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

2018-10-24 18:28 浏览:244 A+ | A-

一切现象都是几何的:王一

Geometry Rules All Phenomena: Wang Yi


艺术家Artist: 王一|Wang Yi

展览时间|Exhibition Dates: 

2018.9.15 - 2018.10.26


主办|Organizer:

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Shenzhen)

地址|Address:

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创意园北区A4栋101-105号

101-105 Block A4, North Zone OCT-Loft, Nanshan District, 518053 Shenzhen, China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艺术家王一最新个展“一切现象都是几何的”正在位于华侨城文化创意园北区的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展出。


王一,1991年出生于上海,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毕业,现工作生活于上海。他的创作围绕着对城市和自然环境的抽象化表达,探讨这种背景下绘画本身的存粹形式建构,以及各种材料的转换。


此次个展呈现了王一近两年之于布面、铝板以及镜面为载体的创作。延续了以往对于光色的关注,更凸显了其在形式上的耕耘。具有子母关系的《单元》系列面向画面点、线、图形之间的排列与循环,实则是从大尺幅布面作品《中枢》系列变化而来,并注入了新的色层体系;《重叠》、《全景》和《浮世镜》承继了他对于作品质感的关注,《重叠》与《全景》之间亦存在结构上的关系互通。


以下文字来自于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的刘一与艺术家王一的访谈。在这次访谈中,王一为我们解答了他至今创作风格的转变历程,对材料的探索,对最新作品的一些形而上的思考,及其穿梭于多重身份中获得的启发。我们试图借由艺术家的阐述向观者答疑,同时也希望能够为观者在视觉体验之外,提供更多维度的思考空间。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单元 2017-1 / Cell 2017-1

2017

布面丙烯 / Acrylic on canvas

50×50cm×4; 80×80cm×2


Q&A


刘一(以下简称“刘”):此次展出的作品画面之中的明显可见的是结构与颜色,结构非常简单纯粹,颜色上也只选用三原色、互补色或对比色。画面当中的结构是如何生成的?是否有规律可循?颜色的选择上又有什么特点吗? 


王一(以下简称“王”):绘画的逻辑有意思之处就是有迹可循又难以准确描述。《重叠》可以看成在同一平面范围内色域的交叠重复,按照我的绘制方法,它本身就带有排列组合的基因在内,只是在单点上进行扩大或收缩。于是我试着把收束于一点上的结构延展开来,像是排列组合一样形成一个个的点阵,也就是这次新作《单元》系列的开端,而这些联结起来后又自然成为了网格纵横的结构,我也会加入一些方形色块,形成视觉上的节点,使平衡感中带有丰富性。另外在《中枢》两件中我将原先的完全对称结构重新切割打碎,产生更多的结构线和几何区域,使每个部分都有差别而又统一在画面的大框架中。由以往的向内外纵深转化成趋向平面的、棱镜状的视觉效果。


从颜色上来说,新作中开始使用了暗色系,降低作品中的明度差距,朦胧而沉郁的感觉是我现阶段想尝试的。在创作《中枢》系列的初期阶段,我选择使用高明度的原色,通常就是红黄蓝。这是源自于现代主义时期开始的“宣言”式的方法,强调绘画中自我的原则,围绕既定的规矩严格执行。而在《重叠》我就已经开始淡化这些规则,比如强加手工感,由尖锐转向模糊,颜色上也更多使用复色,这次使用了中性的肉色,最后的色彩变得暧昧微妙。新作如《单元2018-4》则暗绿色来营造画面氛围,酞青翠绿和湖蓝的组合产生出近乎于黑的颜色,像山一般深邃,难以用一个名字去描述这样的颜色,因为庞大的工作量使最终效果是我无法预测到的。前后几件作品中的颜色和结构会也有很强的关联,三联画中的《单元2018-1》为了扩大画面的感受力,我直接在画布底层使用黑色,这是之前还未尝试过的,再在其上施以群青和深玫红罩染。



单元 2018-4 / Cell 2018-4,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单元 2018-4 / Cell 2018-4

2018

布面丙烯 / Acrylic on canvas

245×245cm


单元 2018-1 / Cell 2018-1,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单元 2018-1 / Cell 2018-1

2018

布面丙烯 / Acrylic on canvas

200×200cm



刘:按照形式,你的作品可被归类为冷抽象的极简主义。最初为什么会进入到这种创作方向?


王:我觉得总体来说就是几何抽象,在纯粹的极简主义边缘游走,也不那么“冷”。从开始这个方向的探索已有八年,我觉得在中国除非他本来不是学系统绘画出身,不然没有一个艺术家是一开始就画抽象的,而这种转变的契机是很多元的,也需要勇气。我大学的专业实际是传统写实油画,工作室的是“新具象绘画”,其实有一个小小的矛盾,而这是更吸引我之处,我本硕六年都在这里学习。那么在传统西画的沿袭中,如何去表达“新”,我认为才是真正的课题,那在我看来也就是“怎么画”的问题。基于这点的考虑,除了在学校里必须进行人体创作,我回到租的工作室里已经完全放弃了人物绘画,我认为这样一个详细的客体不适合我想做的实践。因为如果是风格的探索,那么描绘对象其实是无所谓的,腐败的果实与圣人、领袖、明星应该有着同样的地位。在周围人都在挖掘创作的题材内容时,我感到乏味,于是我索性就选择了最无关紧要的、空无一物的房间和角落作为客体。然后画面就变的很明晰了,只剩下分割、颜色、肌理,这些绘画最基本的元素,连变化的光影也是多余的。此时我自然而然进入了一个半抽象的构成主义阶段,延续了两年多,接下来就是继续简化客体,提纯绘画语言的过程。



刘:在绘画作品中,你采用了“罩染法”这一传统的油画绘画技法,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通过反复地堆叠颜色而形成出目前最终的效果。在画面中结构与颜色是以一种秩序井然的规则而存在,但在作品的边缘和四周,又有颜料或树脂自然滑落的痕迹。所以在你的作品中,既存在着最初的预设,也有偶发性的存在,这两者你是如何看待的呢?


王:我的画面来说可能更需要偶发性的效果,因为通常它们会呈现出高度的规则和计划性。然而几乎每件画都有某些差错在内,多画漏画、不均匀的笔触甚至是瑕疵,我都会特意保留下来,它们成为手的证明。


中枢 2018-4 / Hub 2018-4,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中枢 2018-4 / Hub 2018-4

2018

布面丙烯 石墨 / Acrylic and graphite on canvas

220×220cm



刘:你是以一种怎样的工作方式进行创作?


王:按夏季风的说法是像“和尚每日撞钟念经”一样,这样的修行有点褒奖我了。但每件作品的流程很长,有些大画要耗时半年,差不多都是从早画到晚。绘画带给我安全感,而量变带来质变;每天都一样,每天都不一样。



刘:由于颜色的堆叠而形成了颜色的深浅变化,这种颜色的变化使得在观看画面时有一种空间的沉浸感。反观你早期的绘画,开始是写实的,之后不断在画面上做减法。而如今,你的绘画中是否还存在着空间关系?


王:象征立体的空间感肯定是没有了,现在空间性是无数色层和色块之间前后挤压透叠产生的,形成了朦胧模糊的效果,或者可以说是“难以进入”的空间,和有“弹性”的平面。


重叠 2018-4 / Overlapping 2018-4,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重叠 2018-4 / Overlapping 2018-4

2018

铝板上的综合材料 / Mixed media on aluminum

60×60cm



刘:在观看你的作品时,画面当中仿佛存在着光影变化。细看作品时,也有轻盈的亮光质感存在。这种效果是你刻意而为之?还是在创造过程中偶发形成的特殊质感?


王:我并不意在表现“光”,我描述的是颜色精微的改变,像在雾中一样。这是来自于古典绘画的效果,“罩染法”常常用来表现器皿的质地、凝脂般的皮肤、半透明的织物或烘托整幅画的气氛;我则将这种技法与描绘客体剥离,让它本身独立出来作为我的基本绘画方式,“透明性”也成为我所表达的重要部分。我自制了一种丙烯基底的透明颜料,效果上接近油画罩染的质感,画面中的光泽自然由此而来。这种质感有时会给观者带来一些误读,比如“光效应”、“漂亮又轻浮的”、“三明治版喷绘”、“过油高清印刷”等,这也跟每个人对待绘画的经验区别有关。通常我无意明示,因为绘画说到底还是视觉先行的,眼睛看到的既是主题,内涵请移步一旁展签。我回溯古典手工艺的缓慢做法也传达了我对当代艺术家借用工厂和团队大量快速生产的现状的态度。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浮世镜 2018-3 / The mirror of Ukiyo 2018-3

2018

玻璃上的综合材料 / Mixed media on glass

30×30cm



刘:你的作品的大多都以系列名加时间的方式命名的,如《单元》、《中枢》、《重叠》和《全景》系列等。在各个系列中,命名像提前为作品画面设定了一个框架,后再以时间线的顺序而进行推演。在你的作品中,各个系列相互之间有什么区别?是否存在着逻辑关系?你在创作意图和出发点上会有什么不同吗?


王:我将我的绘画大体分为两部分,城市属性的和自然属性的。最早有描绘现实空间的半抽象绘画《地点》,然后我把空间的基本元素归纳为角落或交叉的三根线,然后反复排列形成了《中枢》,这些是呈现建筑结构、城市布局和社会形态的等方面。之后我同样希望描述非人造物的内容,就有了《重叠》这个系列,制作上倾向于手工感和柔和的颜色,与《中枢》用直尺、胶带产生出尖锐机械感不同。《弥漫》尝试使用喷漆表达更加无形的感受,画面变的极其雾化不清。《斜线》和《全景》是将《重叠》的纵横结构再简化或分散而来,《全景》又引入了数码全景环绕成像的概念,像是高度压缩后模糊的图层。《单元》则是将原先的单体结构扩延开,产生复数的结构,如同网络时代交错的信息,和自我与他人复制、增殖、异化的过程。这些并不一定都是线性的逻辑,更多跟我随时对环境和自身的感受相关。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单元 2017-2 / Cell 2017-2

2018

布面丙烯 / Acrylic on canvas

120×120cm



刘:作为一名90后艺术家,绘画、装置和影像等方式你都已经涉猎了,表达方式上非常多元化,在主题上既有个人审美情趣的表达,也有关注当下时事的作品。你认为你的创作过程是以一条理性的脉络演变的?还或是遵循着自己内心感性的轨迹而变化的?在你的创作中理性和感性的关系是怎样的?


王:我们如何描述完成一件作品的过程,对我来说这个开始是感性的,因为我想去表达言说;转化成绘画语言则是理性的,我要持续地完成它;而一幅画完成时靠的是感觉,感性的经验。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我自己肯定是一个感性的人。



刘:现在许多艺术家开始通过机械的方式来进行艺术创作。在观看你的作品时,有时也会产生机械完成的错觉,但观察作品细节时,还是能看到你处理画面时的笔触和细节。在创造过程中,你是如何拿捏画面的手工感和可能会产生的机械错觉感?


王:人要超越机器。据说最精微的螺丝甚至是人手工制作出来的。我崇尚古典,我回避机器,除非它是发生故障的机器。你说的错觉误读很好,这反向证实了人手的精湛。


单元 2018-1 / Cell 2018-1,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单元 2018-1 / Cell 2018-1

2018

布面丙烯 / Acrylic on canvas

200×200cm



刘:你早期创作了关于“光”和“色”的主题的装置作品,此次展览中也有一件类似的装置作品。为什么会关注于“光”这一形式?你认为“光”在你的创作中有什么意义?


王:这次在画廊外的橱窗中我制作了《3600mA》这件作品,以“无数”的圆圈作为基本单元(在此之前我没有使用过圆形元素),以外离、相切(内切/外切)、相交、内含这五种圆的位置关系作为结构,在点阵中反复缠绕、扭曲、交错。因为展厅内的绘画作品已经带有强烈的颜色,所以我特意选择了白色或说是透明的冷光线作为材料。并且为了与绘画中的秩序感拉开距离,现场手工缠绕的线是明显混乱的,甚至其中不存在任何一个正圆形,而整个作品的大势就通过这种无序的力量在有意识和无意识间重复构成。这可能是一股生命感,错综复杂而有迹可寻,如同宇宙和网络。

这些装置中我仍然是表达结构和颜色,我用灯,因为这是电气时代的产物,随处可见信手拈来。改变它的功用性,使其变成零件,或者放大不同的灯不同的质感。“光” 带给我一种飘渺虚幻的感受,也合适这个纷杂迷乱后网络时代。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3600mA

2018

冷光线、变压器、木板、钢钉 / EL, Transformer, Plank and Steel Nail

200×1200cm



刘:通过对多种材质的运用,你部分作品有一种镜面的质感。结合《浮世镜》系列,你似乎一直关注着“镜像”这一特质,这背后有什么含义吗?


 王:“照镜”或“镜像”是美术史中反复出现的经典概念。从再现性的角度上而言,达芬奇说绘画就是一面镜子——“你的图画就像大镜子中所映的自然之物”;除了画面内容之外,双联画、三叶画等“对照”的形式也经常出现出现在宗教画或祭坛画中,如博斯就经常使用这种方式,这些组画在结构和内容上既有区分而又是相互照映的,构图大体对称统一,由此构筑画面中“完整的世界”。而画中照镜之人的形象亦经常被使用,如提香、拉图尔、巴尔蒂斯等人的画作中就时有出现,“照镜”通常与时间流逝、死亡、自省等概念有着象征的关系。《浮世镜》这个系列的最初灵感也来自卡拉瓦乔的作品《纳西索斯》,画面基本呈上下镜像对称之势,主人翁伏倒于静谧的湖水前,凝视着水中自己的虚像,最后自己的身体消失成为了湖边的一株水仙,我想再现那谜镜般的湖水和幽隐的氛围。在现代主义中,反映自然的平面镜子被打碎了,经由奥菲主义、立体主义、未来派等运动,形成了一种碎片化的、多视点、半抽象的画面特征,同时对城市、工业、社会和政治的关注被引入了,绘画成为棱镜似的万花筒不断反映周遭变化。拉康的镜像论也影响了我,他称“照镜”是一个神秘的瞬间,是一种自我认证、自我确立的标志,形成对自我和他者的意识。我用电摩机在镜子背面的水银涂层上凿刻几何的直线形状,而快速转动的力使电摩运行的轨迹变的难易把控,产生出不可预知的波纹并随机转折,再在正面上覆以有色树脂,使其变成一块朦胧斑驳的镜子,照映观者和周遭,形成破碎的图像,几者交融合一,表达对人和内在世界的关照。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浮世镜 2018-2 / The mirror of Ukiyo 2018-2

2018

玻璃上的综合材料 / Mixed media on glass

30×30cm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浮世镜 2018-4 / The mirror of Ukiyo 2018-4

2018

玻璃上的综合材料 / Mixed media on glass

30×30cm



刘:对自己未来的创作有什么想法?


王:我不习惯设计太明确的规划,我觉得这会有些功利了,变化也往往远超于计划。我的老师丁乙说做艺术就是跑马拉松,路很长要慢慢来。

那先要努力完成减肥这个重要任务。 



“3600mA”生成记



展览现场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王一简历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王一|Wang Yi


1991  出生于上海

2006-2009  中国美术学院附中

2009-2013  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二工作室  学士

2013-2016  中国美术学院油画系第二工作室  硕士

现工作生活于上海


个展

2018

一切现象都是几何的:王一,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深圳,中国

表里:Claude Viallat & 王一,HdM画廊,北京,中国

2017

千层叠:王一个人项目,“ASIA NOW”亚洲艺术博览会,巴黎,法国

2016

 一日光,艾可画廊,上海,中国

2015

空镜:王一个人项目,台北国际艺术博览会,台北,中国

2014

 王一,HDM和维画廊,杭州,中国

2013

梦·见:章佩芸、王一双人展,M50 Art Space,上海,中国

2012

 无物,J:Gallery,上海,中国



群展(部分)

2018

璀璨都市(复现),卓纳画廊,香港,中国

旋梯,艾可画廊,上海,中国

2017

在日落后发生,上海当代艺术馆MoCA艺术亭台,上海,中国

艺术·家书:艺术家手稿展,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中国

韩枫私人艺术收藏展,养云安缦,上海,中国

No Commission跨媒体艺术展,上海展览中心,上海,中国

零度之维:抽象艺术的理性表达,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屋顶上全是老虎,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深圳,中国

藏身之所,马丁·戈雅生意,杭州,中国

2016

约翰·莫尔绘画奖作品展,民生现代美术馆,上海,中国

罗中立奖学金入围作品展,四川美术学院美术馆,重庆,中国   

作为窄门的绘画:80后艺术家邀请展,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抽象中国2016,明圆美术馆,上海,中国

生·林,万营美术馆,石家庄,中国

运行中的非形象,正观美术馆,北京,中国

新资本论——黄予收藏展,成都当代美术馆,成都,中国

视觉动物——周艟藏品展,Mingo秘阁,上海,中国

暗示之轮,盒子艺术空间,深圳,中国

变化,10 Corso Como Gallery,上海,中国

之间——自我、事物和地域的定义,澳大利亚中国当代艺术基金会,上海,中国

追求卓越:来自学院的艺术家,中国美术馆,北京,中国

2015

秩序的边界:抽象绘画的中国途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北京,中国

元一·中国新抽象十人展,制造文化OCT空间,深圳,中国

我家你家:中国艺术家在上海,上海油画雕塑院美术馆,上海,中国

此时虚造:Inter-Youth 国际高等艺术学院绘画展,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中国

待定,Jewelvary艺术空间,上海,中国

小而美,Jewelvary艺术空间,上海,中国

2014

抽象艺术新一代:寺上美术馆试验计划,寺上美术馆,北京,中国

新抽象:第一回展,Hadrien de Montferrand画廊,北京,中国

冬季群展,艾可画廊,上海,中国

书房,Jewelvary艺术空间,上海,中国

人文·九月:浙江省油画作品展,宁波美术馆,宁波,中国

艺术都市,chi K11美术馆,上海,中国

虚拟——杭州青年艺术家邀请展,世贸国际展览中心,杭州,中国

2013

自我世界——新视觉艺术2013,OCT当代艺术中心,深圳,中国

CREATIVE M50 2013年度创意新锐获奖作品展,M艺术空间,上海,中国

原件,J:Gallery,上海,中国

世纪之星油画系教学创作研究展,中国美术学院陈列馆,杭州,中国

绘画的识度,徐汇美术馆,上海,中国

上手的青春:2013毕业作品展,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中国

临界点,J:Gallery,上海,中国

意志与表象,J:Gallery,上海,中国

是·青春:杭州青年艺术家推荐展,东街6号当代艺术中心,杭州,中国

2012

第三届挖掘·发现—中国油画新人展,中国油画院,北京,中国

CREATIVE M50 2012年度创意新锐获奖作品展,M艺术空间,上海,中国

2012世纪之星油画展,中国美术学院藏画陈列馆,杭州,中国

心跳,沃克艺术中心,明尼阿波利斯,美国

发现身体在线展,香瓜侠公社,上海,中国

2011

中国美术学院第六届世纪之星油画展,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中国

浙江省第五届青年美展,台州书画院,浙江,中国

2011

全国中青年艺术家推荐展,明园艺术中心,上海,中国

2010

CREATIVE M50 2010年度创意新锐获奖作品展,爱普生影艺坊,上海,中国

中国美术学院第五届世纪之星油画展,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杭州,中国


重要收藏

2013

法国巴黎DSL收藏(DSL Collection)巴黎 法国

2016

复星艺术中心 上海 中国





相关阅读

蜂巢深圳 | 诚邀您参加“一切现象都是几何的:王一”展览开幕

蜂巢深圳 | 一切现象都是几何的:王一个展将于9月15日开幕

蜂巢深圳|“一切现象都是几何的:王一”开幕回顾


 蜂巢北京  HIVE BEIJING

CURRENT  EXHIBITIONS

2018.10.13-11.25

蜂巢深圳  HIVE SHENZHEN,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  HIVE SHENZHEN,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蜂巢深圳  HIVE SHENZHEN,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  HIVE SHENZHEN

CURRENT EXHIBITION

2018.9.15-10.26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蜂巢深圳|王一:结构可能是理性的,颜色可能是感性的,蜂巢,颜色,深圳,王一,绘画,杭州,材料,质感,中枢,全景

欢迎关注“蜂巢艺术”连体公众号“蜂巢生成”(ID: hivebecoming),“蜂巢生成”项目(Hive Becoming Program, 简称HBP)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关注、研究、探讨青年华人艺术家的创作状态与成果。敬请支持!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总部位于北京市798艺术区内,建筑面积达4000多平方米,拥有五个标准展厅,是中国最具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当代艺术机构之一。作为具有国际视野的艺术机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旨在全球化的语境中实现跨文化、超视域的多元话语交互,希望以优质的展览及艺术顾问服务构建中国最专业、权威的当代艺术机构,促进艺术产业的繁荣与发展。

2017年初,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在珠三角重镇深圳设立分支机构,位于深圳OCT华侨城创意园区内的展示空间面积约500多平米。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was founded by XIA Jifeng and stated to operate as a gallery in 2013. Located in the renowned 798 Art Zone in Beijing, the Main Gallery owns five exhibition spaces in a 4000m2 building. By representing outstanding artists and providing high-quality art consultant service,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is committed to building itself as one of the most professional contemporary art galleries in mainland China.

Hive's Branch in Shenzhen, inaugurated in March 2017,and situated at the OCT-Loft, now is open to the public.


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E06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E06 798 Art Zone, 100015, Beijing, China

 

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

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创意园北区A4101-105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Shenzhen)

101-105 Block A4, North Zone OCT-Loft, Nanshan District, 518053 Shenzhen, China

开馆时间:周二至周日 10:00-18:00,周一闭馆

Opening hours, Tues.-Sun.10:00-18:00, closed on Mondays

Tel. 北京 Beijing +86 010 59789530 / 59789531

Tel. 深圳 Shenzhen  +86 0755 86547786

官方微信:蜂巢艺术 (ID: HIVEART2013)

蜂巢生成:蜂巢生成 (ID: HIVEBECOMING)

官方微博:@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Instagram & Facebook@hiveartcenter

info@hiveart.cn   www.hiveart.cn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