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
2017-12-07 11:56 浏览:85 A+ | 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罗里·麦克林形容柏林时说,没有一座城市像它一样变化无常,也没有一个首都如它这般,遭人憎恨,令人惶恐,同时又让人一往情深。柏林的坚硬、严肃、理性和秩序充满了矛盾和诱惑,它有着大都市的通病,喧嚣、孤独和脆弱,也有着某种说不明的生机勃勃,因为有这样一群“戏精”在这里挥洒他们的创造力。

 


  填 缝 隙 的 人  

 

Jan Vormann不管走到哪里,都会随身携带一袋乐高,来治愈城市的伤痕。,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Jan Vormann不管走到哪里,都会随身携带一袋乐高,来治愈城市的伤痕。


填补建筑的方式有很多,水泥、砖石、木材或者新型建筑材料,然而柏林艺术家Jan Vormann选择了一种更为幽默而充满童趣的方式:用乐高填补城市的缝隙。但他并不愿意称自已的工作是“拼凑”(patchwork)。

 

从2007年开始,Jan Vormann发起了Dispatchwork运动,他和追随者在世界各地即兴地为旧建筑的缝隙填补上鲜亮的色彩,足迹从柏林开始,走过纽约、旧金山、阿姆斯特丹、图卢兹、巴黎、威尼斯、台北、瓦尔帕莱索、圣保罗等240多个城市。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Torstraße 7, Berlin,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Torstraße 7, Berlin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Kupfergraben, Berlin,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Kupfergraben, Berlin


Rheinhardtstraße, Berlin,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Rheinhardtstraße, Berlin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Dorotheenstraße, Berlin,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Dorotheenstraße, Berlin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Karlplatz, Berlin,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Karlplatz, Berlin


正在专心填补缝隙的Jan Vormann。,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正在专心填补缝隙的Jan Vormann。


这些看上去有点幼稚的材料与斑驳的、摇摇欲坠的建筑形成鲜明的对比,重新唤起了它们的生命力。Jan Vormann试图找到更具历史背景或者政治含义的位置,其中一个地方是柏林格鲁内瓦尔德火车站的背后,这里是二战时纳粹运送被驱逐的犹太人前往隔离区与集中营的地方。“我不想使用视觉上黑暗或者沉重的元素,这些有趣的积木可以为环境添加更加丰富多彩的现代感,而且对世界上的每一个人而言都可以感受到希望,甚至可以吸引人们与它互动。”这种可逆的街头艺术形式,能够随时拆除并且让墙壁恢复到原来的状态,在治愈城市的同时也引发了关于公民对当代公共空间的思考。

 

每个人都是城市的参与者,每个人都可以在公共空间中表达自己,Dispatchwork更像是Jan Vormann和朋友们的一种理想主义的广告,将建筑、行为主义、艺术和城市干预之间的界限模糊成一种空间实践。它免费的放在那里,让人们注意到并且去理解艺术家的想法,以及建筑背后的故事。在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是空间的参与者,每个人都在分享信息,可能是丑陋的,可能是愚蠢的,也可能是有趣的,一切都在发生,一切随时可以改变。当建筑消失,这些生动的拼图将回归玩具盒,成为下一次城市建造的素材之一。

 

有兴趣加入到Dispatchwork项目的朋友不妨登录https://www.dispatchwork.info/

  



 刷 井 盖 的 人 



Emma-France Raff,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Emma-France Raff

 

你有没有在每天走过的街道上发现一个设计精美的井盖?也许有过,也许没有,因为通常下水道井盖或者其他城市公共设施的外观并不像它们的功能一样被人欣赏。然而柏林的一位艺术家Emma-France Raff被这些井盖本身的美丽所吸引,2006年开始,用两把刷子和一桶墨水发起了名为Raubdruckerin(Pirate Printers, 海盗打印机)的项目,一起将井盖上独特的图案翻印到纺织品或者纸张上。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Raubdruckerin的slogan是Discover The Cities。,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Raubdruckerin的slogan是Discover The Cities。


Emma-France Raff出生于葡萄牙里斯本,后来和印刷艺术家的父亲Johannes Kohlrusch一起搬到柏林居住。她发现柏林的井盖有着独特的几何图案,有些还有当地的名字,比如著名的Mitte、Kreuzberg、Neukölln和Friedrichshain街区都有自己的模式。她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和她一样,探索城市中容易被忽视的表面和街道上看似微不足道的细节,因为这些才是真正属于城市的设计。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Raubdruckerin邀请市民参与到刷井盖的过程中。,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Raubdruckerin邀请市民参与到刷井盖的过程中。


Raubdruckerin的大部分作品都使用的环保型水性墨水在现场创作,因此整个制作过程都发生在公众的视线中,而且取决于天气、季节、时间、行人等不断变化的因素,每一件作品都是不可复制的。Emma-France Raff希望“激发我们对周遭关系的认识,激发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对隐藏美景的敏感。”通过这个过程,从另一种思维和角度与城市交流、与街道交流、与当地人交流、与社区交流。他们还定期举办街头印刷工作坊,任何人都可以参与。从某些方面,它更像是一种记录城市路径的方式,或者称之为“城市的足迹”,当这些“坚硬”的足迹变成服饰的纹理,塑造成身体的形状,“城市”也变得柔软而流动起来。

 

现在这群“海盗”已经带着他们的武器——刷子和墨水,从柏林征战刀巴黎、阿姆斯特丹、里斯本,他们计划未来将在欧洲全境旅行,收集所有可能的图像。

 

如果想要购买Raubdruckerin的印刷品,可以登录https://raubdruckerin.de/en/

 



▲ 搭 棚 子 的 人 

 

Raumlaborberlin的8位脑洞大开的建筑师。,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Raumlaborberlin的8位脑洞大开的建筑师。


城市能有多好玩,取决于你的想象力。柏林的创意工作室Raumlaborberlin聚集了8个极富创造力的建筑师,他们发起了“实验建筑实践(Experimental Architectural Practice)”,通过建筑、城市规划、艺术和城市干预等有趣的方式,来改变城市空间,发现城市的潜力和新的活力。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X-Süd Labor, Köln, Germany,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X-Süd Labor, Köln, Germany

Raumlaborberlin与来自Kunsthaus KAT18的艺术家和建筑师共同讨论了关于未来宜居空间的想象。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Officina Roma, Roma, Italy,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Officina Roma, Roma, Italy

Raumlaborberlin与意大利的24名学生一起用垃圾建造的“别墅(Villa)”,厨房使用废弃的啤酒瓶,卧室是二手车门,客厅用的是旧家具和旧门窗。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Default Space 01: Hongkong Fountain House, HongKon

Default Space 01: Hongkong Fountain House, HongKong, China

探讨有限的水资源作为公共利益以及水处理基础的可能性。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Popup Monument, Frankfurt, Germany,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Popup Monument, Frankfurt, Germany

在为期10天的Museum Judengasse展览中,R aumlaborberlin打造了一个轻盈的临时性公共空间,泡沫象征着历史上犹太人地区的脆弱性,同时透明开阔的空间可以让参观者更好地进行讨论。


建筑师希望和公众一起探讨水资源的公共性,以及社交媒体与公共空间的关系,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Fountain House, Montreal, Canada

建筑师希望和公众一起探讨水资源的公共性,以及社交媒体与公共空间的关系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The Big Crunch, Darmstadt, Germany,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The Big Crunch, Darmstadt, Germany

用城市中被扔掉的材料搭建出一个向剧场“滚动”的旋涡,作为现代文明冲突的讨论。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Vortex, Den Haag, Netherlands,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Vortex, Den Haag, Netherlands

在海牙的TODAYSART音乐节上,他们搭建了另外一个“旋涡”,同样采用当地的废弃材料,这个看上去在自我运动的建筑是这个动荡的时代里我们无法看见的命运集合。


讨论资源浪费和资源稀缺的话题。,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Temple of No Shopping, Nürnberg, Germany

讨论资源浪费和资源稀缺的话题。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Soap Opera, Essen, Germany,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Soap Opera, Essen, Germany

将旧煤矿改造成文化场所,首先从清理开始,这些漂浮在空间中的白色气球如同矿工们在浴室里清洗的肥皂泡,同时观众也可以真正参与到这场肥皂剧的演出中,让回忆再现。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Ka No // What Now? Tromsø, Norway,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Ka No // What Now? Tromsø, Norway

Raumlaborberlin受邀为Tromsø文化规划部设计的公共空间,探讨城市认同感,以及环境与人的关系。

 

在Raumlaborberlin看来,每一个市民都可以是建筑师、艺术家,没有人比他们更熟悉自己生活的地方。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一点一滴的改造着城市的细节,这些属于他们的空间像网络一样连接,相互交融、影响着城市的发展。因此在一个项目中,他们都会尽可能地让更多的市民参与进来,让更多的人有机会了解、理解并使用城市的能量,比如2005年为柏林共和宫制作的特别装置Der Berg,2013年为Templehof机场发起的Responsive Masterplan,2014年和2015年在慕尼黑发起的Hotel Shabby Shabby和Apartment Shabby Shabby计划,为瑞典哥德堡兴建的海滨浴场等等。通过这些奇思妙想的项目将空间和人的经历、体验融合在一起,把城市空间变成完全不同的、全新的氛围。

 

在这些项目中,建筑不再只是属于建筑师和城市管理者的话语权,也不只是一个孤单地客体,而是和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的历史的一部分,它更是一种工具,一种寻找城市未来可能性的途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城市的缔造者,We building the city together。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欢迎查阅更多关于Raumlaborberlin项目的报道。




text & editor  车晟,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text & editor  车晟

photo ©  JanVormann, Raubdruckerin, 

Raumlaborberlin

designer  Dongyan Wang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VISION Magazine,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VISION Magazine

我们就是一本杂志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柏林的戏精都在玩什么?,柏林,建筑,井盖,Raumlaborberlin,Vormann,Jan,Raubdruckerin,建筑师,公共空间,Emma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