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 ▎外国人眼中100年前的景德镇陶瓷行业

2018-10-09 19:52 浏览:201 A+ | A-


从唐代开始,中国出产的瓷器开始大量出口,到明清时更是数以亿计。西方惊艳于瓷器的精美,一直尝试模仿,但始终无法媲美其中的底蕴。


1920年,美国人Frank B. Lenz来到了景德镇,当时这个城市被西方誉为是“工业革命前世界上最早的工业中心”,他用17张照片记录了所见所闻,这些照片刊发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上。


撰文、摄影:弗兰克•B.伦兹(Frank B.Lenz)

翻译:王晓波


▲从高处俯瞰景德镇,上百座林立的高大烟囱喷吐着浓烟。,艺术 ▎外国人眼中100年前的景德镇陶瓷行业,景德镇,陶瓷,外国人,眼中,瓷器,窑炉,工厂,烟囱,瓷土,坯胎

从高处俯瞰景德镇,上百座林立的高大烟囱喷吐着浓烟。


世界瓷器工业之乡


中国最了不起的工业城市并非某个开放口岸,而是这个偏远的内地城市—景德镇。它是中国著名的瓷器中心,全世界瓷器业的发源地。在美国或欧洲,鲜有城市像景德镇这样举全城之力襄办同一种制造业。尽管生产手段原始,这个城市仍必须被归为工业中心一类。


瓷器(Chinaware),指的是用泥土制成的器皿或工艺品,因最早制造它的国度而得名。不论是屋顶的碧瓦,餐桌上的盘子,案几上的花瓶,还是达官显贵家里的彩饰,都与景德镇有着不解之缘。对中国人来说,景德镇与瓷器是同义词


▲瓷器商业街沿线,随处可见高高堆起的廉价瓷器。,艺术 ▎外国人眼中100年前的景德镇陶瓷行业,景德镇,陶瓷,外国人,眼中,瓷器,窑炉,工厂,烟囱,瓷土,坯胎

瓷器商业街沿线,随处可见高高堆起的廉价瓷器。


初见景德镇


出发前,感觉从南昌到景德镇200公里的路程似乎并不难走,但真走起来,花费的时间比从旧金山去纽约还要多。旅者必须渡过鄱阳湖东端,再溯往北江上游,直至山区深处距安徽省界不远的地方。


夜空出现星辰的时候,我们乘船从饶州迎着急流出发。三名船夫划桨、撑篙、拉纤,向上游驶去。第二天下午,景德镇终于遥遥在望。乍看到从数十座烟囱升起的烟柱,那股兴奋让我终生难忘。在西方任何一座工业城市,这都是寻常景象,然而此时身处一个保守的中国内地省份,在远离交通要道的地方,这种景象动人心魄。


从风水学来看,景德镇的地理位置是完美的。它坐落在两大河口之间,天然的淡水供应非常充足、水质清澈。四周群山环抱,河岸茂密的松、樟和竹林,美得难以言说。


据记载,此地烧制瓷器可追溯至公元220年的汉朝,而陶器制造可能还要早若干个世纪。


▲1920年,工匠们仍沿用千年前的方式制釉。,艺术 ▎外国人眼中100年前的景德镇陶瓷行业,景德镇,陶瓷,外国人,眼中,瓷器,窑炉,工厂,烟囱,瓷土,坯胎

1920年,工匠们仍沿用千年前的方式制釉。

这座拥有30万人口的繁忙工业城市,大约5公里长的两条大街构成的主干道依河道顺势而建。城区宽约1.5公

这座拥有30万人口的繁忙工业城市,大约5公里长的两条大街构成的主干道依河道顺势而建。城区宽约1.5公里,窑炉、仓库、店铺、住宅星罗棋布。河畔,残次瓷器、泥片、碎碗碟堆成一座座小山。


其实我们最早发现碎瓷是在下游几公里外的河床上,应该是涨水时冲到那里去的。千百年来这里累计出产了多少瓷器,从这些瓷山上可见一斑。我登上西边一处高地数烟囱,数到第78座,似乎还只是一半。据说景德镇在鼎峰时期曾建有数千座窑炉


在一个西方人眼里,这座繁忙的工业城市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其工作方式的原始。没有一家店铺或工厂摆放有现代机械,每件瓷器虽是工人们以老旧方法和简陋工具完成的产品,但其质和量都令人惊叹


▲有些泥块易碎,有的则坚硬,因此有“瓷骨”“瓷肉”之分。这是“制不”场景。,艺术 ▎外国人眼中100年前的景德镇陶瓷行业,景德镇,陶瓷,外国人,眼中,瓷器,窑炉,工厂,烟囱,瓷土,坯胎

有些泥块易碎,有的则坚硬,因此有“瓷骨”“瓷肉”之分。这是“制不”场景。


瓷都见闻


景德镇的地理优势并非偶然,因为鄱阳湖周边地区盛产优质的瓷土,有十几种之多。中国人对于瓷的成分有两个很形象的词汇:“瓷骨”和“瓷肉”。前者使瓷器硬而脆,后者则增添弹性和韧度。若不能将两者以正确的比例混合,做出来的坯胎烧制后,不是扁塌就是开裂。从技术上讲,瓷骨是不可烧熔的高岭土,来自分解的长石或花岗岩。


瓷肉是一种可烧熔的白土,由长石和石英构成。这些瓷土被做成柔软的白色泥砖,用平底小船运到镇上。瓷土经过充分的淘洗、过筛和精制后,以不同比例揉在一起,直到可以上轮车拉坯,揉制工作通常由一个硕壮男子赤脚踩踏完成。


制陶的轮车是中国人发明的,主体是一个大转轮,有的直径超过1米,用沉重的木材制成以增强其动量。匠人工作时俯身于转轮之上,两腿围住转轮,利用短杆使轮面快速转动起来,然后以机器般精密的手法制成盘、碗或瓶的坯胎,之后由下一位匠人继续加工。习练数年后,他们对器型尺寸的把握足以分毫不差。粘上用模具制成的装饰性构件之后,将坯胎外表刮磨光滑,晾干,再进行下一步骤:釉下彩绘。


蓝、红等几种基本色彩可以绘制在釉料底下。接下来是上釉,方式有浸釉、吹釉、浇釉等几种。待加上落款以后,坯体就可以入窑烧制了。


▲吹釉:脚踩转轮使花瓶缓缓转动,同时通过一根去除了竹节的竹筒将釉料喷上去,顶端的竹节上钻了若干小孔,

吹釉:脚踩转轮使花瓶缓缓转动,同时通过一根去除了竹节的竹筒将釉料喷上去,顶端的竹节上钻了若干小孔,目的是吹釉均匀。


入窑烧制前,瓷坯要放进一个圆柱体黏土容器中加以保护。这种容器叫匣钵,可以使用三五次。瓷坯装匣时,底部还要垫放粘土块,并撒上草灰,以防烧制过程中粘连。


烧窑的主要燃料是木柴和稻草,较为粗糙的器物用稻草来烧。也有人尝试用煤,但煤烟会使瓷器失色,因此弃之不用。燃料问题很尖锐,临近的山林早被砍光,只能用船从几百里外把柴运来。连绵数里的运柴草船在河道里是很常见的景观。


每件瓷器在窑炉中的摆放位置必须精确。窑炉装满后用砖完全封闭,炉温烧至1200摄氏度,通常需要一天一夜,再慢慢冷却,在适当的时间把瓷器取出。往往一座大型窑炉就能维持好几家工厂的运营。由于长期高温运转,窑炉和烟囱每年都要翻建。


釉下彩不需要别的装饰,生产过程到此为止。假如需要增加更精美的色彩,之后还得转到较小的低温窑炉中进一步烧制。


做雕饰的匠人往往要埋首一件作品数周甚至数月。我们在景德镇最大的工厂参观过一只美丽的五伦图花瓶的彩绘,便是这样一件大耗心血的作品。


▲一流画工的报酬可以是普通画工的几十倍,瓷厂工人的收入是根据手艺等级和完成件数来计算的。,艺术 ▎外国人眼中100年前的景德镇陶瓷行业,景德镇,陶瓷,外国人,眼中,瓷器,窑炉,工厂,烟囱,瓷土,坯胎

一流画工的报酬可以是普通画工的几十倍,瓷厂工人的收入是根据手艺等级和完成件数来计算的。


瓷器按形状被分为圆器(杯、碗、碟、盘等)、琢器(不规则圆形,壶、瓶、颜料盒等)以及雕镶(不规则形状,瓷画、塑像、山石等景物)。


有趣的是,工厂也会这样分工:王师傅只做圆器,甚至只做碗,而李老板则专注于茶壶。约20个福建家庭作坊簇拥在福建会馆周围,他们只做瓷画和塑像,有武圣、送子观音、福寿禄三星等,里面也有一些春宫摆件。


景德镇里没有失业现象。工作很充足,但环境很差,引发劳动者的不满情绪,会有根据户籍或工种结成的商会帮派从中调停。


制瓷作坊里有许多女性工人,从事彩绘、雕刻、题字等。和中国任何一种行业一样,学徒制很普遍,有些小男孩在坯胎上绘制花、鸟、鱼、蝙蝠(象征福气),画功已非常了得。


拉坯和模具印坯的匠人,日薪从一角到一元鹰洋(墨西哥铸造的银币)不等,画工的日薪最高三元。完成数量及品质决定他们的收入高低,但没人会每天工作很长时间,否则会因贪于收入超出工时,会被工友殴打


▲一家设在纽约的中国公司负责景德镇陶瓷器的外销。装运前,这些瓷器有人工用稻草包裹,再装入大箱,再用货

一家设在纽约的中国公司负责景德镇陶瓷器的外销。装运前,这些瓷器有人工用稻草包裹,再装入大箱,再用货船运往大的港口。 


御窑新篇


景德镇当时只有一家工厂全面生产各种陶瓷制品—江西瓷业公司。多位身世显赫的商人组成了董事会,经营方式现代化,没有外国人参与。


这家公司的产品1915年在巴拿马万国博览会获得了瓷器展品类金奖,似乎展示了中国人与外间传闻不同的经营能力。他们400名男性雇员中,有超过100人原本是为清代皇家服务的。随着清王朝的覆亡,股东们基本接管了整座御窑厂。


御窑厂的历史悠久而尊荣,始建于宋朝,千百年来不断得到各朝皇帝的支持。虽然皇权已废,但北京当局对瓷器的需求量仍然很大。我曾遇见徐世昌总统派到景德镇的代表,他专门订购珍奇瓷器供官方送礼之用。


每年从景德镇输出了价值约50万美元的陶瓷制品,大部分供国内消费,中国人还不太懂得刺激国际贸易。新思想进入内陆的步伐很慢,等到南京到南昌的铁路开通之后,景德镇势必震动世界。


丰厚的瓷土矿藏,充足的劳动力,如果再加上20世纪陶瓷艺术家的点睛之笔,就可以使古老迷人的瓷都焕发出远超前代的光芒。


来源 | 国家地理中文网

编辑 | 易向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