41-5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Shenzhen)

1-5 Block A4, North Zone OCT-Loft, Nanshan District, 518053 Shenzhen, China

开馆时间:周二至周日 10:00-18:00,周一闭馆

Opening hours, Tues.-Sun.10:00-18:00, closed on Mondays

Tel. 北京 Beijing +86 010 59789530 / 59789531

Tel. 深圳 Shenzhen  +86 0755 86547786

官方微信:蜂巢艺术 (ID: HIVEART2013)

官方微博:@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Instagram & Facebook@hiveartcenter

info@hiveart.cn   www.hiveart.cn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