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

2018-10-23 12:09 浏览:231 A+ | A-

比利时艺术家 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引领我们回顾这位影像与表演艺术家充满矛盾的现实探索之路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本文经授权转发自Wallpaper卷宗公众号


提起艺术家 Francis Alÿs,人们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画面或许仍属于他的影像作品《实践的悖论 1(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Paradox of Praxis - Sometimes Making Something Leads to Nothing)。这是他于1997年完成的创作,以9分54秒的视频记录了艺术家长达9余小时的行为。


在视频的开头,艺术家消瘦的身躯不断推着一块巨大的冰砖在墨西哥城前行,所到之处皆留下一道蜿蜒断续的水迹,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缩小的冰块使艺术家从用手搬其移动,到能够用脚踢其滑行——直至最后,镜头聚焦于地面上的一眼融水,与围绕在其四周的几个孩子。正如作品的副标题所暗示,载体的消失使艺术家付诸的所有劳作似乎都变得轻如鸿毛。也因此,不论是冰块融化的“道法自然”,或是徒劳行为的“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波澜不惊或是虚空惆怅的情愫,似乎都是对这件作品极好的释义。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 1《实践的悖论1》(Paradox of Praxis 1, 1997),对艺术家行为的摄影记录,墨西哥城,墨西哥;图片由 Enrique Huerta 拍摄,艺术家提供



这件影像作品将 Alÿs 推到艺术界的聚光灯下,也使他以独特的身份和履历——“生活在墨西哥城的比利时艺术家”——而知名。事实上,Alÿs 本人并非科班出身的艺术创作者。1959年出生于安特卫普的他,曾经在图尔奈(Tournai)学习建筑历史,随后前往威尼斯主修工程学。1986年,他因履行比利时公民的公共服务义务而作为法国援助项目的参与者来到一年前曾发生地震的墨西哥城,从此与这座城市结下不解之缘,在此定居并进行创作。“墨西哥奇妙地成为了唤醒 Alÿs 雄心的国度,”撰稿人 Kevin Conley 曾经写道,“他不置可否地将墨西哥视为自己的家乡,并常常受到双年展的邀请来表现自己的第二故乡,成为这个国家最具辨识度的艺术家之一。”


即便在墨西哥城获得了人生的第二故乡,Alÿs 也从未停止自己的脚步。足迹遍布世界各地的他,经常将创作基于多次旅行至某一地点后对当地历史、文化、社会、经济情况的敏锐感知。正如艺术家所说,“我很少在第一次参观某地时就创作作品,越陌生的地方,就需要越多的时间使我真正与当地进行互动,有时甚至需要三至四次行程后,我才能真正开始绘图、观察并记录发生的时刻。”2015年,Alÿs 在土耳其、亚美尼亚边境拍摄的影像《阿尼的寂静》(The Silence of Ani)便是这一历程的反射。曾经作为一个中世纪亚美尼亚王国首都的阿尼,如今已是土耳其境内的一座无人之城。黑白的镜头以空荡广袤的峡谷与一望无际的山野为起始, 当篆刻着文字的古老废墟与一位吹着名为亚美尼亚传统长笛 duduks 的少年在山野中隐现,少年在山石上熟睡后的画面转向一只动画飞鸟前来停留的古建筑。在此,镜头切换至手绘的中世纪阿尼城图,并通过旁白讲述着这座王国曾经的辉煌。这件作品由同年举办的伊斯坦布尔双年展委任,在亚美尼亚大屠杀百年(1915 - 1917)纪念的时间节点,展现了 Alÿs 对地域、民族、国家等概念的思考。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 1《阿尼的寂静》(The Silence of Ani, 2015),土耳其/亚美尼亚边界,由艺术家与 Antonio Fernández Ros、Julien Devaux、Félix Blume 和土耳其卡尔斯省(Kars)的少年合作完成;图片由 Félix Blume 拍摄,艺术家提供



通过积累和沉淀所获得的观察与感悟,使 Alÿs 拒绝将自己置身事外,或仅仅作为事件的旁观者——他更希望通过循序渐进的了解,使自己作为不同地理文化的参与者和交流者,为某个地点或某段历史贡献自己的经历与理解。在回顾类似的创作时,Alÿs 评论道,“在亚美尼亚、土耳其、墨西哥的项目都是漫长且伤感的旅行,这是十分艰难的过程,因为你总可以来到一个地方并留下评论,但如果你并未将它与你之前开启的发展联系起来,这便成了绵绵江中的一滴水,毫无作用。我更欣赏的是艺术家与当地的交换,给出最好的自己并由此变为对话,成为两种不同观点的交流。”


交流的深度使 Alÿs 的作品既具有特定地理文化的特征,又映射全球范围内的普遍现象。他就此回应,“当我被邀请至某一陌生的地点进行创作时,我经历的第一个难点便是对当地群体展开了解,第二个挑战则是在本土层面上工作时,我探索的方向常常偏离预定的轨迹——作品并不停留于固定的空间,某些词汇在更广的维度中产生回声,它能在千里之外现身,却仍然对当地文化饱含深意。但不论如何,我总是优先考虑当地情况,随后观察将其推广至其他地方的理由,将它融入不同的环境,这实际上是我在国外工作所经历的最大张力——怎样使你的两种生活进行合作。”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 《无题(双联画)》(Untitled-diptych, 2006-2008),为《要过桥先到河边》(Don’t Cross the bridge before you get to the river)所作手稿;木板油画与蜡,每幅19.9 x 13.5 x 1.5 厘米



在这种挑战下,Alÿs 为了准备他于今秋在韩国和中国呈现的四个关键展览,已数次前往亚洲。首先开幕的是艺术家在首尔 Art Sonje Center 举办的韩国首次个展“Francis Alÿs:直布罗陀航海日志”(Francis Alÿs: The Logbook of Gibraltar,8月31日至11月4日),以他在2008年创作的影像《要过桥先到河边》(Don’t Cross the bridge before you get to the river)作为展览核心。随后,于9月7日至11月11日拉开序幕的光州双年展将重现《实践的悖论 1(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与《阿尼的寂静》这两件经典之作。


相较韩国展览对影像的侧重,Alÿs 在上海的展览则反射了艺术家更加多元的实践与手法。自11月9日至次年2月24日,他即将在上海外滩美术馆举办自己的首次中国个展《消耗》,展览以 Alÿs 的《睡眠时间》系列为核心,并对他的手稿、影像等多媒介创作进行综合性的回顾。事实上, 位于维也纳的分离派展览馆(Vienna Secession)早在一年前呈现了此系列作品(2016年11月18日至2017年1月22日)。这是形似儿童故事书插图的111幅微型帆布油画,在几乎超现实主义的图像中展现着清奇荒诞的细节和人物,由艺术家在过去20年的时间内持续创作——保持作品总数不变,但不断增添或更改画布内容。这一系列作品有趣的是,Alÿs 始终将它们视为“未完成”的状态。也因此,每次展览的作品都不尽相同,流动地记录艺术家的新思考和动态。正如 Alÿs 所说,“这是我用作日记的一个系列,因书写而变化。也因为它跨越的时间之久,从上个世纪90年代中至当下,所以《睡眠时间》在此展览中扮演了一个时间线的角色,它更能引起沉思,也更具有趣味性。”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 《睡眠时间》(Le temps du sommeil,1995年至今);木板油画,11.5 x 15.1 厘米



正如《睡眠时间》的展览命名代表着艺术家在同一框架下的持续创作,外滩美术馆的展览还将聚焦Alÿs长期以来关注并在《实践的悖论 1(有时行动只能引向虚无)》等重要作品中贯穿的概念——用艺术家的话说,“这是一场在荒唐努力与可悲结果之间的游戏,关乎做与不做,劳动与过剩”。展览的另一件核心作品是艺术家广为人知的影像《龙卷风》(Tornado,2000 – 2010)。在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内,Alÿs 曾在旱季末的墨西哥城南部高地,不断闯入常常在此形成的龙卷风。这些作品记录了他等待龙卷风,追随龙卷风,赶上或错过龙卷风的三个动态过程——在自然面前迎接并掌控风险的行为,既暗喻着充满劫数的宿命,又对此进行挑战。而当龙卷风在气流的漩涡中诞生,艺术家试图进入风眼的行为,更是在混沌中对本质与宁静的求索。


而在 Alÿs 新创作的动画《出埃及记3:14》(Exodus 3:14,2014 – 2018)中,艺术家循环展现着一个女人试图盘发并解开盘发的过程。“盘发的罗旋与龙卷风有着某种联系,” Alÿs 说道,“龙卷风是上升的螺旋,而女人的头发则是下降的螺旋。头发的动态正如龙卷风的形成与瓦解,颠簸与骚动都是我所关注的主题,但最终判断的权利掌握在观众手中。”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创作《龙卷风》(Tornado, 2000-2010)的 Francis Alÿs 与 Julien Devaux,2006,墨西哥米邦塔地区(Milpa Alta);图片由艺术家提供



除了 Alÿs 新作与不断更迭的《睡眠时间》,即便对于《龙卷风》这般经典影像,艺术家也会通过重新剪辑和呈现手稿等方式,在展览中为其融入了全新的元素。手稿的呈现正是回顾展的另一亮点。 Alÿs 告诉我们,“我在中国的一位朋友做出了个有趣的评论,说我百分之七十的作品都已公布于网络。因此,我想在这场展览中带来更多线下的内容。”以《出埃及记3:14》为例,伴随动画投影展出的是将近1000多幅纸上手稿。在 Alÿs 看来,这些手稿对于展览的整体性有着深刻的意义,“展览的重点并非某件作品,而是贯穿它们全部的叙述。办展的魔力与挑战就在于,如何使观众获得比单件作品的故事更宏大的印象。”


而对比这场综合性的回顾展,Alÿs 在上海双年展(11月10日至次年3月10日)的作品则将更多反射他与墨西哥策展人老友 Cuauhtémoc Medina 的思维互动。Medina 希望使展览“将复杂的个体融入时代纵横交错的肌理之中,”为了贴近双年展的主题“禹步:面向历史矛盾性的艺术”(Proregress)Alÿs 的作品也会在“进步”和“怀旧”的回旋中围绕“重复”、“逆转”等关键词展开。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 坐在阿富汗街头,2014;图片由 Ajmal Maiwandi 拍摄,艺术家提供



不论是韩国还是上海,Alÿs 在亚洲呈现的展览都彰显着艺术家独特且明晰的风格。某种程度上,唤起“比单件作品的故事更宏大的印象”不仅是 Alÿs 希望在展览中达到的效果,还强调着他创作轨迹的延续性与连贯性——或许正如《实践的悖论》这一题目点出,艺术家对“做与不做”,“努力与徒劳”的评论背后,“悖论”或“矛盾”才是贯穿 Alÿs 作品的一条主线。它固然成为艺术家最善于传达的信息之一,而现实则是艺术家最常评论的对象。如 Alÿs 所说,“艺术家的角色就是质疑和挑战现实,而非去改变它。矛盾是达到这种目的非常有效的工具,并在我的许多影像作品中承担这样的功能。”


在当下,现实也为 Alÿs 带来极大的矛盾与挑战,时刻塑造着他对所处环境的感知,他对此回应道,“图像的轰炸使人们注意力的持续时间极其受限。因此,我的作品只有极短的时间与人们进行接触。我很佩服博物馆参观者的耐心与投入,他们真正放慢并留住时间,但不论如何,如果艺术家没有成功地接触观众,你就失去了与他们对话的机会。所以在创作中,最重要的并非形式,而是你究竟想说什么。只有在构思时澄清这点,你才能继续将想法推入制作阶段。”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阿尼的寂静》(The Silence of Ani, 2015),土耳其/亚美尼亚边界,由艺术家与 Antonio Fernández Ros、Julien Devaux、Félix Blume 和土耳其卡尔斯省(Kars)的少年合作完成;图片由 Félix Blume 拍摄,艺术家提供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阿尼的寂静》(The Silence of Ani, 2015),土耳其/亚美尼亚边界,由艺术家与 Antonio Fernández Ros、Julien Devaux、Félix Blume 和土耳其卡尔斯省(Kars)的少年合作完成;图片由 Félix Blume 拍摄,艺术家提供



与此同时,这个时代日新月异的科技与图像发展也使 Alÿs 在回顾自己的成长时,反思他所使用的影像媒介本身:“我也许在影像最早成为艺术媒介的十年后开始自己的创作,但肯定的是,我是在“前互联网”文化中启程的。目前,每天都有数以千万的视频上传至网络。因此,短视频与当下有着极大的关联性,也成了最平庸的传播方式之一。这是非常令人质疑的方面,我也需要思考,当我再为这庞大的在线视频库添加一件新作品时,它究竟有什么意义?这对我的创作产生极大的影响,我与移动图像的关系是我从未纾解的难题。但最终,现在使用影像与我创作初期的情况已截然不同。尤其对于更年轻的创作伙伴来说,这确实是一个挑战,如何应对过多且过易产生的移动图像?这也是一个问题,与其忽视或盲从潮流,如何定位自己并对此进行利用?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排演 I,蒂华纳》(Rehearsal I, Tijuana 1999-2006),视频影像



Alÿs 将这种察觉现实矛盾的敏感度,归因于他迥然不同的两个性格——“我的身上有一种希望逃避现实并被现实所吸引的混合体。这种张力始终存在于我的性格中,一方面我对身边的环境极其清醒,另一方面我又很恍惚,有些理想主义。这些都在我的创作中有所体现,它是一种平衡。如果我太诗性了,我就会过多的抽象自己,但如果我太贴近现实或当地政治,那我就会带有侵略性,所以我想,做艺术家的确很困难,”他笑了笑,继续阐释,“现实仍指引着我前行的土地,就像我去过的亚美尼亚、阿富汗、伊拉克,地缘政治在那里极度突显,但文化和童话同样重要。你会用这两个酒杯小酌,并吸收所有的维度,然后将其浓缩为5分钟的短片或图像。”


某种程度上,Alÿs 对悖论的探寻远非对现实的挑衅,而是信任自己观察世界的方式。也因此,Alÿs 未曾接受职业艺术训练的经历,反能使他更自由地选择自己的表达方式,以此更灵活地传递自己的思考:在放眼历史与地缘文化的同时,不受艺术史与手法的限制。用他的话说,“我很难选择艺术史的某个时刻,因为我并不偏爱任何阶段的创作。我会根据自己想表达的概念来借用手法。如果抽象绘画更方便,那我就会做抽象绘画。对我而言,风格总是次于想法。我需要先发展想法,再来定义媒介。”即便如此,Alÿs 还是表示,介于建筑装饰与视觉艺术之间的墨西哥壁画对他影响深远,尤其是这些作品的社会维度。除此之外,他还戏称,有人曾在《睡眠时间》中看出他的比利时血统,“这些微小的人物使他想起布鲁盖尔。”


Wallpaper* 卷宗 | 艺术家Francis Alÿs 在亚洲的四个新动作,亚洲,Wallpaper*,卷宗,动作,影像,龙卷风,土耳其,Francis,亚美尼亚,阿尼

Francis Alÿs 在拍摄《阿尼的寂静》的间隙席地而坐,2015,土耳其/亚美尼亚边界;图片由 Pinar Ogrenci 拍摄,艺术家提供



然而,相较外界的影响,Alÿs 对个人特质的清醒与遵循,仍是他艺术创作的源泉。这种意识为他的作品赋予强烈的艺术家色彩,又避免其变得过为主观。它既使艺术家定位自己与现实的互动,又使他思考自己与作品的联系。这种联系不仅是艺术家在镜头中出现的身影,还带有更深层的意味。也因此,当我们询问 Alÿs 在未来的创作方向时,今年60岁的他告诉我们,“我有点想退出台前,并将引领的角色传递给下一代,所以我也许在创作中出现的频率会越来越少。当我毫无名气时,镜头下的我并不重要,但如果你成名了,这会令人分心。它也是另一个我不出现在作品中的好原因——让人们关注故事,而非角色。”


展名:弗朗西斯·埃利斯:消耗

展期:2018年11月9日至2019年2月24日

策展人:长谷川祐子

地址:上海市黄浦区虎丘路20号,上海外滩美术馆


徐安琪 Anqi Xu 撰文

saltypink 排版


关于卓纳画廊


卓纳画廊是位处纽约、伦敦及香港的当代艺术画廊,现代理超过50位在世艺术家和已故艺术家遗产,拥有过百人的专业团队。画廊自1993年创立至今,成功举办了众多具开创性的展览。卓纳画廊活跃于一级和二级艺术市场,一直致力于培育艺术家的职业生涯,当中许多已在当今最具影响力的艺术家之列。


全球当前展览

奥斯卡·穆里略:聚合内容与信息

展期至11月3日

香港皇后大道中80号H Queen’s 5-6楼


克里·詹姆斯·马绍尔:绘画的历史

展期至11月10日

伦敦格拉夫顿街24号


沃尔夫冈·提尔曼斯

展期至10月20日

纽约西第19街519&533号


无尽之谜:跨越八世纪的神幻艺术

展期至10月27日

纽约西第20街537号


Galerie 1900-2000作品精选

展期至10月27日

纽约东第69街34号


网站:www.davidzwirner.com

微博:卓纳画廊

微信:david_zwirner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