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百林 | 秘境主义

2018-07-28 11:52 浏览:196 A+ | A-



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摄影

重现那再也不可能重生的存在

by. 傅百林



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逆转的光线:傅百林的秘境主义  

 


“真实地看待地球,那是一只漂浮在永恒寂静当中,微小而又美丽的蓝色星球;正如我们看待自己,其实不过是在这个地球之上,在那个于亘古冰冷中散发着光芒的魅力所在之处,聚集在一起的乘客和同类而已。”——阿奇博尔德·麦克利什。


1968年,宇宙飞船阿波罗8号成功完成了首次沿月球轨道载人飞行的任务。弗兰克·博尔曼、吉姆·洛威尔和威廉·安德斯沿着绕月轨道飞行了10次,到达距离月球表面仅60英里之内。第四圈环行的时候,当阿波罗8号从景色沉寂的月球之侧转而升起时,宇航员们突然被迎面而至的地球景象而感到震撼。那就是一颗悬浮在墨色如玄的外太空当中,静静闪烁着光芒的蓝色宝石。


威廉·安德斯,那位随身携带70毫米彩色胶卷的宇航员,首次用镜头捕捉到了我们身处的这一星球外表里程碑式的标志性图像。这一件单帧摄影作品,后来以“地升”之名而著称,为誉为“史上最具有影响力的环境摄影作品” 。2008年,历史学家罗伯特·普尔认为这张图像是环境主义运动本身的精神本源,并且它成为人类将太空竞赛的目的,从原本为了征服太空而转向保护地球重要性的伟大转折。无论这种意见准确与否,可以说这张图像彻底改变了人类以往对于风景摄影的有限视野。


「地升」,1968年12月24日。图片来源:威廉·安德斯,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地升」,1968年12月24日。图片来源:威廉·安德斯


我相信,看到傅百林新近系列摄影作品的观者,第一印象不可能不带有上述类似的感受,即这些图像仿佛是从其他星球表面上摄取的——也许是月球,或者是火星。基于人类近50年来无人或载人的星际探测历史,严肃地说,傅百林已具备从外太空摄取影像的可能并非戏言。他的作品图像中,明亮而崎岖的荒凉风景和突出的地形构造,几乎预示着在这世上已无法定位的莫名去处。那令人震惊的墨色天空下,正闪烁着恍若来世的微光。处处布满洞壑的峡谷撕裂了地面,仿佛火星的山脉延伸到令人头晕目眩的高度;冰冻的平原又在大片如火山喷发之际的抑郁天空下,焕发出另一种迥异的光芒。脊突状嶙峋的黄铁矿石岩如哨兵一样的并列横陈,仿佛史前文化的残迹,被万古的日焰凿刻成齿牙交错的凛冽盛景。


这批图像的印制尺寸也加强了那些超越人类体验的景观感受,它远远超越了我们的认知。持续在黑暗中释放出的威胁能量,让人感到敬畏而心生不安。在傅百林为数不多的彩色摄影作品里,在画面背景上端的那些沥青黑的虚无空间里,仿佛就带着巨大的可怕吸力;而前景里有着温暖金色调性的齿状岩柱,却又超乎寻常地施于我们一丝丝舒缓的安抚之情。


「月球表面」,静海(阿波罗11号登陆点)和月球充满陨石坑的表面导致位于左下方的尼尔·阿姆斯特朗被缩短

「月球表面」,静海(阿波罗11号登陆点)和月球充满陨石坑的表面导致位于左下方的尼尔·阿姆斯特朗被缩短的影子。登月舱在左上背景处。图片来源: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


「时间的缝隙 - 冷山 No.1」,2017年。图片来源:傅百林,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时间的缝隙 - 冷山 No.1」,2017年。图片来源:傅百林


虽然有着脱俗的外表,其实傅百林确实是稳稳地站在这个地球上,而且还是于一场在甘肃省的旅行中拍摄了所有的照片。这些充满星际感的视觉效果,其实是通过一种很容易迷惑视觉的简单障眼法来完成:合成的负片效果在印制之前,通过数字手段进行逆转——于是白天变成夜晚,黑暗变成光明,阴影变成了高光。深邃之感就在相纸表面上浮动,反之亦然。显影过程中的手段虽说有那么一些对于“逆转”的影响,但对于艺术家而言,技术只是次要的思考。


“这些冰川地区的图像都来自深入甘肃几百公里内的无人地带。到达那里异常困难,甚至当地的向导也不愿意带领我们进去.他们警告我们说那里太危险。确实,在冰川上行走极度疯狂,我们当时已经身处海拔5000米的高地,但不得不为了拍摄而再继续上行至6000多米之处。”傅百林告诉我,去采集这些素材而竭尽的努力和为了到达目的地所冒的风险,全部都穿透在这批摄影照片背后。而当彼时,真正站在那些景象面前,他只为人类无尽的脆弱渺小和荒凉宏伟的自然景观之间的巨大反差而感到悲悯。


这种悲悯的情怀不由让我想到,风景摄影的历史其实是和冒险主义、旅游业和环境保护论联系在一起的。决意在社会发展改变一切之前,就去记录美国自然风景的安塞尔·亚当斯,可能是早期摄影探险家当中最为知名的一位。他的毕生创作努力,使得美国众多壮美的国家公园被载入影像史册。尽管带有明显的环境主义意识,他依然坚持自己对于摄影创作的理念,“我得以实现理想中的场景:并不源于这个主体客观就那么显现于现实当中,而是它如何唤起我的个体感受,以及将如何必须在最终的显影中呈现出的模样”。对于傅百林的摄影初衷来说,我认为是相近的。当我问他关于技术方面的处理时,他回答道,“技术对于创造优质的视觉效果而言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还是发现风景,并且在风景和观看者之间创造出一种有距离的关系” 。


摄影史上,并不广为人知的还有新西兰伯顿兄弟的影像纪录。伯顿兄弟率先使用了移动暗房,从而使得他们从容穿行在新西兰南北两岛以及萨摩亚、斐济和汤加等国之间,记录下沿途的风景和村庄生活。他们的摄影作品是现存在上述地区被殖民统治之前的重要史料,然而也成为反映早期旅游业态,并鼓励英国工农业者移居到那一片南太平洋的花园岛国去的导体。他们下决心采集并记录的客观影像,既反映了摄影师被当地景色所吸引的强烈愿望,也加速了欧洲社会前往销毁那一片“自然天堂”的殖民进程。有趣的是,伯顿兄弟也是最早一批记录移居新西兰的华人移民境况的摄影师群体之一。


傅百林当然不会遵循伯顿兄弟那样严苛的旅行拍照传统,但他却冥冥之中走了同样的实践之路。摄影,正如伯顿兄弟充满旅游风情的作品,其实也是一种宣传的形式;它引导观看者去想像图像中所呈现的事实,即使是某一类的,属于摄影家的现实。傅百林通过看似简单的光线逆转手法,同样展现了这样一种事实,一种介于甘肃的冰川和火星般荒岭之间的现实。这种简单的逆转,将观者的视觉引至一种幻象的地步。山峦显得更加高耸,冰川的细节使得整个画面看起来像是浮现在银河系当中,让人不禁感慨到斗转星移之间,时光已超越人类的能力范畴,主动完成了自然的鸿篇巨制。


“风景和摄影都是一种关于时间的进程;山脉需要千秋万代去累积和变迁,摄影虽然时效相对较短,但内核是一样的。”傅百林说。


「时间的缝隙 - 金山 No.6」,2017年。图片来源:傅百林,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时间的缝隙 - 金山 No.6」,2017年。图片来源:傅百林


摄影通常在于争夺分秒,而地质学意义上的时间则会跨越数百万年。凝神注视苍山的时候,我们通常会试图看见一些变化着的轨迹。我们会为地质学意义上时间的突然变迁而感到莫名兴奋,回到人的本性来说,我们关注自身对于周遭时空规模变化的感知。最近,珠穆朗玛峰由于岩石的坠落而缩降了几米的高度,从而成为横扫全球的新闻头条——山脉的被迫下降导致靠近我们的水平线,是多么值得“庆祝”的一件事情。


有些图像则无疑是在试图超越现实。超现实虽不世俗,它在有形的荒谬之间依然饱含着理解的可能——你并不会在观看达利的一幅风景绘画作品的时候,去费劲地思考现实和超现实之间是否达到了和谐。超现实主义其实就是一种瞬间易懂的荒诞图景。所以,傅百林的作品和雷内·马格利特充满逆转思维的作品,特别是其「光之帝国」系列画作的风格一样,简单,又超越客观。


「光之帝国」,雷内·马格利特,1950年,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光之帝国」,雷内·马格利特,1950年


「光之帝国」的表面其实并无太多的超现实因素。它不过是把白日和夜晚并置,完成一个单一的矛盾空间,却轻易地将人们生活经验的基础认知而彻底颠覆。在通常的理解中代表明亮和安宁的日光在画面里直接导致人们在黑暗的夜晚才会感受到的疑惑和不安。天空的亮度变得让人心绪不宁,房屋树丛中的幽暗也显得非常凝重。事物的常态秩序在这里被彻底逆转;于是日常街区中的安全感,在此刻变得犹如末世降临般的不可依靠。


说到这里,马格利特的另一幅作品「安海姆的土地」也随之映入我的脑海。马格利特试图幽默地将德国浪漫主义艺术家卡斯帕·达维德·弗里德里希那令人惊叹的的画风,和美国诗人埃德加·爱伦·坡笔下完美且充满想象空间的故事整合在一起,突出了一片以形似大鸟的山脉作为背景,而近景却端放着一只被遗弃鸟巢的神秘之境。马格利特期冀以其魔幻般的想象生命力渗透至画面中的远山,从而强迫观看者将自己对于山脉的全部理解,转换为一个具有行为意识和机能的个体。


「安海姆的土地」,雷内·马格利特,1948年,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安海姆的土地」,雷内·马格利特,1948年


傅百林的风景似乎对于山脉、冰川、湖泊和巨砾也有着类似的逆转力量。正如他的摄影作品所提示的,这是一些关于时间效应的作品,但或许,它们也正代表着类似上述客观自然生发出的某种内部机能?这些风景摄影通过对于光线的逆转和数字化的处理,造就出不可思议的去处,成为看似危险的,并不宜居的存在。在那些存在之内,自然事物的秩序已被颠覆,白日变成夜晚;所有交互的秩序都如此令人敬畏,却又如此自然而然,同时又或许,永远无法实现。


「时间的缝隙 - 冷山 No.3」,2017年。图片来源:傅百林,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时间的缝隙 - 冷山 No.3」,2017年。图片来源:傅百林


说到这里,我可以认为傅百林其实依然遵循了安塞尔·亚当斯、伯顿兄弟、埃德沃德·迈布里奇等等摄影先驱者们的传统。他同样记录了那些在人为干预之前的自然属地,同样不失为好事。在他逆转了光线的那些理想境界里,也充满了对于世人的警示。这些警示仿佛在诉说着那些他曾经亲自涉足,而世人尚未践踏的地带,试图劝诫人们不要继续冒险,去破坏那种原发的美好生态。这种对于探险、旅游和环保主义的融合态度,足以让我们对着自然的离奇和神秘而心生敬畏,让我们从努力追寻和试图保护的欲望中抽身而退。


面对傅百林的摄影图像,观看者必将震撼于眼前广袤深邃的土地,也必将扪心自问,这种遥远的疏离感缘何而来。或许,身边时刻正在发生着的都市化进程已然逐渐将我们甩离这颗正在乘坐着的蓝色宝石,使得我们站在自己的土地上,宛若一众陌路的外星人。


魏皓啟 / 文

张婷 / 译

2017年6月



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部分作品  

  Selected Works  



「时间的缝隙 - 金山 No.6」,2017年。图片来源:傅百林,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金山 No.1 | 银盐 | 86.66x130cm | 2017


金山 No.3 | 银盐 | 86.66x13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金山 No.3 | 银盐 | 86.66x130cm | 2017


金山 No.5 | 银盐 | 130x97.68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金山 No.5 | 银盐 | 130x97.68cm | 2017


冷山 No.2 | 明胶银盐 | 86.66x13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冷山 No.2 | 明胶银盐 | 86.66x130cm | 2017


冷山 No.13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88x15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冷山 No.13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88x150cm | 2017


- 请横屏观看 -

冷山 No.14 | 明胶银盐 | 132x383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冷山 No.14 | 明胶银盐 | 132x3830cm | 2017


冷山 No.15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150x188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冷山 No.15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150x188cm | 2017


冷山 No.17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50x188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冷山 No.17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50x188cm | 2017


冷山 No.19 | 明胶银盐 | 97.68x13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冷山 No.19 | 明胶银盐 | 97.68x130cm | 2017


冰川 No.1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50x188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冰川 No.1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50x188cm | 2017


冰川 No.2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50x226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冰川 No.2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50x226cm | 2017


冰川 No.3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226x15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冰川 No.3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226x150cm | 2017


冰川 No.4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226x15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冰川 No.4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226x150cm | 2017


青海湖 No.1 | 明胶银盐 | 86.66x13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青海湖 No.1 | 明胶银盐 | 86.66x130cm | 2017


青海湖 No.2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88x15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青海湖 No.2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88x150cm | 2017


青海湖 No.3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50x120cm | 2017,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青海湖 No.3 | 摄影纯棉 硫化钡 | 150x120cm | 2017


海 No.1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66.75x100cm | 2016,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海 No.1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66.75x100cm | 2016


海 No.3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66.75x100cm | 2016,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海 No.3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66.75x100cm | 2016


海 No.9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66.75x100cm | 2016,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海 No.9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66.75x100cm | 2016


海 No.18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66.75x100cm | 2016,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海 No.18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66.75x100cm | 2016


海 No.20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100x150cm | 2016,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海 No.20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100x150cm | 2016


海 No.21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73x114cm | 2016,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海 No.21 | 收藏级喷墨打印 | 73x114cm | 2016



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展览经历  

  Exhibition Experience  



主要个展

2017 

-「域 · 见」LIYA计划,临港当代美术馆,上海,中国

-「时间的缝隙」,Liang Project Co Space,上海,中国

2016 

-「沧海观」,雅巢画廊,上海,中国

 


主要群展

2017

-「布拉格中欧国际艺术双年展」,布拉格国际展览中心,布拉格,捷克

-「影像上海艺术博览会」,德玉堂画廊,上海,中国

-「TIME」Liang Project & F Space,上海,中国

-「PHOTO MANGDANGSHAN」,芒砀山户外影展,河南,中国

 


SELECT SOLO EXHIBITIONS

2017  

-  YU · JIAN: LIYA Plan, Lingang Contemporary Museum, Shanghai, China

-  The Crack of Time, Liang Project Co Space, Shanghai, China 

2016

-  The View of Seas, Yard Gallery, Shanghai, China



SELECT GROUP EXHIBITIONS

2017

-  The First China-Europe International Art Biennale of Prague, Prague, Czech Republic

-  Photo fair Shanghai, Matthew Liu, Shanghai, China

-  TIME, Liang Project & F Space, Shanghai, China

-  PHOTO MANGDANGSHAN, Mountain Mangdang Outdoor Photo Exhibition, Henan, China



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傅百林 | 秘境主义,傅百林,秘境,冰川,纯棉,冷山,银盐,硫化钡,月球,山脉,伯顿


Email  |  info@liangproject.com

官方网站 | www.liangcogallery.com

开放时间  |  周二至周日 10:00 – 18:00

地址  |  上海市普陀区莫干山路50号18号楼102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