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2018-05-17 11:45 浏览:116 A+ | A-

致安德烈·埃墨 Für Andrea Emo


▲Thaddaeus Ropac画廊外景图,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Thaddaeus Ropac画廊外景图


Galerie Thaddaeus Ropac六年前选择在庞坦开设第三家画廊,开幕首展是Anselm Kiefe 的的《未出生者Die Ungeborenen》。2018211日,安塞姆·基弗最新个展再次于法国巴黎Thaddaeus Ropac画廊开幕,共展出了艺术家近期创作的20余件绘画和3件装置作品。展览将进行至531日。

 

此次展览的主题被设定为“致安德烈·埃莫”( Für Andrea Emo)——一位出生于上个世纪初的意大利哲学家,形而上学理论的重要人物。终其一生,埃莫孤独而遁世,喜好用片段文字和笔记来承载记忆:“除了回忆,没有任何新东西”,并秉持着“否定神学”的标准,拒绝以人类有限的认知去度量或判定“上帝”的存在与能量所在。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Thaddaeus Ropac


▲Anselm Kiefer - Für Andrea Emo - Video by Nikolai Saoulski 2018(基弗现场布展拍摄视频)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Anselm Kiefer在展览现场书写的标题


基弗的作品经常以圣经、北欧神话、瓦格纳的音乐和对纳粹的讽刺为主题。他努力正视纳粹时期的恐怖及德国的历史、文化和神话,并且希望为德国理想主义疗伤,助其复兴。事实上,安塞尔姆·基弗在绘画上有很大的抱负,他渴望用绘画来重新界定整个德国历史与文化的发展,以这一点与人类其他某种更高尚的才能和天性相结合。

 

“安德鲁·基弗被公认为是德国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是当代德国艺术界伟大而寡言的特立独行者。他沉浸在粗粝的色调中,像一个思考者、读者和认真的探索者,尤其是对德国历史的探索,用冷色堆砌出巨大而充满伤感意味的物象。”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展览现场,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展览现场


玻璃柜内,是由各种不同元素组建的精神连结,化石,遗物,每个物件本身都是一个待解读的小故事。墙上的大画幅则反映了艺术家长久以来对“毁灭”和“重生”的思考。将铅浇到未干的画作之上,让颜料与之混合,是基弗最具标志性的创作方式,以彻底破坏的手法将自己的作品注入新的生命。

 

埃墨说,上帝“为他自己的创造所废除”。对基弗来说,毁灭与创造亦是同一过程。是灼烧之后,恶中开出的花。

 

基弗在埃墨的哲学中找到心中疑问的共鸣。埃墨写道:“为了能够重生,便要摧毁画作,它们的死亡,它们的沉睡,它们需要的坟墓。”基弗日记中回应:“你已经意识到,一幅图像总是在抹去前一幅图像,这是一个自我毁灭和重生的永恒的运动。”埃墨说:“上帝必须为他的普世性付出代价,他必须摧毁每一种价值和他自己的价值,因此上帝在赎罪中的消失和隐藏,是为了新的创造,新的价值; 如此循环开始了。”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展览现场,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展览现场,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展览现场


时间循环的概念存在于所有基弗的作品中,它体现在作品主题也体现在创作过程中:在再生之前遭受了毁灭。基弗的日记中写道:“昨天倒了铅。在几幅你不想再看到的旧画作上。与以往不同,没有愤怒,没有绝望,你将这些画平放在地板上,然后将灼热的铅倒在上面。不再是由绝望驱使,因为你知道,总会有一个结果,失败也在计划之内。如果毁坏画作的行为是因为愤怒而非刻意计算而行,结果会有什么不同?铅流动方式会有什么不同?”

 

每幅画作都成为了艺术家自己的一种“沉积物”(地质学术语,任何可以由流体流动所移动的微粒,最终成为在水或其他液体底下的一层固体微粒),一种“隐迹纸本”(羊皮纸稿本,被擦掉旧字写上新字,但可用化学方法使原迹复现)。


基弗写:“这一厚厚的铅层不可能从画布上脱落,颜料未干之时,如伤口化脓从滚烫的铅中溢出。几年前所作的画上,田地的小麦秆在凝固的铅层中看起来就像被烧焦的残余物–所有这些让我想起了波德莱尔的诗歌。”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Gehäutete Landschaft》综合材料 2014-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Snake in Paradise》综合材料 1991-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Klingsors Garten》 综合材料 2015-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OriginalSin》综合材料 1986-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For Andrea Emo》综合材料 2015-2017


德国的废墟文化

废墟是二战后德国人司空见惯的真实场景,废墟成为战争给社会造成破坏的最有冲击力的视觉体验。战后的文学界出现“废墟文学”,成为德国文化中与反省并置的另一个重要的精神背景。这也是解读基弗作品的一条具有时代特征的重要线索。基弗虽未经历二战,但他成长于“废墟文化”。在谈话录中,基弗提及了他童年在炸弹坑里玩耍的经历:“在我长大的地方有许多弹坑。孩子们看待它们,觉得和别的东西一样真实。”诸如此类的经历,无疑对他日后创作的影响是举足轻重的。一方面,在基弗作品中出现的风景大多都是废墟和荒芜之地;另一方面,古代文明废墟是基弗作品中的另一个重要主题。基弗作品的外观沧桑灰暗,肌理斑驳艰涩,里面暗藏了伤痛的回忆与战后的德国文化。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For Andrea Emo》综合材料 2013-2017


▲基弗《Snake in Paradise》综合材料 1991-2017,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基弗《Snake in Paradise》综合材料 1991-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Geist über den Wassern》综合材料 2015-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On the bed of the Moldau,the pebbles arestirring》综合材料 2008-2017


废墟语言

1974年“土地系列”之后,基弗的作品风格趋向成熟。“土地系列”是基弗艺术中“废墟语言”形成的母体。1980年初,基弗开始尝试以建筑为母题的创作。他上世纪80年代作品中的建筑原型,多为纳粹建筑师设计的建筑模型或是已经被毁灭的建筑图片。


古代文明的废墟与现代工业废墟相重叠。基弗于1991-1993年到墨西哥、中国和澳大利亚等地旅行。1996年以后,基弗创作了一系列关于描绘文明遗迹的作品,和那些被毁灭的纳粹建筑相比,这些建筑是真正的废墟,它们本身烙有时间流逝的痕迹。这一刻,永恒和瞬间、高贵和卑微、经典和平庸之间的界限在基弗作品废墟似的表面被模糊,观者获得了更广阔的思考。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Gehäutete Landschaft》综合材料 2015-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Sonnenfinsternis》综合材料 1994-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Klingsors Garten》综合材料 2015-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Kundry》综合材料 2015-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Engel der Geschichte》综合材料 2005-2017


材料的运用

基弗对绘画及装置艺术的本体语言非常敏感,并且具有很强的驾驭材料的能力。他的作品大量的运用油彩、钢铁、灰烬、感光乳胶剂、石头、照片、稻草、柏油等综合材料来作画。但他的知识结构决定了他是一位尊重艺术本体语言的艺术家。基弗在创作中已经不拘于艺术家的个体经验,他所关注的视野非常广博,人类的精神世界和命运是他思考的核心,这在以消解宏大叙事性为特征的后现代艺术的大潮中显得弥足珍贵。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Kranke Kunst》综合材料 1985-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Böse Blumen》综合材料 1987-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Am Grunde der Moldau, da wandern die Steine》综合材料 2008-2017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Für Andrea Emo》综合材料 2015-2017


精神性

基弗在大学时代学习法律期间,去法国里昂近郊拉图斯特参观了拉图雷特修道院——它是由法国现代主义建筑大师柯布西耶设计的混凝土结构建筑。基弗深受感动并评价道:“我发现了混凝土的精神性——用泥土去塑造一个象征,一个关于想像和精神性世界的象征。他试图在地上建造天堂——这是一个古老的悖论。”


基弗对铅这种材料非常喜爱,为此他在20世纪80年代初,买下了科隆大教堂的屋顶。他说自己使用铅还有一个观念上的原因:铅是液态的元素。与此相反,混凝土则暗喻了坚固脆弱的东西。他研究后发现,铅的内部是流动的,它的分子趋于不稳定,这和他的观念相符。早年的经历奠定了他在创作中无视材料本身的卑微与高贵,他擅长赋予平凡的事物以精神性。以这样的创作方式造就的作品,给人震撼的视觉冲击力,同时又饱含了诗意。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Anselm Kiefer》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Your Golden Hair, Margarete》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Saint Eustace》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My Father Pledged Me a Sword》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The Unknown Masterpiece》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Everyone Stands Under His Own Dome of Heaven》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From Oscar Wilde》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Brünnhilde Sleeps》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基弗《 Anselm Kiefer》水彩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国家美术·展讯丨Thaddaeus Ropac画廊展出基弗最新创作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标签
  • +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