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

2017-11-20 11:04 浏览:947 A+ | A-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11/12月刊的主题是“黑”。提到“黑”,很多人脑海中想到的日本摄影师是森山大道或者荒木经惟,但《VISION》为什么会选择与筱山纪信合作呢?了解《VISION》的读者都知道《VISION》向来剑走偏锋,一直尝试打破固有观念,试图呈现熟知事物的新面貌。当《VISION》看到筱山纪信《NUDE BY KISHIN》里那些黑白人体照的时候,突然发现,筱山纪信对于黑色的处理有种极致的温柔感。是啊,“黑”并不一定只是“阴暗”、“暴力”、“幽默”等,黑色的极致其实是温柔啊。筱山纪信以前也拍过很多时装片,但近期几乎看不到他拍摄这类片子了,于是《VISION》当机立断,前往东京,以“黑”为题,请筱山纪信拍摄了一组另类时装片。

 

筱山纪信拍过哪些大片呢?《VISION》在10月23日有过一篇科普文。


《从不PS的摄影师拍出了最美的女性》

 

而筱山纪信为《VISION》拍了什么样的大片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滑动👈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滑动👈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滑动👈

editor & art director  Foggy Ma

photographer Kishin Shinoyama

model Yuka Mannami & Indira Tamas @ DONNA MODELS

stylist Tsuyoshi Kurata @ AVGVST

hair stylist  Ken Yoshimura @ AVGVST

make-up artist  Toru Sakanishi

special thanks to Peng Yu & Cong Xinxin

clothing: YOHJI YAMAMOTO &ISSEY MIYAKE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拍摄前夕,在和筱山纪信开准备会议,提到想要采访他,但还没有得到他确认的时候,他说:“没问题,就现在吧!”,于是《VISION》拿出了准备好的采访提纲一一提问,筱山纪信非常有耐心,诙谐地一一解答。问完提纲上的问题后,发现筱山纪信太有趣了,还想追加更多采访问题,筱山纪信痛快地答应了,说:“明天拍摄间隙,还可以抽空不断向我提问”。隔天的拍摄地点在距离东京有两小时车程的茨城县,筱山纪信早早便到达拍摄现场,在狂风暴雨中完成了拍摄,休息间隙还积极配合采访。拍摄完后,筱山纪信陪同《VISION》进行了选片。第二天收到筱山纪信的邮件说他把选择的照片打印出来后,发现有几张不符合要求,希望可以进行第二轮选片,于是我们约了隔天见面。选片过程中,筱山纪信运用的是最原始的选片法,全手工操作,每一张都仔细检查并计算出血等。结束后筱山纪信问要不要去吃点东西,于是我们去了附近的咖啡厅,也趁此机会再次采访了他。可没想到的是,这次采访过程中,他一直一直一直在开玩笑,只能感慨大人物活得太洒脱。不过《VISION》还是采到了很多精彩内容。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对于您来说,黑色意味着什么?


筱山纪信:黑色是万物的根源,所有颜色聚集起来,就形成了黑。我并没有特别喜欢黑色,但也不讨厌。作为摄影师,为了突出被拍摄者,我尽量都穿比较朴素的衣服来隐藏自己。经常穿黑色衣服,对于品牌没什么要求,不要太招摇就好。就比如造型师,如果全身穿名牌,估计不是造型师,因为造型师需要蹲下来,趴下来等等,穿得太招摇,不方便工作。摄影师也是同样的道理(三次见面,筱山纪信均穿了Louis Vuitton的全套衣服⋯⋯)。如果能让自己消失,则是最理想的状态。就好像,当人看到一张照片的时候,最好他能情不自禁地感叹那是张好照片,而不是说这个摄影师很棒。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请问您更偏爱黑白还是彩色摄影?


筱山纪信:黑白因为颜色分明,所以能更直观地表达自己想要传达的东西。如果要展现很内在的东西,用黑白更好。彩色的话,因为色彩太发散了,画面会很散。如果说彩色是被动的话,黑白则是主动投入。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请问您觉得自己性格中有非常黑暗的部分吗?


筱山纪信:是人都会有。如果一个人每一天都是非常开朗的,那应该是个笨蛋吧。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您一直拍摄他人,请问喜欢被人拍吗?


筱山纪信:我喜欢拍照,但不喜欢被拍。因为我拍摄别人的话,可以拿到酬劳哈哈哈。摄影师很不容易生存的,大多数摄影师都很穷,没有人讨厌钱吧,所以能赚钱最好。而且没有人比我更拍得好。通常我的拍照速度非常快,啪啪啪就拍完了。但现在好多人拍照都磨磨蹭蹭的,超级讨厌。最好摄影师都像我这样,拍照速度超快,但很可惜除了我以外,没有第二人了哈哈哈哈。


VISION:您拍摄坂东玉三郎和宫泽理惠等人的时候,他们都还没有出名,请问您在选择被拍摄对象的时候,除了长相以外,最看重哪一点?


筱山纪信:能够敞开心怀。有时候即使拍裸体,也感受到被拍摄者在摆拍,完全没有敞开心怀。这样拍出来的东西,只能停留在表层,一点也不好玩。我一直觉得,你可以穿着内裤,但心灵的内裤,请脱下来。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请问您拍摄的三岛由纪夫的未公开作品会在近期与世人见面吗?


筱山纪信:不会。当在他还健在的时候,得到他的许可,是可以公开的。但他逝世后,发生了很多事情,于是现在不能公开。如果问题解决的话,可以与世人见面,但近期没有这个计划。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有没有您很想拍,但是没能拍上的人?


筱山纪信:会有人不喜欢我,也有因为赶不上截止日期而拍不上的人。还有很难拍到的人,比如我就没拍过川久保玲本人。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请问在什么情况下,您会感受到压力?


筱山纪信:现在就有压力!明天要拍《VISION》了,还要拍30页!!!有台风,还下雨,超级有压力!也很烦恼,应该怎么拍才好呢?因为烦恼,所以才会有好玩的东西出来。每次拍摄前夕,我都会感到紧张。不紧张的人,是做不出好东西的。什么都不思考的人,也不会做出有趣的东西。明天狂风暴雨下,估计会出好片子。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您曾在其他采访中提到,您是因为高考落榜,而选择了学习摄影。


筱山纪信:我并不是那种从小喜欢摄影,长大想要成为摄影师的人。1960年代,我从高中毕业的时候,正值日本战败。全日本非常贫困,但大家却拼命努力,日本经济渐渐恢复,并发展成了世界强国。当时,进入好的大学,随后加入好的公司,直到退休,是最理想的生活状态。而因为我父亲是寺院的主持,我还有个哥哥,哥哥去继承家业了,所以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那时候没有什么特别喜欢做的事情,于是就选了一个非常难考的大学,结果落榜了。后来在读报纸的时候,看到很多大学的无聊招生广告中正好有日本大学摄影系的招生广告。当时想:摄影?摄影成为职业不是很好嘛?于是就考了日本大学。

 

学完摄影后,因为想要赚钱,所以拍了很多商业广告。当时还没有艺术指导、造型师等职业,搭配都是编辑做的,而妆发则由理发店的大妈担当。到了80年代左右,有了好多新型名词,各种职业大井喷,我也正好赶上了那个时代。当时的日本,是言论自由的天堂,不像现在越来越严格了。比如拍摄有体毛的杂志,现在不能被放置在飞机上了。虽然我是靠直觉选择了摄影这条道路,但如果没有当时的时代背景,就不会做出好玩的事情。每个国家、每个时期,都会有不同的限制,没有哪个地方和时期是绝对自由的。就比如由于宗教原因,有些国家的女性不能在公众场合抛头露脸。而大家在巧妙避开这些限制的同时,进行创作。反而因为有限制,所以才有趣。

 

日语中,照片叫做“写真”,字面意思是描写真相,但照片却充满了谎言啊。大家看到照片的时候,会觉得好真啊,可其实是假的,但是谎言加上谎言,真相就会浮现出来。其实只要有好的相机,谁都可以拍摄照片。现在大家都靠手机拍照,通过手机看照片,都不把照片印出来了。但是要拍什么、怎么拍、如何呈现,却是至关重要的。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请问您最喜欢的一个汉字是什么?


筱山纪信:筱山纪信。日语中汉字的发音分为音读和训读。Kishin是音读,Michinobu是训读。估计只有亲戚会叫我Michinobu,但 Kishin读起来朗朗上口,所以很喜欢。

 

VISION:如果只能选一个字的话,请问您选哪个?


筱山纪信:不行,四字的好,不能选一个字。我就选筱山纪信。

 

VISION:请问您最开心的时刻是什么时候?


筱山纪信:拍照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照片发表,当大家说:好棒!的时候会很开心。所以等《VISION》这期出版后,当你们看到我拍的照片,说照片好棒,那我会超级开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VISION:请问您选择为《VISION》拍摄的理由是什么?


筱山纪信:这是我第一次为中国杂志拍摄。现在像《VISION》这样有趣的杂志不多了。我之前和类似于《VISION》的欧洲杂志合作过,但它们全倒了。这样的杂志很难生存。主要是因为编辑们在一开始做的时候,会觉得什么都很有趣,什么都是新鲜的,但做久了以后,会觉得这个之前做过了,那个做过类似的,会厌倦。所以要坚持下来,很难。听说《VISION》已经有15年的历史了,很不容易。通常我不会在下雨的时候在室外拍摄,但因为《VISION》的创作自由度,让我觉得值得。它有它的特殊价值在,而手里捧着这份特殊价值的感觉,很棒。希望你们不忘初心,继续做有趣的事情。我去过20多次中国,但全是因为出差去的。拍过丝绸之路、大熊猫宣传册等。如果有机会的话,希望我们继续合作。比如请让我拍香蕉动物园的宣传册什么的。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请问您愿意成为《VISION》的专属摄影师吗?


筱山纪信:可以啊!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您的发型好像一直是同一个,请问您变过发型吗?


筱山纪信:我这是天然卷,一直是这样,没有想变发型。如果一直拍一个人,也许会感到厌倦,但是发型不会。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您看自己以前的作品,会觉得无聊或者后悔吗?


筱山纪信:我不看以前拍的照的,旧照就随便它们去吧。



 (拍摄花絮视频)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text & editor  Foggy园长

editorial photo © Kishin Shinoyama

backstage photo © Cong Xinxin & Peng Yu

  designer  Sicong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 Magazine,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VISION Magazine

我们就是一本杂志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筱山纪信和《VISION》搞事,筱山纪信,VISION,照片,摄影,摄影师,日本,黑色,拍照,Kishin,见面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