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

2019-01-12 12:00 浏览:144 A+ | A-

“蜂巢·生成 第三十三回  HBP XXXIII  匹斯与老虎:叶江个展” 现场,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2018.12.6-2019.1.14




Q
A
&

于非 策展人 对话 叶江艺术家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 



I

 

Q1:这次展览呈现出来之后再来看你的作品,你自己有什么新的感受吗?

 

A1:我觉得自己作品展览中和在工作室视觉变化还是挺大的,在工作室觉得很多作品是没太多美学上的考虑,更多是出于主题内容考虑,最后发现展览出来有的作品被视觉化了,变成了好看的形式,我也接受这样的解读,但是可能也需要考虑让作品的内容再突出一些。这个不光和作品相关,我觉得和布展也有关系,需要多斟酌考虑,作品在空间中的安排其实可以让作品有更多的可能性。

 

Q2:之前你的两次个展或者应该说个人项目其实是具有主题性的,在这种主题下作品之间就被一个较为固定的叙事串联起来,可能会明确一部分的意义,但同时也可能遮蔽掉其他一些可能性。这一次的个展我们最终决定将所有作品放在一个层面上考量,不以它们所处理的对象或者呈现的媒介来区分,你觉得这种方式对你来说是有效的吗?又或者会产生新的问题?

 

A2:我之前的两次个展《重力》和《艺术是个借口》我觉得也都是比较普遍的一种讨论,不是很具体或者特指某一主题方向。如果说具体,可能是那一时期所传达的情绪很具体,我的展览命名其实都是在传达一种状态,并非实指。这次的个展《匹斯与老虎》相对于前二者是偏向于温和,冷静,讨论的范围也更广。我觉得将各种媒介作品打乱来放是一个必然选择,某种程度上也是我作品的一个特点,视觉上比较多元,但是内在相通,对观众也会有一定要求,他们需要去耐心了解我做的事,这也就是我之前说的问题原因,如果按照普通的观展习惯,可能很容易只将作品停留到视觉层面。


展览现场,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展览现场


Q3:虽然你目前作品的呈现方式很多样,但是绘画对你来说还是有一种不可替代的位置,显然绘画的训练提供给你的不仅是塑造形象上的能力,更是一种思考方式。你觉得绘画对你的重要性会持续下去吗?会不会在之后的创作中它会越来越趋近于你所选择媒介的一个种类,而不再是一个轴心?

 

A3:绘画对我来说是确实很重要,很多我对艺术的认识都是来源于绘画,很多时候绘画也是我认为最熟悉最有力量的媒介。很多时候我是把绘画当作自己身份的一部分,就像我是陕西人喜欢吃面一样,是不需要选择,自然而然的东西。绘画在我的作品中肯定还会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在我别的作品中我的角色会是比较主动,比较强势,比较理性的一种状态,而绘画更多像是一个互补,它是柔软的,内心的,有温度的,同时也是不可或缺的,如果没有绘画,我可能会受不了自己的艺术。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展览现场,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展览现场

 

Q4:从本科学习到现在,你对于绘画的创作一直没有断,从最一开始三工时期对于日常物形体上的做的功课,到纽约时期开始对经典图像的形象篡改以及图像与文字之间关系的琢磨,再到目前绘画的对象回到了日常形体,一方面绘画被转化成符号性的物体,一方面将绘画作为带有日常感的随机性动作,在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之后,你觉得知识和经验是一个需要警惕的对象吗?对你自己而言,知识和认识是如何转化的?

 

A4: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知识和经验我觉得是很不一样的。知识是别人的经验,这是一定要持怀疑的态度去看待,不能不知道不了解,但也不能深信不疑。经验则不同,他是个人生存体验的产物,也是你自己认识世界的知识总结,这是你很难逃避掉的,你有意识地摆脱经验,之后这种摆脱就会被经验化。对知识和经验持警惕的态度,肯定是需要的,艺术就是建立在怀疑之上的,但在做艺术中,知识和经验的积累也很重要,它们虽然看不见,却是艺术很重要的一部分,它们提供的是作品的语境。知识在没有被我自己的行动触及从而转化为经验之前,都是幻象,去做,去发生关系是我转化的方式。

 

Q5:你的很多作品里都有“似是而非”的特质,而这种特质的形成其实有赖于你对于写实技巧的应用,通过写实走到写实的反面,通过视觉表面的真实诱发更加有力的错觉。现在越来越多人会把写实训练看作是艺术教育上的弯路,那么回过头来它对于你的意义是什么?

 

A5:绘画确实是让我对视觉更加怀疑,也对绘画的真实更感兴趣。有的人看到一个东西是假的就不想看了,觉得要看真的,殊不知假的也是一种真的存在,这就是我感兴趣的点。艺术永远是在怀疑和反叛,哪怕是传统的艺术。觉得写实训练是弯路的人只能说没有继续反叛,我也看到过艺术家没有接受过绘画教育的又在不断地接受训练。艺术教育本来就是个让人怀疑的事,真正的艺术家可能都不会接受被教育,学校更多的是教给学生如何去做一个艺术家,提供一个平台,一些基本技能,至于艺术做什么,这个教不了吧。

 

叶江 FRAGILE 2016 丙烯颜料 亚克力板 木材 46×52.5×6.5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FRAGILE 2016 丙烯颜料 亚克力板 木材 46×52.5×6.5cm


叶江 错误 2018 花布 电闸箱 木材 128×90×11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错误 2018 花布 电闸箱 木材 128×90×11cm


Q6:咱们之前也聊到过,你每个阶段创作的作品会发散出去很多方向,有些不会在紧接着的创作中有明显的接续关系,但是它会以某种方式跳跃到下一个阶段。就像最近的作品《匹斯与老虎》和《错误》,如果横向在18年的作品中看它们会觉得比较跳,但是如果追溯到16年的《FRAGILE》和《FLIP OVER》就能看到其中的关联,只不过这种对于“绘画”与“非绘画”的提示从画面上的文字隐退到题目的暗示,你如何看待你在创作中的变化与节奏?

 

A6:我不会很担心这种跳跃,就像你说的我有的作品可能在之前或者之后的作品中又找到了联系,我觉得这是一个观看角度的问题,如果多去了解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就会发现艺术家最重要统一的线索。先有艺术家,才有的艺术。艺术家难的不是保持统一,而应该是不断跳跃,变化是活力所在。我在创作中比较遵循自己的状态,我很容易焦虑,焦虑感使我去创作。

 

Q7:其实你的求学经历还挺迂回的,本科在央美,临近毕业又自主暂停了这种既定的轨迹,去陕北支教,之后又考上了央美的研,考上后立马申请了留学就又在纽约待了两年,现在回国后继续在央美完成研究生的学习。你觉得你是在通过这种方式不断给自己带来创作上的刺激吗?在这种不同生活和学习模式的切换中你是否会有困惑的时候?

 

A7: 算是某种刺激吧,我是比较相信环境对人会产生很大的影响。“人挪活,树挪死”么,我感觉自己也不是那种“树”型艺术家,就愿意多挪一挪,被动改变改变,这个方面其实从我的作品中也可以感受得到。落实到每一次改变,也都是机缘巧合,正好有个契机,就去那么做了,也没有什么刻意的安排或者规划,我也没想到自己能读两个硕士. 困惑会经常有,很多时候去改变就是出于困惑,去支教就是这样的。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展览现场

 


II

 

Q1: 我想对你来说,创作的确有先后,但它实际应该不是一个线性的过程,那么重返到你初到纽约后所进行的关于经典艺术史挪用的作品,你怎样看待当时所进行的实践,以及它与你当下创作线索的关系?

 

A1: 拿我在纽约创作的莫兰迪系列绘画来说,一方面这些绘画是关于绘画的绘画,它在通过绘画的形式来讨论画面之外的事情,另一方面它也在涉猎一些我所没有尝试过的绘画形式。我近期的《框画》(《Semarf》)系列,完成之后我才意识到,绘画语言和主题都是从那里出来的,只是变的更加独立。包括我近期的取色系列,也有微妙的联系。对于挪用那一阶段的作品,我觉得那些看似简单粗暴的方式,其实是一个充满了很多可能的转变期,而且它所探讨的问题也都广泛,所以后来的很多作品都可以从那里找到联系。


叶江 切开的莫兰迪 2016 布面油画 50×40.5×12.5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切开的莫兰迪 2016 布面油画 50×40.5×12.5cm


叶江 柱状物 2016 布面丙烯 20×178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柱状物 2016 布面丙烯 20×178cm


Q2: 《框画》系列作品的结果应该是有事先规划且不强调主观笔触与随机性的,这种偏向于概念而非绘画性的绘画作品,在进行创作时是否还有绘画本身的快感?

 

A2: 在绘画中其实我是拒绝那种所谓的“快感”的,我觉得也许你说的是“手感”或者“绘画性”。我的绘画很明显不是那种感性型,冲动型,激情型的作品,它更冷静,客观一些,这也是我所认为的绘画的魅力所在,应该是慢的,安静的,内敛的。《框画》看似手法比较单一,在实现的过程中其实绘画性还是很强的,它是油画,绘画周期比较长,可以反复对比思考,对于不同颜色的选取,不同质感颜料的把握,还是很绘画的。


叶江 框画抽象 2018 布面油画 200×150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框画抽象 2018 布面油画 200×150cm

叶江 无题(方向) 2018 布面丙烯 200×150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无题(方向) 2018 布面丙烯 200×150cm


Q3: 如果说绘画性是绘画的核心,那么像是《无题(方向)》这样色彩与手法更加单一,绘画周期更短的作品,它的重要性对你来说会弱于《框画》系列吗?

 

A3: 我觉的绘画性只是绘画的一部分,是停留在画面上的一部分,应该属于形式,但好的绘画仅仅有形式是不够的,作品的主题和灵性可能更重要,是绘画超越杜尚所说的“视网膜艺术”的部分。手法和制作周期都不是作品好坏判断的标准,重要的是形式和内容是否贴合,这才是触发艺术的关键。

 

展览现场,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展览现场


叶江 拾色系列2e3d33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拾色系列2e3d33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


叶江 拾色系列393e42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拾色系列393e42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


叶江 拾色系列bf7869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拾色系列bf7869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


叶江 拾色系列d4bfb6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拾色系列d4bfb6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


叶江 拾色系列e0dab0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拾色系列e0dab0 2018 布面油画 29.7×41cm


Q4: 最近你一直在持续进行的作品《拾色系列》描绘的都是较为具体的事物,如果以传统的绘画标准来评判,它们的完成度似乎没有那么高,单件作品脱离这个系列又似乎不能独自成立,你是如何在创作中把握形式的随机性与整体的系统性?

 

A4: 《拾色系列》都是一些较为快速和即时的随笔,我根据画面基本的形式和创作方式把它们归纳为一个系列,其实每一件都会有单独的出发点和立意。这一系列作品和我的48格几何抽象画会有一些联系,都是一些内心即时地想象出来的形式,只是《拾色系列》中的形象更具有可识别性,是有体积空间的。这系列作品,我更愿意称为绘画作品,它有自身不可用语言描述的东西,是潜意识的,是根植于创作者内心的。

 

叶江 一个冬日夜晚2017 2017 布面油画 画布 200×400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一个冬日夜晚2017 2017 布面油画 画布 200×400cm


叶江 一个夏日下午2018 2018 布面油画 200×150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一个夏日下午2018 2018 布面油画 200×150cm


叶江 匹斯与老虎  2018 画布 画框 油漆 尺寸可变,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匹斯与老虎  2018 画布 画框 油漆 尺寸可变


Q5: 把《一个冬日夜晚2017》《一个夏日下午2018》以及《匹斯与老虎》放在一起看会很有意思,前者在形式上是后两者的交集,后两者分别向两个方向对前者进行了延伸,对你来说这三件作品的关系是什么?

 

A5: 《一个夏日的下午2018》是我近期也一直在做的系列绘画,我把画面的形式做了一个基本的固定,由48个图形组成,然后形状和颜色都是根据自己绘画时的状态选择的,具有某种随机性,也具有某种必然性,因为我觉的绘画中对形状和颜色的控制是艺术家内在的不可隐藏的,这样方式创作的画面其实是对当时状态的一个直接的反映。关于创作中用到的衣服,涉及到我个人经常探讨的关于形式的认识。形式的改变会让事物的本质发生改变,统一的形式就成为符号,而符号在脱离意境下又会变回为形式。布在成为画布时,画布在成为衣服时,衣服在成为艺术作品时,画布在变回做衣服的材料时,所有这些,都是形式在不同语境中发生改变而产生的可能。在转变中,这些背后的语境和形式也就成为了视觉之外供观众思索艺术。

 

叶江 我是你儿子你是我儿子 2017 布面丙烯 190×110cm,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叶江 我是你儿子你是我儿子 2017 布面丙烯 190×110cm


Q6: 《我是你儿子你是我儿子》这件作品某种程度上是画布在成为一块真正意义上的“花布”的过程中意外的偶发。因为你的父母不在艺术行业,所以他们对于你所进行的工作也许无法全然理解,这种交流的阻隔也被你当作素材用到了作品当中,而对于这种作品的解读其实是非常依赖于故事背景的,甚至如果没有它这件“画”本身是失效的。对你来说这会是一个问题吗?你觉得作品需要不证自明吗?

 

A6: 我觉得这个故事背景还是很有必要让观众知道的,它也是作品的一部分,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但是知道的方式可能会有很多种,他通过问、解释或者自己了解都可以,所以我觉得对我来说问题不大。很多时候观众对作品都会有自己的理解,这件作品如果抛开故事当作单纯画面来看也会有它的精彩,不存在没有欣赏语境的艺术,也没有绝对正确的艺术欣赏方式,这件作品是倾向于背景语境多一点。文字在画面上就是一个引子,也是一个过渡,既是绘画的,视觉的,也是语言的,故事的。作品是没有任何态度的物质,要做的是让观众愿意去“证自明”。


展览现场,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展览现场




相关阅读:

蜂巢评论 | 叶江:这不是一个画家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蜂巢·生成 第三十三回  HBP XXXIII

匹斯与老虎:叶江个展

Peace and Love: Ye Jiang Solo Exhibition


艺术家 | Artist: 叶江 | Ye Jiang

策展人 | Curator: 于非 | Yu Fei

 

展览时间 | Exhibition Dates: 2018.12.6 - 2019.1.14

 

地点 | Venue:

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地址 | Add.

北京市酒仙桥路4号798艺术区E06 |

E06, 798 Art District,Chaoyang District, Beijing, China




 蜂巢北京  HIVE BEIJING

ON  EXHIBITION

2018.12.6-2019.1.14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蜂巢深圳  HIVE SHENZHEN

ON EXHIBITION

2018.12.8-2.24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于非×叶江 对谈 | 画面 符号 语境:形式转化中的观念生成,叶江,符号,于非,绘画,蜂巢,油画,一部分,老虎,深圳,匹斯

欢迎关注“蜂巢艺术”连体公众号“蜂巢生成”(ID: hivebecoming),“蜂巢生成”项目(Hive Becoming Program, 简称HBP)致力于在全球范围内关注、研究、探讨青年华人艺术家的创作状态与成果。敬请支持!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总部位于北京市798艺术区内,建筑面积达4000多平方米,拥有五个标准展厅,是中国最具影响力和规模最大的当代艺术机构之一。作为具有国际视野的艺术机构,蜂巢当代艺术中心旨在全球化的语境中实现跨文化、超视域的多元话语交互,希望以优质的展览及艺术顾问服务构建中国最专业、权威的当代艺术机构,促进艺术产业的繁荣与发展。

2017年初,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在珠三角重镇深圳设立分支机构,位于深圳OCT华侨城创意园区内的展示空间面积约500多平米。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was founded by XIA Jifeng and stated to operate as a gallery in 2013. Located in the renowned 798 Art Zone in Beijing, the Main Gallery owns five exhibition spaces in a 4000m2 building. By representing outstanding artists and providing high quality artconsultant service,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is committed to building itself as one of the most professional contemporary art galleries in mainland China.

Hive's Branch in Shenzhen, inaugurated in March 2017,and situated at the OCT art zone, now is open to the public .


蜂巢(北京)当代艺术中心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4798艺术区E06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Beijing)

E06 798 Art Zone, 100015, Beijing, China

 

蜂巢(深圳)当代艺术中心

深圳市南山区华侨城创意园北区A41-5

Hive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t (Shenzhen)

1-5 Block A4, North Zone OCT-Loft, Nanshan District, 518053 Shenzhen, China

开馆时间:周二至周日 10:00-18:00,周一闭馆

Opening hours, Tues.-Sun.10:00-18:00, closed on Mondays

Tel. 北京 Beijing +86 010 59789530 / 59789531

Tel. 深圳 Shenzhen  +86 0755 86547786

官方微信:蜂巢艺术 (ID: HIVEART2013)

蜂巢生成:蜂巢生成(ID:HIVEBECOMING)

官方微博:@蜂巢当代艺术中心

Instagram & Facebook@hiveartcenter

info@hiveart.cn   www.hiveart.cn

阅读原文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