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

2018-03-20 11:00 浏览:209 A+ | A-


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人民自拍有力量。

 

在朋友圈发自拍,可以让手无寸铁的亲朋好友将你屏蔽。

在美术馆自拍,可以让价值20万美元的艺术作品瞬间灰飞烟灭。

 

 

📷 📷 📷

小拍怡情,

强拍灰飞烟灭。

 

2017年7月的某一天,本应是洛杉矶The 14th Factory美术馆平凡的一天。馆内正在展出Simon Birch等艺术家的作品。但在这天,美术馆迎来了一位不平凡的客人。这是一位神秘的黑色长发女子,走进展区后,她开始自拍。为了寻找最完美角度,她蹲下来靠在陈列展品的柱子上。就在那一刻,多米诺效应出现了,女子靠着的柱子倒了,紧接着,整个大厅的柱子全都倒了,价值20万美金(约130万人民币)的作品全被毁了。

 

大型多米诺效应现场。图片via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大型多米诺效应现场。图片via网络。

 

被毁坏之前的展览现场。图片via Instagram 用户@cmonstah,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被毁坏之前的展览现场。图片via Instagram 用户@cmonstah

 

这种事情绝对不是第一次发生。

 

2016年5月,一名游客将里斯本罗西欧火车站拥有126年历史的葡萄牙国王 Dom Sebastiao 的塑像撞到在地,据说他当时正在自拍。

 

图片via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图片via网络


2016年11月,一位游客和一尊描绘米迦勒(Saint Michael)的塑像自拍时,将这件珍贵的艺术品撞到在地。

 

Saint Michael雕像。图片via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Saint Michael雕像。图片via网络。

 

被撞倒后的Saint Michael雕像。图片via twitter。,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被撞倒后的Saint Michael雕像。图片via twitter。

 

责任在谁并不是今天要讨论的话题,但此类事件倒是印证了一个事实——

 

逛美术馆最重要的不是看展览,

而是,

自拍。

 

图片via instagram账户@museumselfies,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图片via instagram账户@museumselfies

 

自拍已经是现代人生活中的常态行为,成为我们文化认同的一部分,Instagram的风靡便是最好例证。与此同时,自拍文化也对一部分策展人的理念产生巨大冲击。如何使展览吸引更多观众来自拍,被他们纳入考虑范畴内。无论我们喜不喜欢,以自拍为卖点的展览已成为博物馆、美术馆、画廊争夺的焦点。策展人和艺术机构老板们希望展览的照片更多出现在instagram上,出现在微信朋友圈里。在这个意义上,论某些当代艺术家的成功因素,自拍文化难逃干系。

 

 

📹📹📹📹📹📹📹📹

📹📹📹📹📹📹📹📹

寒风中的30秒

 

草间弥生(Yayoi Kusama)去年在纽约画廊David Zwirner Gallery展出的“镜屋”(Infinity Mirrored Room) ——“Let’s Survive Forever”和“Longing forEternity“吸引了无数观众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却依然坚持排队。在“Let’s SurviveForever”的展览空间内,观众被允许逗留1分钟。而在“Longingfor Eternity”里,观众只能呆30秒。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 Let’sSurvive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 Let’sSurvive Forever, 2017, Courtesy of Sarah Cascone. Via: Artnet.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 Let’sSurvive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 Let’sSurvive Forever, 2017,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Via: Town & Country.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Longing for E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Longing for Eternity, 2017,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Via: Arte Fuse.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Longing for E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Longing for Eternity, 2017, Courtesy of David Zwirner. Via: Pinterest.

 

主办方希望给更多观众提供参观机会的初衷是好的,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难道这场展览的欣赏价值只有30秒么?

 

在艺术作品面前呆30秒,可以干什么?

也许,正好够拍一张自拍。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 Let’sSurvive

Yayoi Kusama, Infinity Mirrored Room: Let’sSurvive Forever, 2017, Courtesy of The New York Time. Via: Nytimes.

 

社交网络关于此次展览的评论中出现了不少诸如“在这个展览里,你只有一次拍照机会”之类的段子。甚至有媒体专门刊载了如何在该展览中快速拍摄一张完美自拍的攻略。

 

 

🎥

🎥🎥

桑拿天里的12小时


2013年夏天,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展出的“雨屋”(Rain Room)设在馆中一个100平方米左右的昏暗房间里。屋内,大雨持续不断,但是屋中的雨和屋外的雨却完全不同,因为不管人走到哪里,都不会被淋湿,就好像是雨在躲着人一样。据说有观众为了体验“雨屋”足足等了12个小时。纽约时报中文网关于此次展览的一篇报道题目名为“排队9小时看雨屋,纽约人疯了吗?”。

 

观众们在‘Rain Room’现场,2013,图片via Mario Tama/Getty Imag

观众们在‘Rain Room’现场,2013,图片via Mario Tama/Getty Images

 

观众们在‘Rain Room’现场,2013,图片via Mario Tama/Getty Imag

观众们在‘Rain Room’现场,2013,图片via Mario Tama/Getty Images

 

观众们在‘Rain Room’现场,2013,图片via Mario Tama/Getty Imag

观众们在‘Rain Room’现场,2013,图片via Mario Tama/Getty Images

 

有艺术评论家对观众的疯狂行为作出了解释——

浸入式艺术越来越流行,人们愿意在高温的天气里排队受罪,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大家可以在展览现场自拍。

 

 

📷

一次性拍够,不走回头路

 

位于洛杉矶的“冰激凌博物馆”(The Museum of Ice Cream)正是赶上了这趟自拍文化列车,成为了instagram上的“网红”。博物馆每次入内不超过十个人,也不能走回头路,国内一些知名旅游网站上关于此博物馆给出的建议是——

因为博物馆不能走回头路,所以每个房间一定要拍够自己满意照片。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he Museum of Ice Cream现场。图片via 网络

 

 

📹

📹

正确的方式 VS 正确的姿势


2017年底刚结束的teamLab展览“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曾一度刷爆朋友圈,排队五六小时是常态。从面相学分析,队伍中一些观众如果跌倒了,下巴可以把地面戳出好多个洞。展览现场并没有美术馆惯有的空调冰冷感,因为人多,热,气味也堪忧,可是观众们依然坚持站着拍,坐着拍,躺着拍,趴着拍。人多的时候,一排镜子前的地面上同时躺着十多个人拍照。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现场,2017。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现场,2017。图片via 网络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现场,2017。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现场,2017。图片via 网络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现场,2017。图片via 网络,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现场,2017。图片via 网络

 

某门户网站给出的看展攻略很直白地写成了拍照攻略——


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

🎥🎥🎥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一些官方数据显示,此类“网红展”的观众平均年龄显著下降。从逻辑上讲,这对艺术行业是一件好事,并且,这类展览也更容易获得商业支持。当“冰淇淋博物馆”在纽约展出时,得到了30家企业赞助商的支持; 29间客房中有7间由品牌赞助,甚至还有一个有鞋履品牌赞助的T台,观众可以在这个T台上穿着该品牌的鞋子练习“猫步”。还有另一间展厅基本上沦为了某APP应用推广活动。

 

即使是在反智主义大行其道的当下,也一定有观众可以判断出这场展览是不是一个“自拍制造工厂“,也许这正是“网红展”观众低龄化的因素之一。但问题在于,艺术机构也深谙其道,每一场展览的公关宣传,都尽可能拜托网红和大V们说尽好话,在病毒式网络营销战略的影响下,是不是每一位观众都能辨认他\她所信任的网络红人说的是不是真话呢?

 

抑或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地主家也没有余粮,美术馆也要吃饭。可是美术馆到底靠不靠票房活,这就是另一个次元的话题了。

 

据说有件事叫作商业与艺术双丰收?人类听闻此事后的表情参照下图远景处……

 

图片via instagram账户@museumselfies,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图片via instagram账户@museumselfies

 


📷📸📷📸📷📸📷📸📷📸📷📸📷📸📷📸

📷📸📷📸📷📸📷📸📷📸📷📸📷📸📷📸

自拍KING,自拍QUEEN


“网红展”是好是坏,人类各有品味,但论自拍出名,我们格局可以大一点,美术馆未必是个自拍好地点。这个叫作“MrPimpGoodGame”的instagram账号主人从来只发同样的头像,同样的表情,背景从来不讲究。

 

他赢得了118000粉丝。


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ext & editor  Fake 亚历山大王,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text & editor  Fake 亚历山大王

  designer  二十一


  text & editor  Fake 亚历山大王,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我用一张自拍照坑了美术馆130万,美术馆,自拍照,自拍,博物馆,Room,Museum,Ice,Cream,Yayoi,Kusama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