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多诺丨黑色作为一种理想

2018-04-09 19:50 浏览:244 A+ | A-
黑色作为一种理想
 阿多诺丨文  王柯平丨译
阿多诺丨黑色作为一种理想
如果艺术作品要想在极端与黑暗的条件下求得生存,也就是在社会现实中求得生存,如果艺术作品要想避免被当作纯粹的安慰品予以出售,那就得将自身同化到那现实之中。今日的激进艺术(radical art)如同黑暗艺术(dark art):其背景颜色是黑色的(black)。当代艺术中的许多东西之所以离题,是因为它无视这一事实,而是继续像孩子似的喜爱明亮的色彩。质而论之,黑色的理想(ideal of blackness)是最深刻的抽象艺术冲动之一。不妨这么说,借助时下流行的音响与色彩进行拙劣的修修补补,是对由黑色理想所制造的困境的一种反应。也许会出现这样的情景:有朝一日,艺术无须一种反叛行为便可使那种理想失去效用。当布莱希特写下这几行诗时——
 
“这到底是什么时代
谈论树木几乎成了罪过
因为它要求对大量罪行保持沉默?”
 
他也许就有这种模糊的想法。通过安贫乐道方式,艺术对不必要的社会贫困提出控诉。出于同样原因,艺术也指控禁欲主义为一种于艺术不宜的规范。除了由黑色理想(若非功能主义的讲求实际性)所引起的手段的贫乏现象外,我们也注意到诗歌、绘画与音乐创作的枯竭现象。在濒于沉默之际,至为先进的艺术形式已感觉到这一趋势的压力。
 
根据波德莱尔的原则,认为艺术可以恢复世界失去的芬芳的人们,一定是太幼稚无知了。波德莱尔的洞见虽然未将艺术毁掉,但也足以使人对艺术是否依然可能存在产生怀疑。在浪漫主义运动初期,像舒柏特(schubert)这位后来成为肯定型文化理论家之宠儿的艺术家,也对是否存在一种像艺术一样欢快的东西表示怀疑。内在于所有欢快艺术、尤其是娱乐形式中的非正义行为,是抵制死者之苦难的非正义行为,那苦难是积累起来的,是难予言表的。同样地,黑色艺术也具某些特征。这些特征,如果被加以实体化,则会使我们的历史性绝望(historical despair)永久长存。所以,只要有求变的愿望,这些特征也会被视为短命的东西。
 
美学中陈旧不堪而且伤痕累累的享乐主义,最近把矛头指向它称之为黑色理想的反常含义,也就是下述看法:艺术的黑暗面,会像超现实主义条件下的黑色幽默一样,应当产生某种近似于愉悦的东西。实际上,黑色理想如同下列假设,那就是假设艺术(严格说来)只想能够坚守自己的立场。这种快乐从内部阐明了感性现象的基本特征。就像在内部连贯的艺术作品中一样,精神穿过最难以渗透的诸多现象,使它们在感觉上得到赎救;可以说,精神如此,黑色亦然,它作为文化表面那种欺骗性感觉的对立物,也具有感性魅力。不和谐音所包含的愉悦感大于和谐音——这种思想给予享乐主义以公正的批判,也可谓是针锋相对。这一非调和契机,不仅能动地引起人们的怀念,而且显然脱离了大量相似的肯定因素,从而成为自身愉悦感的一个刺激物。正是这一刺激物,连同对低能的肯定作法(feeble-minded affirmation)的反感情绪,将现代艺术引入无人地带,成为人可居住的世界的全权代表。现代主义的这一性相首次在勋柏格的朗诵配乐《月迷的披埃罗》(Pierrot Lumaire)中得以实现,而且细节的想象本质与不和谐整体在乐曲中合而为一。否定性(negation)可以转化为愉悦感,但却不能转化为肯定性(positivity)。
 
——节选自阿多诺:《美学理论》

阿多诺丨黑色作为一种理想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标签
  • +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