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aM讲座回顾丨“表演艺术的无常——法国文化政策掠影”

2018-10-11 18:21 浏览:226 A+ | A-



2018年9月30日,明当代美术馆邀请了法国文化部表演艺术国际顾问洛朗·范·科特先生作了一场讲座。他曾为舞者、编舞和艺术总监,自1998年起在法国文化部工作,先是在文化部罗阿大区的办事处负责音乐和舞蹈事务,随后在文化部的中央行政部门担任舞蹈处处长。


他说道:在法国文化部工作的行政官员都像我一样,是来自不同的文化艺术领域的积极分子,文化部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部门,它由一群热爱文化的人组成。


说到今天讲座的主题,“表演艺术的无常——法国文化政策掠影”,其实一切都是短暂无常的,历史是无常的,我们也是易逝的。那么什么是文化?文化很难定义。总体来说,它一方面是保证一个家庭、一个部落或一个社会的连贯性而世代传承的集体实践的总和,另一方面是一系列技术和艺术的创新。


除了人类,很多动物的习性也有文化的特征:语言、阶级、婚恋等,这些都受基因遗传。因此,人类只是一种高级动物。人的文化行为只是延续并复杂化了动物世界原本存在的行为。


首先,我们可以认为文化是一种自我思考、思考自然的能力。远古的智人在洞穴的内壁上画动物或人物的行为便是文化中首个可以联系到创作的元素。这些行为体现了文化的首要条件:意识。它是一种自我质疑与自我思考的能力。我是什么?我是谁?为什么我是这样的?我怎么会变成这样?等等。


我们认为由于不满足感和相对性,意识会产生担忧。人类认识到自我的界限。这种不满足感有利于发展构成文化的第二个元素:想象。想象是内心世界的映照。通过想象和创造,人可以部分超越他的自然环境。


想象可以创造语言和概念。语言帮助回忆不存在的现实或事物。它帮助人们叙述情况、想法和故事。它帮助集体分享知识、想象、信仰或神话。语言也帮助团体或部落传承历史和记忆。它因此制造了集体的文化。它维系着团体中成员之间的关系。除了话语,语言交际中的肢体和声音也影响着情感传输。


无论是集体行为还是个人创造,想象、语言、意识、集体生活、传承和创造力共同组成了文化。


McaM讲座回顾丨“表演艺术的无常——法国文化政策掠影”,法国,McaM,舞蹈,文化部,政府,法国文化部,舞者,集体,影像,记忆


各个艺术形式拥有保存记忆的方法,戏剧依托文本,音乐依靠乐谱,舞蹈长期以来没有很好的记录的方式。


法国文化部成立了60年,但政府介入文化的行为历史悠久。路易十四为了和意大利文艺复兴抗衡,邀请顶尖的艺术家,如建筑师、演员、乐手和舞者来到宫廷,花费巨款建造了许多城堡,成立了第一座音乐学院、舞蹈学院和戏剧学院,它们至今流存,如当今的巴黎歌剧院、法兰西喜剧院等。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人权宣言》公布,它强调了人人平等,每个人都同样拥有教育和文化的权利。这是历史上关键的一步,它意味着文化不再是富人的玩物,它是人权之一,它帮助每个人思考、创造、获得精神解放。


1959年,法国文化部诞生,安德烈·马尔罗是第一任文化部部长,他本身是一位作家。当时文化部的预算微薄,但他定下的纲领意义深远:“文化部的任务是要让尽可能多的法国人接触到法国的、乃至全人类的伟大作品;保证我们的文化遗产拥有最广大的受众群;丰富精神,鼓励艺术创作。”


马尔罗非常相信“艺术震撼”,当人面对一个艺术作品的时候,他会直接受到感动或体悟,这与课堂上通过解释的教育相互补充。而他的这段话对法国的文化政策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文化部不仅帮助法国艺术家,也扶持外国艺术家;成千上百家获得文化部认可的艺术机构,如70多个国家剧院、30余个国家戏剧中心、近20个国家编舞中心等遍布法国各地,政府有意将它们设立在中小型城市,广泛地建立艺术与民众的联系;政府拨款资助博物馆和剧院,保证票价低廉,不让经济困难成为民众接触艺术的障碍;而在法国,文化部扶持创作和保护遗产的预算几乎持平,这就不同于邻国意大利或西班牙,他们的文化部的经费主要用于保护文化遗产。


那么如何扶持艺术创作呢?这分为艺术教育、创作制作以及传播三个方面。

就创作与制作而言,法国文化部试图通过一套资助的体系帮助独立艺术家完成职业发展。就拿舞蹈来说,资助分5个等级,针对项目资助一年;接下来是两年;等舞团成熟了,拥有一定的国内外的巡演之后就可以申请三年的资助,同时需要递交一份三年规划;而拥有国际声誉的舞团就会成为“国家艺术团”,得到相应的资助;最后成为国家编舞中心的常驻艺术团,舞团的编舞家一般就会成为国家编舞中心的总监,CCN的总监必须是艺术家。这是一个创作的基地,他每三年至少创作两个作品。同时,他还需要完成社区互动、开展驻地、为其他艺术家提供咨询等任务。他的任期不能超过十年。每过三四年,文化部和地方政府会一同对他的工作进行评估。


那么如何评定作品的好坏?如何决定是否要给某个舞团资助呢?

文化部在每个大区设立专家委员会,他们一般是舞者、编舞、记者、教师等。他们会从作品的质量和对当下的意义考虑,进行投票。每过三年,三分之一的专家委员会的成员就得由新人替换。


除此之外,你们眼前的Numeridanse.tv是隶属于里昂舞蹈之家(Maison de la Danse)的网站,是一个舞蹈影像馆,对所有人免费开放。


McaM讲座回顾丨“表演艺术的无常——法国文化政策掠影”,法国,McaM,舞蹈,文化部,政府,法国文化部,舞者,集体,影像,记忆



听众提问

我们现在广泛运用影像记录舞蹈,但这并不能记录真正的真实,因为它与现场的、身体化的表演有很大差异,那么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借由哲学或人类学来记录这份真实呢?


回答:我同意你的观点,影像记录和现场表演有很大差别,这就和听一场现场音乐会和在家里听唱片一样不同。影像是一个非常新的媒介,舞蹈从80年代起才广泛运用它。但不管怎么说,影像有助于记录客观事实,我认为记忆很重要,因为没有过去,我们无法放眼未来。我们需要知道我们从哪里来,别人做过什么,先人做过什么,我们才能接下去发展。老实说,我现在年纪大了,一生中看过无数表演,尤其是舞蹈表演,我常常每晚一场。很多艺术家以为他创造出了新的东西,但实际上并没有,他不知道别人做过什么。我起初和里昂舞蹈之家推动Numeridanse舞蹈影像馆的时候,很多舞者反对,我觉得这反映出了舞蹈的一个特点,舞蹈是一种权力,因为舞者的乐器就是自己的身体,舞蹈只有在身体舞动的时候才存在,它非常依赖这种瞬时性,身体和情绪的状态在每一次舞蹈的时候都会不同,但跳完了就没了,也没有人再回头去比较或检阅。舞者缺一把镜子。我认为影像记录可以帮助人们用一种客观的方式看待舞蹈,就像绘画和音乐一样拥有记忆,艺术家可以不断自省,他人可以不断品读批评,这可以帮助艺术家成熟,帮助舞蹈挖掘它的深度。



听众提问

     艺术家申请法国政府的资助的同时是否需要完成一些政府指派的任务?


回答:在表达的内容上,艺术家只要不违法就没有问题,例如鼓吹战争或纳粹就不行。其余的,艺术家拥有充分自由,例如他们可以说政府的不是。因为艺术家这个群体拥有非凡的敏感度和远见,他们是一群不甘于安于现状的人,所以我们相信他们对社会有推动作用。我作为文化事务的官员,坦白说有很多作品我并不喜欢,但当地方政府由于某些艺术家的原因而希望收回某个艺术场馆的时候,我都会写文章去捍卫艺术场馆、捍卫艺术家,我虽然不喜欢他们的作品,但我努力捍卫他们的表达的权利。




McaM讲座回顾丨“表演艺术的无常——法国文化政策掠影”,法国,McaM,舞蹈,文化部,政府,法国文化部,舞者,集体,影像,记忆


McaM讲座回顾丨“表演艺术的无常——法国文化政策掠影”,法国,McaM,舞蹈,文化部,政府,法国文化部,舞者,集体,影像,记忆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