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

2018-12-26 00:00 浏览:107 A+ | A-



2018年可以说是中国当代艺术,尤其是和公共艺术交叉领域的在地性艺术的爆发年,2018年的夏天日本越后妻有大地艺术节引发中国媒体的空前关注,使得艺术界集中关注并且讨论了国外艺术如何参与乡村建设的问题,同样也是2018年末,乌镇艺术节发布了2019年度的展览计划,而几乎不久之后筹备已久的广安田野双年展也终于拉开了帷幕,广安田野双年展从今年夏天发布启动,引发了艺术界对于乡村田野实践的诸多想象,首先这次双年展由庞大的重量级艺术家群体构成,涵盖了老中青三代艺术家,而与此同时,也是第一代中国独立策展人冯博一和顾振清的首度联袂合作,第三,用双年展的模式进行乡村艺术实践和在地性艺术项目,这种形式在当代艺术领域尚属首次,这三点说明了这个双年展的特别之处,也形成了令人期待之处。


梁漱溟先生,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梁漱溟先生


关于乡村建设在中国近代历史中是一个漫长而且值得讨论的问题,从梁漱溟到费孝通,再到晏阳初先生,贯穿了晚清至新中国以来的乡村建设以及相关话题的讨论,因为构成中国社会的庞大的农业群体,乡村问题某种程度上是中国社会的基础问题,近代史中的知识分子津津乐道谈论乡村问题,文学界出现乡土文学现象,以及延伸到中国电影第五代第六代电影中的县城青年和乡村叙事构成了中国近现代历史中的独特风景线。


城乡变迁中产生的《小武》,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城乡变迁中产生的《小武》


而在此其中有关于艺术介入乡村建设的尝试,首先追溯到古元在三四十年代延安时期的农村文化运动,而今天艺术界讨论艺术乡建,这既是一个老问题也是一个不断更新的问题。中国当代艺术与乡村的特殊关系体现在70年代末以来伤痕美术开始的复杂关系,因为政策性的迁徙构成了中国城市向农村五六十年代的移民,这部分知识青年后来很多人 成长为乐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坚力量,比如徐冰,陈丹青等都曾有这种迁徙经历,而在九十年代以来市场经济的发展,构成了三十余年来农村人口向城市的迁徙,形成了艺术文学以及电影中的描绘对象,事实上很多更为年轻一代的艺术家也是从县城,五六线城市向一线城市新移民的结果。


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作品介绍 


从艺术家构成和大时代的人口流动构成了今天在艺术作品中描绘的景象,伴随而来的是关于“怀乡”等诸多话题的反映。如果说早期的当代艺术的开始始于罗中立的《父亲》和何多苓《春风已经苏醒》这样的农村题材,那么如今的当代艺术的乡村讨论深化到了艺术项目的量级,从早先的平遥国际摄影节,连州国际摄影节,还有近些年的乌镇艺术节,隆里新媒体艺术节等构成了这种艺术项目对于乡村建设的反馈,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许村艺术计划,碧山计划,石节子美术馆这样的实验艺术项目的尝试。当代艺术的乡村事件越来越呈现出当今的多样性和复杂性。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刘建华  Liu Jianhua

火焰  Flame 

可变尺寸  Variable size

瓷  Porcelain

2016-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宋冬  Song Dong

365个赞   365 LIKE

可变尺寸  variable size

陶瓷装置、塑料草垫  ceramic installation,

 green plastic sward

2016-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隋建国  Sui Jianguo

中国制造  Made in China

12 ×2.3×2.6 m

集装箱作品  container works 2010


广安田野双年展正是多样的乡村建设项目中的一个典型案例,广安田野双年展与其他艺术项目复杂性在于项目实施地的复杂,在广安田野双年展中艺术家面对的是三种空间结构,首先是自然空间,其次是文化遗产空间,最后还有当代村庄空间。这种与以往当代艺术呈现的美术馆空间完全不同,既是对于艺术家适应空间和阅读空间的考验,同时也是对于艺术家对于当地文化和艺术介入大众方式的考验。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陈文令  Chen Wenling

港湾  Harbor

205×215×660 cm 

铜、烤漆  Bronze、car paint

2011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陈文令  Chen Wenling

别开异境  Another Wonderland

386×250×330 cm 

综合材料   Mixed media

2017


范勃  Fan Bo,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范勃  Fan Bo

一次诗歌复制  One Time Poetry Duplication

尺寸可变  Variable size

装置:泥土、草皮  Installation: soil, turf 

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何工 He Gong

灿烂的黑  Splendid Black

500 ×250 ×400 cm

装置  Installation

2018 


不知是否本届双年展的主题“守望原乡”是2014年策划人之一的顾振清先生“原乡”展览主题的延续,那个展览在西安贾平凹艺术馆举办,而15号隆重开幕的“守望原乡”在原来“原乡”的基础上增加了“守望”,可见当“原乡”进入真正的乡野的时候转变成为一种“守望”的态度。


顾振清先生2014年策划的“原乡”展览,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顾振清先生2014年策划的“原乡”展览


开幕式上,总策展人一山提到,双年展选择“原乡”这个主题,是因为原乡就是乡村的根、本、源,其内涵包含农耕文化,乡土文化和院落文化,农耕文化是中华民族从农业社会走过来的对土地的敬畏,对大自然的亲近,对天人合一的崇拜,乡土文化是对农耕社会生活的一种解读,表现为人们向往的田园生活、人间烟火、儿时耕读等等,是人们对这种诗一般的慢生活的精神家园的向往与回归。策展人之一的顾振清提出,中华文明历来强调天人合一、尊重自然的悠久传统,强调的是当代艺术家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中国乡村生态环境的人文情怀。“守望原乡“的乡村建设及其文化实践,重视的是深化当代艺术家对深度中国的文化根性的挖掘和探究,活化对农耕文明的文化原型和历史记忆的追溯和认知。策展人冯博一则认为:即以广袤的乡村而延伸出艺术与公共空间的特殊景观,构成一种有意味的转化。可见策划团队希望通过“守望原乡”这个主题能用当代艺术的方式激活乡村的文化。这既是对于乡村文化的回归,也是对于当代艺术展览形式和创作形式的拓展。


总策展人一山致辞,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总策展人一山致辞


策展人顾振清,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策展人顾振清


策展人冯博一,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策展人冯博一


在展览现场,青年艺术家李波既是一名活跃的当代艺术家也是一名四川本土艺术家,早在中央美术学院读研期间,他用故乡的土创作了一系列的当代艺术作品,而本次他带来的作品是以当地的土为材质制作了漂浮于广安水域上的类似于“船”的意象物,在文学意象中“船”作为漂泊和归来的形象出现,暗示着人与故乡的关系以及人与土地的关系,李波用本地的水土为媒介体呼应了“守望原乡”的主题,另外一位四川籍艺术家焦兴涛同样以当地材料竹子制作了“望乡”装置,焦兴涛先生一直以来致力于艺术介入乡村的“羊磴计划”,本次他用这样一件庞大的在地性创作来体现他对于“守望原乡”的理解。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李波  Li Bo

浮土 Floating land

可变尺寸 Variable Size

行为影像 Behavior image

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焦兴涛 Jiao Xingtao

望乡  Looking Far away to Hometown

可变尺寸 Variable Size

装置  installation

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王度  Wang Du

龙女的簪子  The Dragon Girl's Hair Clasp
地景装置  The landscape installation 

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杨千  Yang Qian

钻石梯   Diamond Ladder

320 ×320 ×240 cm

人造钻石、木、钢、镜子  Artificial diamond, wood, steel, mirror

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杨心广  Yang Xinguang

山们   Mountains

可变尺寸  variable size

水泥  Concrete

2018


王度的作品《龙女的簪子》制造了一个伪造的考古现场,用一种近乎怪诞的形式形成了广安田野双年展的一道奇观,用这种伪造的方式串联了过去和现在的田野关系,这件作品的表达方式具有当代艺术视觉表达特殊的幽默性。而杨千的作品《钻石梯》和孙原的作品《信口列传》,以及杨心广的作品《山们》,在乡村自然区域制造了几个突兀的奇观,这些作品将以往当代艺术展示的白盒子空间转化为户外公共自然空间中,形成了一种视觉上的奇观。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雅各布·达尔格伦(瑞典)Jacob Dahlgren 

抽象的奇妙世界  The wonderful world of abstraction

直径:5米、高度:4米  Diamter: 5m, Height: 4m

装置:钢材,彩带  Installation:Silk ribbon and steel

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李枪  Li Qiang

介子园的乡愁之一   One of the Nostalgia of Mustard Garden

285×250×4 cm 

杂志、书   Magazine、book

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孙原 Sun Yuan

信口列传  Hypothesis Biography

装置  Installation

2018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尹秀珍  Yin Xiuzhen

南极   Antarctica

行为装置事件  Act-installation-happening

12x15 m

综合材料   Mixed media

2018


瑞典艺术家达尔格伦作品《抽象的奇妙世界》一经落成,引来当代居民的围观,成为当地居民与作品互动的典型,另外还有尹秀珍的作品《南极》,以棉花等综合材料为材料,艺术家在作品展出后宣布观众可以将其拿走,引来了当地居民的疯抢,艺术家尹秀珍意图用这件作品反映当今的全球变暖现象与人类活动的关系,尹秀珍女士的作品作为一次事件成为本次双年展的公共事件传播开来。另外本次广安田野双年展在作品形态上也呈现出了多元特点,以装置和雕塑为主,其中也有李枪这样的二维平面实验作品,此外还有应天齐的影像装置以及管怀宾的影像作品。除此之外也有部分艺术家的作品选择以艺术家现有创作构成,意在为广安本地居民引入只有在北上广这样一线城市的艺术作品,这次广安田野双年在在地性和普遍性中找到了一个平衡点,既体现了当地文化和当代艺术的关系,也将好的当代艺术作品引入到广安本地,为本地居民就距离观看当代艺术展提供了机会。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应天齐  Ying Tianqi

消失的故事  Disappeared Story

影像,2016年11月,安徽省芜湖古城拆迁地现场  video of Anhui Wuhu ancient city demolition site, November 2016


路漫漫|广安“田野双年展”模式,顾振清,田野,冯博一,艺术界,双年展,装置,乡村,当地,广安,原乡

管怀宾  Guan Huaibin

流隙  GrapDribbling

9分25秒   9'25'' 

影像  Video

2018


广安田野双年展的开幕意味着当代艺术实践和乡村改造探索的开始,作为第一届的广安田野双年展在作品的实施和呈现上已经实现了“艺术介入乡村”的目的,这对于当代艺术工作系统欠缺的广安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第一届的广安田野双年展必然是筚路蓝缕的艰苦尝试,特殊的场地和特殊的针对群体,以及艺术实践稀少的乡村领域对于策划团队实施这样一个展览带来了太多的难度,好在这届双年展开幕了,相对于困难,这样的尝试能开始便是成功的一半,我们有理由期待在2020年广安田野双年展能呈现一个更为优质的当代艺术乡村实践项目,也许这正是中国当代艺术界和乡村领域的有识之士对于艺术乡建新模式的总结和尝试,最终形成属于广安的“当代艺术时间”。



广安田野双年展开幕现场




守望原乡

2018广安田野双年展


总策展人:一山 

策展人:顾振清   冯博一 


联合策展人:Martina Köppel-Yang(德国)

执行策展:  谢蓉   张海涛   米诺

顾问:贾方舟   清水敏男(日本)  

 Claus Mewes (德国)   Felicity Allen (英国)

展览统筹:林怡   游艺

执行机构:艺琅国际 

开幕时间:2018年12月16日

 

展期:2018年12月16日-2019年5月10日

 

地点:中国广安 ∙武胜 

阅读原文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