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

2018-12-25 18:00 浏览:152 A+ | A-

《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

此外,还有很多看不见的褶皱#3



何博

b.四川德阳


自摄影术发明伊始,这个世界渐渐地仿佛多了一层薄薄的护膜。


摄影如空气一般,渗透在人类世界中的任何一个领域,渗透在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而且,这样的“空气”密度越来越大,甚至蒙蔽了我们对于“真”与“假”的判断能力。正因为它这种挡在现实世界之前的能力,以至于有人认为摄影本身并不具有主体性。摄影是需要附着在各种功能、目的上的一种存在。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

你相信这是2014年3月8日的印度洋吗?

展呈示意图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

此外,还有很多看不见的褶皱#11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

此外,还有很多看不见的褶皱#16



不过,值得高兴的是,当摄影普及到一定程度,摄影创作者便拥有了切入那个“疑似现实”的自觉。开始将这种“影像空气”作为创作素材和工具,作为深入认识人与现实、与历史的一种媒介物,作为新的“笔触”进行挖掘和使用,并生产出全新的意义,发挥出更为多样化的作用。摄影家何博就是其中之一。在欣赏他的作品的过程中,能很清晰地感觉到某种“影像考现学”的味道。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

此外,还有很多看不见的褶皱#24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

此外,还有很多看不见的褶皱#26



何博对于笼罩于现实世界之外的这层“影像空气”无疑是有着高度的敏感。我不认为他在收集研究那些已经被现成图像的时候,是为了更深入地去挖掘图像既有的线索,而是为了生成新的根系,甚至通过他的培育,这些影像生长出来的根系拥有了跨领域、超时空的能力。通过这种根系的扩张,那些原本已经被遗忘的、悬浮在时空中的照片,重新获得了养分,开放出让人惊异的花朵。最终,经由他的努力,这些现成影像结成的果实,能够激发我们从眼前的现实生活中发现更多曾经被忽视的、被封闭的、不可见的联结世界的线索。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

浪漫主义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

Who is You Daddy?



- 以下是林叶与何博的访谈(Q:林叶 A:何博) -


林叶:我们先从你的教育经历谈起吧,你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学院图片摄影创作及理论硕士。在读硕士期间你曾经赴法国巴黎第八大学交流学习,能谈谈在法国交流学习这段经历对你的摄影创作有什么样的影响?期间收益最大的是什么?


何博:那时候我在准备毕业论文,与现成图像的再创作相关,在法国的所见所闻某种程度激发了自己的创作欲望:为什么不把论文的写作跟艺术创作联动起来?那是2014年下半年,巴黎有许多展览和活动都在探讨这个话题,具体涉及进入艺术语境的业余图像、家庭照片,拼贴和摄影蒙太奇的新运用,以及网络时代巨量生成的图像档案噪音。这些策略在法国创作和理论研究层面出现的频率之高让我有些兴奋,也直接让我确定了自己尽管是学的理论方向,但也需要创作,而且明确了与现成图像相关的创作方向。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

1994.4.20 科伦拜恩校园枪击事件



林叶:你觉得在学校里接受到的摄影教育是否会对你的摄影创作形成束缚?有没有你特别想要摆脱的摄影观念?


何博:我最初考学的目的其实就是去学技术,但到了后来发现自己真正感兴趣的确实不在于模式化的“应用”。在北电三年的学习里,见到过有硕士同学和本科生在某个阶段因为较为传统的教学理念、模式感到迷茫,也必然出现了一些放弃这个方向等着毕业转行,或者退学出国读书的例子。对我而言,想要摆脱的也是这种相对的保守性和对作为媒介的摄影某种程度的盲目崇拜。



延伸的刺点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林叶:你曾经在四川传媒学院摄影系任教。从你自身的摄影教育经验(受教育者与教育者)来看,你觉得中国目前的摄影教育最需要改进或者改变的地方是什么?


何博:摄影教学也出现在天文学、医学、测量学、刑侦学等领域,这跟我们熟悉与新闻、纪实、商业和艺术摄影教学有很大不同,也不在一个话语范畴内。就我个人的喜好来说,被规划在高校艺术教育或者新闻传播学教育下的摄影,缺乏的是与时俱进的史论教育和研究意识、能力的培养,没法强求对跨学科研究与实践的教育,但前面提到的两个方向真的是亟待改善。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很多艺术类院校的摄影专业对考生的文化课成绩要求不高(我曾听人说自己成绩不好,又因为摄影简单好考所以选择学摄影),部分学生不愿也不具备较强的理论学习能力;但更重要的是,教育主体本身对于理论的不重视,认为自己培养的学生是“应用型”“实践类”的人员,不需要具备过多的理论知识,“理论无用”论异常流行,或者不断削减理论学习的课程安排和课时。如此,除了掌握某些既定技能之外,学生很难通过课堂学习找到解决某些问题的办法。不管是读研还是当老师期间,听到最多的疑惑就是:“我不知道还能拍(做)什么。”这些疑虑根源于我们的教育难以让学生将自己的创作或者对摄影的思考置入一个历史的、开放的、多元的大环境里,看看自己当下到底处于摄影学习的哪一个位置;而打开学生视界、推动他们继续下一步行动的关键路子,就是用借助史学和理论学习来填补、丰富、完善他们对于摄影的理解。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林叶:你创作的几个系列作品,似乎观念性都比较强,能谈谈为什么选择这样的摄影创作方式?你有创作过其他非观念性的摄影作品吗?


何博:只能说是个人兴趣吧。我更倾向于把理念和问题跟作品结合起来,也希望能透过图像跟观看者进行不同方式的对话。我读书时做的作业大多是以直接摄影的形式呈现的,包括街拍、碎片化的生活场景、纪实性的图片故事、类型学的空间和景观等等,重视光、构图、色彩的运用,但这方面我一直不是个很合格的学生,哈哈。



自拍者:尺笺传影(与许雷合作)

第一封信

1982年8月28日自福建福州发出

寄信者:许雷

1982年9月3日寄抵新疆乌鲁木齐

收信者:何博

信中附一张照片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林叶:在创作这些作品的过程中,你觉得观念的建构和影像的生产应该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何博:一开始有一个观念,思考用什么样的影像,怎样用,来承载这个观念。但是,它们的关系一定不是单向的,准备素材(收集、拍摄)的进程伴随着创作理念的建构同时进行,观念在此过程中一方面更加具体,另外也存在着更新、改动甚至转向的可能。我的4组作品里,《从此没人和你说话》《自拍者:尺笺传影》和《三月八日的若干回响》这3组,最后作品想要输出的观念跟一开始都或多或少有差异,但不是根本性的。


自拍者:尺笺传影(与许雷合作)

第二封信

1982年9月5日自新疆乌鲁木齐发出

寄信者:何博

1982年9月12日寄抵福建福州

收信者:许雷

信中附两张照片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林叶:在《自拍者:尺笺传影》这个作品中,“虚构”或者“作伪”是一个非常关键的点,甚至可以说,你们不但不想掩盖“伪”甚至可以说是在强调“伪”这个因素。为什么你要强调这个“伪文献”呢?“伪”在这个作品中扮演的是什么样的角色?


何博:这关乎“真”这个东西。“真”本来就是个相对的判断,而摄影这个被一些人执着地同“真”链接在一起的媒介,其实自诞生起就在演绎一幕幕“作伪”的历史,这也许才是摄影最“真”的特质。作为文献的摄影很多时候被记忆、权力包围,人们对它的期待和利用都意味着它永远不会是纯粹的。许雷跟我故意甚至拙劣地在这组作品里留下伪造的线索、痕迹,就是希望观看者能相对轻易地去质疑——毕竟旧日信件和老照片本身“自带”某种真实的氛围,也正是这种氛围让一代代的人笃定地信仰着自己看到的历史就是完整的历史。所以,“伪”在这里也扮演了观众真正进入作品的撬棒的角色。


自拍者:尺笺传影(与许雷合作)

第六封信

1982年10月18日自新疆乌鲁木齐发出

寄信者:何博

1982年10月27日寄抵福建福州

收信者:许雷

信中附两张照片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林叶:《自拍者:尺笺传影》这个作品中有大量的书信,也就是说,其中有大量的文字部分。在展览中,你是把这样的“书信”或者“文字”作为什么样的因素来展示的?是作为“文字”本身,还是作为一个“物件”?


何博:更多是作为“物件”。在连云港的一次展览上,这些书信被放在陈列柜里呈现,有点像展示历史人物的手稿。其实,文字和物件这两个层面(属性)对这组作品都很重要。


自拍者:尺笺传影(与许雷合作)

第九封信

1982年11月26日自福建福州发出

寄信者:许雷

1982年12月4日寄抵新疆乌鲁木齐

收信者:何博

信中附两张照片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第十封信

1982年12月6日自新疆乌鲁木齐发出

寄信者:何博

1982年12月17日寄抵福建福州

收信者:许雷

信中附两张照片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终得相见,于鼓山前合影

许雷、何博,1982年12月,银盐纸基



林叶:大量的文字在展览是否会构成观展的障碍?毕竟观者在观看展览的过程中很难花大量时间阅读这些文字,那么在观展的过程中,观者有可能无法有效地理解文字与图片之间的关系,你是如何看待这种情况?


何博:我的几组作品都面临这个问题,像你说的,它们都需要大量时间去阅读(《自拍者:尺笺传影》)、联想(《延伸的刺点》)或者破解(《从此没人和你说话》)。相比展览,以书籍的形式呈现可能会解决《自拍者》的这个问题。不过另一方面,我们作为观看者,其实没法去预设某些看展的流程甚至套路,这种“障碍”也是可能要面对的情景,我觉得肯定会有一部分观众有兴趣去克服这种障碍。再有,我个人其实在学习摄影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跟文字打交道,所以很重视文字这种表达方式,也经常尝试不同的方式去观察它跟图像的关联。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

2004.9.1 别斯兰人质事件



林叶:在《从此没人和你说话》这个作品,你在作品阐述中说到,《查理周刊》元老Jean 'Cabu' Cabut 说的一句话“有时候笑会伤人,但笑、幽默和讽刺是我们唯一的武器”让你感到震动,它让你“对’暴力’及其背后繁杂的影响因素产生了一种表达障碍:太想说些什么,却难以开口——所言总是片面的,而片面将阻碍后续的表达”。是否能够理解为,你从中感受到了某种“话语表达的无力”。而你的作品中恰恰用摩尔斯密码强调了言说的载体“话语”。你觉得这些“话语”的意义是什么?


何博:对,就是这种无力感。比如这组作品的始发点《查理周刊》事件,在其中我既不是生长于斯的欧洲人,亦非移民过去的穆斯林,根本无法跟他们感同身受。我也不是研究国际政治或者恐怖主义的专家,没有办法从学理上去严肃分析。我只能非常肤浅地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它,但我觉得这样又很不够,毕竟这个事情发生时我就在附近,它以及后来的巴黎游行特别深地刺激着我。


所以就像上个问题说的,图像和文字在这里的区别对我个人而言很明显了——这个事情里,更多使用中文表达的我明显失语了。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

2015.1.7 法国《查理周刊》总部袭击事件



其次,很多天灾人祸,就死亡的人而言(比如死亡十几个人或者死亡几万人),都只是一个数字。我们很难了解更多的信息,或者他们相关的故事,至少在网络和传统媒体层面上很难实现。我们作为外来者,也很难再把自己的情绪和思想具体落实到这个事情中。我根据一个人死后,无法跟他沟通这个比较感性的基础,想到在这个作品里能否让观众跨越某些障碍,去和死者甚至是凶手之间有一定的沟通,因此我就想到了摩尔斯码。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

2015.11.13 巴黎恐怖袭击事件



这组作品里有一张是“别斯兰人质事件”,当时几百个人被凶手劫持在体育馆之后,他们有哪些方式向外界传递信息?我猜测可能会用到摩尔斯码。摩尔斯码一方面是需要知道工作原理才能去破解的密码,另一方面它是只要你有一定的耐心和技术就可以破解,所以我把关于某一个事件里面某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的话转化成摩尔斯码。如此,我在观众里面作了一个区分:有的看完就走了,有的会愿意留下来,根据摩尔斯码对应的表格去破译这个作品里面到底是藏了哪一句话。


所以,摩尔斯码这个“话语”的意义就是: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而这其实也是我们日常面对那些看似与我们无关的事情时,要做出的选择。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

2016.3.22 布鲁塞尔恐怖袭击事件



林叶:《从此没人和你说话》这个作品需要做大量的调查收集工作,我想这应该是一个非常辛苦的事情,能谈谈你是如何完成这项艰巨的工作?我相信你的作品应该是在这个调查收集的过程中,逐渐浮现并成型的。能谈谈这个期间让你印象最深刻的事情是什么?有没有什么事情对你的创作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何博:这项工作里最“辛苦”的应该是确定加害者、受害者的面孔和身份。媒体公布的信息中,有一些人只有名字,我就去Facebook上面一个个查。Facebook给这些逝去的人有一个蜡烛标记,这样就可以规避掉那些同名同姓的生者。有的事件涉及的受害者很多,需要一个个确认,把他们肖像的嘴部截取下来,再把这些嘴巴拼成摩尔斯码形式的一个个字母和符号。这是个体力活。更“艰巨”的是把他们从原本很鲜活的日常照片里剥离出来,变成死气沉沉的、形式统一的图像。人们在逝者Facebook上的留言就这样永远没法抵达,这种回溯式的认识他们的方式,其实挺残酷的。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

1994.4.20 科伦拜恩校园枪击事件(细节)



整个作品创作的过程里,印象最深的没有直接呈现在作品里,而是来自一些友人的反馈。在我完成5幅图像,正在为第6幅(也就是2016年3月22日的布鲁塞尔恐怖袭击事件)确认信息的时候,更多的恐怖事件间歇性地发生着。彼时就有友人跟我说,你看又有事情发生了,你又有素材了。这种其实挺善意的提醒不断累积,我反倒觉得,没必要再继续这组作品了。它的规则和模式在别人眼里成为惯性,它原初的意义也就有了损耗的可能。所以某种程度上是这些反馈让我决定结束这个系列,这算是对这个项目产生最大影响的一种外力吧。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展览现场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展览现场





△,访谈 | 何博 面对障碍,要不要去翻越它?,何博,障碍,林叶,许雷,理论,自拍者,影像,尺笺,法国,摩尔斯码

《从此没人和你说话》,展览现场



林叶:现在越来越多的摄影创作者的作品在不断地打破传统摄影观念的局限性,从你的作品中也能感受到这样的变化。显然,摄影的边界不断地被拓宽,同时也越来越模糊。能说说看,对你来说,摄影究竟是什么?在“摄影家”和“艺术家”这两个身份中,你觉得你自己更倾向于哪一个?为什么?


何博:我对摄影其实没有太多媒介上的执念,它是我目前习惯且喜欢使用、探讨的一种表达方式。所以这两种身份或者说法吧,我更倾向后者。不过我在简历里是都写“艺术创作者”,以摄影图像为主进行实践的艺术创作者,跟“家”还差得远,哈哈。



- 关于何博 -

何博 ,出生于四川德阳。北京电影学院艺术学硕士(图片摄影创作及理论方向,MA),曾赴法国巴黎第八大学交流学习,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围绕现成图像、业余影像、灾难与暴力事件等主题进行艺术实践。入选荷兰Foam Talent Call 2018,入围2017年第9届三影堂摄影奖。获2016、2018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优秀摄影师奖。


- 关于林叶 -

林叶,现为独立译者,自由撰稿人。译著有杉本博司文集《艺术的起源》《现象》等,选译《日本艺术摄影史》、《私摄影论》等。



* * *

©何博

作者:林叶

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阅读原文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