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诺丨文化产业批判

2018-03-20 18:34 浏览:164 A+ | A-
文化产业批判
 阿多诺丨文  王柯平丨译
阿多诺丨文化产业批判,文化产业,阿多诺,支配,自律,迎合,Other,幻象,商业,歌剧,王柯平
正是这种受文化产业剥削利用的机制,给人一种能够进而密切艺术与大众关系的印象,以及一种凭藉他律性方式(heteronomous fashion)便可将脱离人们的东西归还给他们的印象。
 
在所有直接的、以社会为导向的文化产业批判中,均有意识形态色彩。自律性艺术本身未曾完全摆脱可恶的文化产业专制主义的困扰。艺术的自律性并非先验之物,而是构成艺术观念这一过程的产物。在至真的自律性艺术产品中,那种同样支配部落社会的祭礼艺术的权威,披着内在形式律的伪装重新出现了。与审美自律性思想密切关联的自由思想,有赖于支配作用而存在;的确,自由乃是一种普遍化的支配作用。这对艺术作品来讲也是如此。艺术作品越是想方设法摆脱外在目的,越是受到组成创作过程的自设原则的制约。艺术作品也正是如此反映和内化了社会的支配作用。若牢记这一点,那么在批判文化产业的同时就不可能不批判艺术。另则,举凡(正当地)怀疑支配作用永存于艺术的人,将冒着迎合日益迫近的极权主义倾向的风险;他会告诫自己:事情一贯如此,个人无能为力;他会因此忘忽了艺术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他者或另一个(an Other)的幻象。该幻象也总是隐含着那个他者的可能性(possibility of that Other)。
 
今天,在这个无意象的世界(a world without images)上,对艺术的需求正在增长。这也包括大众的需求。他们初次与艺术接触,是通过人们发明的机械复制手段。遗憾的是,这些外在于艺术的时尚,无助于消除我们对艺术前景的疑虑,也不足以证明艺术的继续存在。这些需求——它们魔术般地形成,因为这是对丢掉幻想的慰藉——的互补性将艺术搞得支离破碎,
结果使艺术沦为“世界甘愿受骗”(mundus vult decipi)这句谚语的佐证。这种虚假意识的本体论具有另外一些性相。其一便是如下事实:作为精神解放与精神压制的代理人的资产阶级,已经接纳和享受着那些的确最不可信的精神特征。就艺术迎合社会现存需求的程度而言,它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一种追求利润的商业。作为商业,艺术只要能够获利,只要其优雅平
和的功能可以骗人相信艺术依然生存,便会继续存在。表面上繁荣的艺术种类与艺术复制,如同传统歌剧一祥,实际上早已衰亡和失去意义,但官方的文化观却无视这一事实。歌剧甚至由于不能达到完美而理想的表演水平,已暴露出理智的贫乏,这直接成为一个实际问题。歌剧的确濒临消亡。曾几何时,满怀信心地指望人民的需求以及生产力的增长,会把社会整体的素质提高到一个新的更高的水平,但自从需求受到社会的整合与歪曲以来,这种希望再无实质性东西可言。正如所预料的那样,需求再次得到满足,但只是一种虚假的满足,一种剥夺人权的满足。
 
——节选自阿多诺:《美学理论》

阿多诺丨文化产业批判,文化产业,阿多诺,支配,自律,迎合,Other,幻象,商业,歌剧,王柯平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