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夏可君——墨分五色:于洋绘画的“间色”韵化

2018-12-14 18:18 浏览:122 A+ | A-

©HdM GALLERY 北京

展览现场,于洋 | 物极必反,2018


墨分五色:于洋绘画的“间色”韵化

文:夏可君


中国当代艺术与水墨艺术缺乏一种来自理性的反思追问态度,如何既要有着水墨的韵味,又要接纳西方概念艺术的反思性?即,如何回到绘画平面上,接续极简主义,还能够在平面空间上打开一个“间薄”(infra-mince/infra-nuance)空间,充满细微的变化,并且具有中国文化水墨的韵味,这还是一个尚未完成的工作,于洋这几年的水墨装置绘画作品就试图回应这些困难的转化。

展览现场,于洋 | 物极必反,2018,评论 | 夏可君——墨分五色:于洋绘画的“间色”韵化,于洋,间色,夏可君,墨分五色,水墨,木条,绘画,韵律,纸本,色条©HdM GALLERY 北京

展览现场,于洋 | 物极必反,2018


如何在传统架上绘画与当代观念制作之间,打开一个更为活化与自由的“间域”(Betweenness)空间,并且赋予其色彩的细微美感?既要保留水墨的韵味——水墨的水性与墨性体现为形式与节奏上的韵律(传统是笔法的书写性,当代则可以通过制作的微妙性),又要有着抽象化的简化以及观念的思考(但又不同于西方的抽象与中国实验水墨的制作性)。

“物极必反”——这是于洋创作时所实行的双重“逆转”:既要逆转传统水墨的书写性,也要逆转西方概念的制作化;看似制作,却有着手感;看似墨晕,却触发材质丰富变化的错觉。


于洋以罕见的冷静来反思水墨秩序打破后的可能效果,思考自然秩序与人为秩序在“可塑性”上的转化,接续极简主义与偶发艺术的组合风格,但以水墨的细腻变化,以中国色的感知节律或音乐性,再次回到“墨分五色”的色彩关系上,以抽象的思维与观念的制作,重新安排空间与平面的关系,在绘画表面形成“凸凹的错觉感”,但又有着韵律的调节(当代的气韵生动),充分发挥墨感与色感在偶发随意组合与严格几何秩序之间自由表达的张力,这就形成了他最为鲜明,最为直观,最为迷人的宣纸木条抽象作品。

于洋,《墨分五色》,纸本水墨、木,140x108cm,2018(左),评论 | 夏可君——墨分五色:于洋绘画的“间色”韵化,于洋,间色,夏可君,墨分五色,水墨,木条,绘画,韵律,纸本,色条©HdM GALLERY 北京

于洋,《墨分五色》,纸本水墨、木,140x108cm,2018(左)

于洋,《无序与有序 No.4》,纸本水墨、木、50x50x13cm,2018(右)


于洋的色条作品,主要是在木条格子上贴上涂了不同颜色的宣纸,其色感主要是“中国色”——黑白素色与青绿赭色,使之具有极简主义的抽象性,这一条条的色带,有着细微的色彩变化,在平面空间上打开了一个个“区间”,木条之间的区间,基底的色彩与木条凸起之间的色彩对比与间错,色条之间的过渡,以及色条在画框内的镂空与套叠,等待,打开了平面的错叠色域空间,蕴含着中国文化的色晕错置感,有着中国文化窗格子景观的镂空感,形成了独有的间域化“间色”之美,也是于洋自己对于中国传统“墨分五色”的新思考。


“墨分五色”,也就是纯粹通过黑白的对比,利用墨色的细微差异,产生出更为丰富的色彩变化,对于于洋,这就是充分利用色条的建构中层层的错叠,形成韵律与错置的美感,形成其独特的“间色”,这有着几重建构方式:

于洋,《此物 · 彼物 No.2》,纸本水墨、木,120x118x17cm,2018(左),评论 | 夏可君——墨分五色:于洋绘画的“间色”韵化,于洋,间色,夏可君,墨分五色,水墨,木条,绘画,韵律,纸本,色条©HdM GALLERY 北京

于洋,《此物 · 彼物 No.2》,纸本水墨、木,120x118x17cm,2018(左)

于洋,《此物 · 彼物》,纸本水墨、木,120x118x15cm,2018(右)


 1,让线条具有了一定材质感的体积。以黑色宣纸或者赭色颜料等中国色,来包裹与涂抹木条,生成为栅栏一般的木条格子,色条之间的间隔也有着不同颜色的差异。不再是画出的墨线,而是与材质结合,具有一定体积与厚度,如同极简主义色彩的抽象线条绘画。


2,线条超越了平面,生成为装置作品,这些带有色感的木条,按照不同的长短来排列,看似有着规则,按照一定比例递进,其实并没有规则,很多时候在不同展览上可以重新排列,有时候甚至就是让布展工人自己来排列组合,这是艺术家对规则与偶发之间关系的思考,对理性与意外关系的思考。


3,这些“竖一式”色条,并非传统的“横一式线条”,具有传统的韵律,把“气韵生动”的形式转化为长短变化的色条节奏,但却是拼贴或者制作出来的,而且有时就是用实物:比如废弃的木条或者木块,排列为不规则的条状,在起伏与凸凹中,在现成品与绘画的关系上,色条进入一种色感的运行组合之中,而且充分利用了剩余物的残缺感,尤为具有现代性不确定的生存感受。

于洋,《墨榷》,纸本水墨、木,尺寸可变,2018,评论 | 夏可君——墨分五色:于洋绘画的“间色”韵化,于洋,间色,夏可君,墨分五色,水墨,木条,绘画,韵律,纸本,色条©HdM GALLERY

于洋,《墨榷》,纸本水墨、木,尺寸可变,2018


4,甚至,有时候,整个空间都被一种排箫式的音乐旋律感,带有不同颜色的条状物布满,让我们置身于一个线条韵律的空间场域中,但这些色条的旋律因为其凸凹不平,又打破了“平均律”的,而是具有现代性的无调性或者杂音感,这就打开了声音内在回响的间域,整个空间被一种无声的旋律所萦绕。


5,这些色条,以不同的颜色,不同的形状,很多还是长短不齐的,有着木条的本色,或者有着杂乱感,形成了杂色移动的韵带,形成了间色,赋予杂色以节奏变化,针对现代性的混杂状态。


6,在画框之内,有时候还形成了迷宫一般的错叠,不同层次的错叠最大程度地发挥了传统园林镂空的窗户结构,色彩的交织与错杂,给平面带来了丰富的镂空错视与深度感,这是传统水墨以及西方抽象所还没有的。


7,有时候,在空间放置一些木条,不同于日本物派的现成品,而是贴有上色的宣纸,或者就是自己工作室的废料木材,叠成现成品雕塑的形态,但还是有着宣纸色条的包裹,也是另一种的现成品绘画。

于洋,《临界》,纸本水墨、木,160x120x17cm,2018(左),评论 | 夏可君——墨分五色:于洋绘画的“间色”韵化,于洋,间色,夏可君,墨分五色,水墨,木条,绘画,韵律,纸本,色条©HdM GALLERY 北京

于洋,《临界》,纸本水墨、木,160x120x17cm,2018(左)

于洋,《山 · 雨》,纸本水墨、木,160x220x17cm,2018(右)


于洋的色条作品,既有色条的韵律,又有任意的错叠,而且基本上是中国色,即黑白色与赭色青绿色为基调,让我们重新理解了中国文化“墨分五色”的现代性意义。以看似单色的方式,却又带有细微的颜色变化,颜色在错失中形成细微的差异,又带有“气韵”的微妙变化——这是抽象韵律的生成方式,与古典方式不同。因此,这是在抽象单色绘画之后,于洋的作品,从平面与深度上拓展



于洋|物极必反

展览时间:2018 年 12 月 8 日 - 2019 年 1 月 12 日

展览地点:HdM 北京 |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 4 号 798 艺术区七星东街


关于艺术家

于洋,1979 年出生于内蒙古乌兰浩特,2013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冷墨”艺术小组成员,工作生活于北京。他的作品曾在多家艺术机构展出,如中国美术馆(北京,中国)、龙美术馆(上海,中国),民生美术馆(北京,中国)、后乐美术馆(东京,日本),也受到了众多画廊的支持,包括东京画廊(北京,中国)、芳草地画廊(北京,中国)、3812画廊(香港,中国)等。




北京空间 

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 4 号 798 艺术区七星东街,100015,中国

info@hdmgallery.com

+ 86 10-59789320

周二至周六 11:00 – 18:00

伦敦空间

42 Conduit Street, Mayfair, London W1S 2YH

m@hdmgallery.com

周一至周五 10:00 –18:00 



www.hdmgallery.com

Instagram:hdm_gallery



阅读原文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