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

2018-10-18 19:14 浏览:304 A+ | A-

好奇的工具


工具始终伴随并开启创作的向度,艺术家/创造者的工具本身便能形成一部微型考古。参与到展览中的艺术家在各种层面上使用到让人更好奇的工具:机器学习软件、亚马逊的Mechanical Turk、化学制剂等,策展人将以访谈的形式和艺术家聊聊他们所使用的工具



策展人

龙星如 (Iris Long),策展人,写作者,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方向研究员。研究方向为普适运算与

龙星如 (Iris Long),策展人,写作者,中央美术学院科技艺术方向研究员。研究方向为普适运算与数据充斥的时代语境下,艺术创作与数据环境及技术的关系。展出于新时线媒体艺术中心、上海当代艺术博物馆、荷兰鹿特丹V2_不稳定媒体艺术机构、ISEA国际电子艺术研讨会等。曾获法国巴黎Prix Cube新媒体艺术奖提名、香港ifva特别表扬奖。译著《重思策展:新媒体后的艺术》并获第十一届AAC艺术中国年度艺术出版物提名;第一届IAAC国际艺术评论奖英文入围评论者;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艺术评论硕士,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士。


2012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 2015年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摄影,录像

2012年毕业于北京清华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系, 2015年毕业于纽约视觉艺术学院摄影,录像及相关媒体专业。他曾获得资生堂摄影师奖(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北京,2014)。近期参加的展览包括「化学之爱」(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2017),「快乐的知识」(泰康空间,北京,2016)等。策划的展览包括「关于一个博物馆的想象」(J:Gallery,上海,2018)


Q: 龙星如

A: 刘张铂泷


对你而言,实验室的独特性在哪里?

实验室是一个混乱和秩序完美平衡的地方,它带有实验者个人习惯的影响,但同时遵循着科学研究的基本准则。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做比喻,家长总会抱怨我们自己的房间太乱,但其实我们确切的知道自己的东西都放在哪,被家长收拾之后反而就找不到了。实验室是一个从无序中产生有序的过程发生的场所。

 

J Gallery的策展、科学恋物癖博物馆项目到重组/演绎,似乎能观察到你对于档案虚构,及其隐藏的多向叙事(是记录也是颠覆)与诗学领域的兴趣,想多听你说说档案,以及在这个线索上的思考有下一步的计划吗?

关于虚构,让我先引用两段博尔赫斯的话吧:

我选择了一个稍远的时代,一个稍远的地方;而这给了我自由,让我能够……幻想……或者甚至于伪造。我可以撒谎而无人觉察,尤其是,我自己也毫无觉察,因为写下一个虚构的作家——无论它多么虚幻——必须要相信,在那一刻,那个虚构的真实性。

 

有人问我有没有特隆、乌巴克尔、奥比斯 · 忒底乌斯百科全书的第七卷。当时,我应该说有的,或是借出去了,但我却犯了错说没有。啊,他说:那么这全是骗人的喽。嗯,骗人的,我对他说,您或许可以用一个客气一点的词,或许可以说虚构的吧。

 

档案这个词听起来总是带有历史的意味,是属于过去的东西。一方面档案似乎是最原始的材料,所以也许是最接近事实的,而另一方面因为它的年代感,又更容易产生虚构的空间。这大概就是档案最吸引人的地方吧。历史的真实不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是我们认为已经发生的事情。

 

关于隐藏的多向叙事,我还得引用博尔赫斯的话:

显而易见,小径分岔的花园是彭㝡心目中宇宙的不完整然而绝非虚假的形象。您的祖先和牛顿、叔本华不同的地方是他认为时间有无数系列,背离的、汇合的和平行的时间织成一张不断增长,错综复杂的网。由互相靠拢,分歧,交错或者永远互不干扰的时间织成的网络包含了所有的可能性。在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并不存在;在某些时间,有你而没有我;在另一些时间,有我而没有你,再有一些时间,你我都存在。目前这个时刻,偶然的机会使您光临舍间,在另一个时刻,您穿过花园,发现我已死去;再在另一个时刻,我说着目前所说的话,不过我是个错误,是个幽灵。

 

无论档案给出的信息多么详实,它最终也是片面和残缺的,因此也就有着无限种将材料勾连起来的方式。这个勾连的过程就留给观看者来了,每个人都会在脑海里面完成一个不同的故事。

 

关于下一步的计划,我依然要以博尔赫斯的话作为引导:

我像图书馆里所有的人一样,年轻时也浪迹四方,寻找一本书,也许是目录的总目录;如今我视力衰退,连自己写的字几乎都看不清了,我准备在离我出生的六角形不远的地方等死。

 

我曾经读过一个人类学家的故事,他说自己为了田野调查在某个国家的档案馆里面搜寻自己所需的一份档案。但因为档案馆的目录系统都是手写的,他只能一点一点地翻。经过一个星期的努力之后他依然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档案。直到另外一名研究者来到档案馆,他发现那个人迅速地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因为馆员有一份目录索引,而他一直没有发现。我想去记录一次这样的搜寻过程。

 

理工教育背景对你的艺术实践产生了怎样的影响(或没有影响)?

直接的影响是我会去关注与科学有关的话题。间接的影响是我在做作品的时候会很注重逻辑关系,怎么从一个问题推到下一个问题,这样的表达是不是能有效地传递我的想法,我都需要先说服自己才行。不过理工科出身的背景也会带来一些局限,从创作过程来说我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训练,在出国读书之前都是自己误打误撞没有系统,读书之后才慢慢摸索到一些规律和方法。


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刘张铂泷 x 工具,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刘张铂泷 x 工具


在你工作室环境挑选两个物件或创作工具,告诉我它们的故事。

没有工作室,家里蹲。目前这个阶段的创作工具,一台相机,一台电脑,相机用来拍东西,电脑用来处理东西。没啥故事了。

 

工具除了物理向度以外,也可能是精神和心智的,它是我们与世界相处的中介。对你而言,与世界相处的精神工具是什么?

可口可乐能算精神工具吗?我是重度依赖可口可乐患者以及可口可乐原教旨主义者。每天工作的精神支撑就是可乐。如果有一天干不动活了也许可以去试试应聘可口可乐品鉴师。

 


自幼进行工程学习,科学研究和技术应用是刘昕创作的母语。她曾在多处科技机构工作,包括微软研究院(纽约、

自幼进行工程学习,科学研究和技术应用是刘昕创作的母语。她曾在多处科技机构工作,包括微软研究院(纽约、北京),谷歌先进技术部门,清华大学艺术科学中心媒体实验室等。她的作品常以表演,装置,电机设备甚至科学实验及论文等方式实现。她关注并探索自我意识与情感的构成,利用科学手段,和个人诉求联结,创造诗意的,以身体为中心的体验。在虚构和真实之间重新审视传统经验认知和科技异化之间的微妙联系。她的艺术及交互作品多次在国际会议及博物馆展出,包括Ars Electronica(2017), 波士顿美术博物馆 (2016/2017),圣丹斯电影节(2017),翠贝卡电影节(2017),北京民生美术馆(2017), OCAT上海馆(2015), Eyebeam(2015) 以及ACM研究会议等。


Q: 龙星如

A: 刘昕

 

太空成为你的创作母题,你对它的情境想象是怎样的——浪漫还是怪怖,是探索和征服的前线,还是暗藏危险?你怎么看待Musk最近的送艺术家去太空项目?

太空对我来说离探索是有一段距离的,我更关心的是大的、存在性的宇宙,而不是探索或征服的概念,没有恐怖和浪漫,反而是比较平静的态度——一种更加追求本源的状态。在整个研究过程中,我一直关心的是自我的概念,我的观念是如何建立起来的,而逐渐接触到了太空这个语境。对我而言,往上离开地表进入星辰之外,和进入地下看岩石和千万年以前的事情,是一样的过程。我的态度反而是平静的状态。

 

很多时候,我觉得它是一个内化的过程,哪怕形式上极其向外,思考上反而是内化的。到目前为止,我觉得人类对太空的探索都像在寻求在世界的位置。很有意思的是,如果我们有一天可以真的达到光速,那我们离开地表,向外发展的时候,你看到的也是过去曾经发生的事情。我们得很远的时候,只是看到了很远的自己。

 

我觉得Elon把艺术家送到太空是令人兴奋的,也有公众教育方面的意义,或许可以带来很多对艺术的关注,尤其是重新把艺术放置在了梦幻的状态下,但这和我本身的工作有一定的区别。当然,如果在有生之年可以去月球的话,一定是一件极其挑战的事情。

 

你一旦开始询问人们在时空中的位置,它最终势必是本源、哲学和宗教层面的问题。我个人是无神论者,但作品中不可避免地,似乎也探讨着这些问题。这些问题是最神秘的部分,是无法回答的也不愿意回答的。

 

我想多了解一下“Orbit Weaver”里那首诗和它与作品的关联。

《一只沉默而耐心的蜘蛛》是美国现代诗人沃尔特·惠特曼(WaltWhitman)的作品。在Orbit Weaver当中,我在用表演的形式去探讨一个精神上所需要跟外界联系、隔离、分割、浮动的关系。因为我本身有一定的舞蹈背景,所以读到这首诗时,觉得它很巧合地跟作品内容几乎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成为了一种非常准确的注脚。

 

这首诗里面,诗人用蜘蛛作为比喻,讲述了蜘蛛在编网的过程也是在和外部世界寻求联系。他同时用蜘蛛这种微妙的行为影射了自己的心灵,想要以同样的方式跟宇宙万物相互联系的状态。《Orbit Weaver》的来源其实是我当时看到NASA宇航员第一次离开空间站,在宇宙中漫步的照片。他浮动在宇宙世界孤单的角落,和世界唯一的联系只是宇航服上那根孤单的绳索,就像婴儿和母亲的脐带相连。所以我这件作品探讨的只是相连,当你失去链接以后,你是自由自主,还是失去控制,无所牵绊?对我来说可能是后者。无论是谁,跟世界还有联系,是一种最本质的需求。


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运用Amazon Mechanical Turk进行的眼泪交易和在这次展览中提出的眼泪交换,在理念上有什么跃迁? 

眼泪是我很多工作的开端,也是研究方法最开始的尝试。我感兴趣眼泪,是因为这种材料有很多不同的属性。眼泪最基本上是一种分泌物;往上走,它是一个悲伤的符号;再往上走,它是一个文化意象。在电影或广告中,它有很多在本身物质属性之外的情感、社会、历史和文化的附加属性,类似于金字塔的结构。对我来说,去解构这个金字塔或者去挑战这个金字塔的组成,是很有意义的。我的作品很关心自我的结构和概念。可能在我眼里,科学,尤其是现代科学,对世界的了解是分解式的,是把更复杂的物质系统去解剖成一个简单的原则。在艺术、文化、社会层面我们则关心更复杂的结构,我们不希望分解。在我的作品里,这两者是相通的,如傅立叶变换在两个不同的域的转折而已。

 

眼泪这个作品里,我很想知道这个物质结构本身是否具有这样一种能力去承载其之上的所代表的符号以及意向,或种种文化含义。我在底层做了一个抽换,去分析我自己的眼泪。再去看他上层结构是不是有变化。对我来讲:变化是有的,但是同时它并没有失去它的效果——它只是变成了另外一种可能性。那什么失去了,什么还保留着,对我而言是这个作品当中最触动我的部分。

在亚马逊Mechanical Turk上面进行的眼泪的交易,和这次展览当中提出的交换,其实在本质意义上是很相似的。当时在亚马逊进行交换活动的时候,非常直接:我去买他们的照片,并没有和对方——网络劳工——有更多的交流,是一个几乎纯粹的金钱交易。但是我这次希望可以更进一步,也对我自己提出一些挑战,因为要求观众去真正地哭三十秒,并用视频记录,其实是很难的一件事情。

 

与此同时,我们交换的不是金钱,而是我的作品,或者是说我的眼泪。这其实是一个极其亲密的交易,同时又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这个作品一直在讨论就是亲密距离之间的一个拉锯过程,一个可能性以及它的极限。

 

所以我觉得这次展览提出的眼泪交易是在寻找这种亲密行为的极限。

 

在你工作室环境挑选两个物件或创作工具,告诉我它们的故事。

第一个是我有一大瓶鲨鱼的牙齿。是我的partner买给我的,在ebay上买的。虽然说我下一个作品跟牙齿有关系,但其实看到堆积在一起的,小山一样的鲨鱼牙齿,对我来讲有点密集恐惧,很怵的慌。它给我一个既被吸引,又有恐惧的感情,放在工作室好像是一个欲罢还休的存在。所以,我还蛮满珍惜这这一桶鲨鱼牙齿的。

 

另外的工具的话,我经常用的其实是3D打印机,我自己有一台FORM2。因为我很多的工作是在一个计算模拟以及实现、物质之间的一个交换。我本身是硬件出身,在艺术的创作过程当中尤其是传统艺术学习过程中,也是比较倾向于手工制作。同时我的很多作品,又是在电脑里的数学物理仿真系统下完成的。所以3D打印相当于是帮助我把两个思考方式连接了起来,我的大脑和的手可以交流了。

 

未来两年的驻地创作里你最想探索的课题是什么?

我目前是在皇后美术馆。还有一些其他的驻留,但可能更偏向于技术或者是creative technology studio这样一种状态。主要的艺术创作会在皇后美术馆。皇后美术馆最有意思的是它的地理位置和所在的社区环境。可乐那公园(Corona Park)是当年美国世界博览会(World Fair)的举办地。它的标志性建筑是巨型地球仪UniSphere),在当时包括现在也是所谓美国未来主义的一个标志性建筑。现在整个公园里面也还有很多当年的未来主义建筑。公园里面游玩的人大部分是整个皇后区的移民家庭,所以可以看到很多,亚洲一拉丁裔的小孩或者一家家人在那边,可能举办生日宴会和家庭聚会。

 

所以对我来讲,整个公园的历史和现在的状态,让我对未来的社会、科技、人文,包括东西方、多民族的一个发展可能,有了很多的想象,我之后的作品可能会跟这个方面有些关系。同时呢,我也会继续做目前在着手的关于宇宙的一些项目。

 

其实,我最关心的内容还是以自我的概念。这个概念的话,可能在之后的两到三个作品当中,会将自己更更深一层地解剖和重组。可能希望在皇后区的美术馆,这个概念就不仅是一个个人,可能是作为一个群体而出现。


可乐那公园(Corona Park)的 “巨型地球仪”(UniSphere),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可乐那公园(Corona Park)的 巨型地球仪UniSphere


 

出生于日本,因不同的语言而遇到过许多交流上的障碍,因此逐渐加深了她对语言学,社会学,人类学的兴趣。2

出生于日本,因不同的语言而遇到过许多交流上的障碍,因此逐渐加深了她对语言学,社会学,人类学的兴趣。2017年在德国HFG大学交换,并且在德国个展“Into thelight...”(Peter Weibel 馆长策划),伦敦个展“Dialogue beyond400 years”(近藤成一,千叶成夫策划同年受奖日本千叶市政府艺术文化新人奖。2018年展出于芝加哥亚洲艺术研究所和第二届北京媒体艺术双年展(BMAB)。现读中央美术学院硕士研究生,师从刘小东。


Q: 龙星如

A: 江上越 Etsu Egami


你在对谈中提到,误听游戏前后运行了几年时间,游戏机制在几年间是否有变化?

有变化的。《误听游戏》来源于我的名字江上越(Egami Etsu)被误听为中国东北话的一袋子米。同样的声音变成了完全不同的形象,启发我的误听游戏之旅。从误听开始无限的可能性。


我让不同国家的人参与误听游戏,让他们听听不懂的一句话,想象母语中的什么词,主动去误听。语言的起源是什么?我们交流的可能性在哪里?什么是真正的交流?

 

日本东京大学的冈之谷教授讨论过语言的起源来源于歌声,还原到声音本体时候交流会是什么呢?在这个误听游戏过程中发现很多误听是和在地性,或是社会环境有很大的关联性。

 

我开始考察方言和GDP的关系,在德国考察医院,这个医院让我愣住了。这医院挂满了绘画,原来他们有艺术治疗给临终关怀的患者。我一下就被吸引了,他们用绘画给人一种尊严,我和他们一起做艺术治疗大概有3个月。在这个过程中我体验到了人和社会的紧密关系和交流。之后我在伦敦开始研究东边的岛国日本和西边的岛国英国的共同点和区别,重新思考两个国家的交流史对话400年。之后在日本获奖,我开始考察4000年前绳文时代的贝冢遗迹,对话4000年。

 

所以我的误听系列从人和人的交流,到人和社会的交流,从国家和国家的交流到时间和历史的交流对话,这个主题不断在启发我。

 

在你收集到的所有样本里,除了展出的“Yada”以外,还有哪些有趣案例,以及为何选择了展出时的这一个样本? 

有很多。比如说吃了吗?这个在中国经常用到。

 

已经是中国的打招呼或是日常用语之一了,但是我让日本的观众去误听,很有意思的现象,千叶出身的日本人都会把吃了吗误听为“tsudanuma(津田沼)吃了误听为“tsuga(津贺)。有趣的是津田沼和津贺都是千叶的地名,而恰恰千叶出身、或是在千叶生活的人都会误听为千叶当地的地名。其实很多时候误听是呼唤你的潜意识,你看过的、听过的东西,成长家庭环境,人生经历,经济状态,甚至你的DNA是否都会隐隐约约的在决定你的潜意识判断呢?误听不只是听错了而已,从误听能探索出无限的可能性,误听只是冰山一角,可以通过这个窗口窥视未知的潜意识的世界。

 

这次决定展出“Yada”系列的决定是因,这个是一个很明显的误听,在日语的不要变成了四川的要得。而我接受到这次的展览主题“Surpassing r=-a(1-sinθ)”让我愣了一下,因为我看不懂这个数式,最后发现`这个数式最后会是一个爱心。这很有意思。在爱当中,爱的表达YES会时不时地变成NO,还有就是我在探索交流的可能性在哪里,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就像这个数式一样,是一个编码,是一个藏在深处的密码。最后发现他是一个爱心的时候我们会发现答案是禅宗中的心,也就是见性成佛。一个本质的回答,定义的彻底改变和转换。

 

误听为何有趣?

误听有意思之处是我们不应该听懂的外语,通过误听成立另一层面的交流。这个结果常常让人好笑,但是我们是在体验人工智能,我们同样是另一个次元的交叉的交流,即使是听不懂的语言,也可以机械的推理,或是用心灵去体会。

 

给出一个对你来说最荒诞或最具有戏剧效果的误听

其实误听随处所在,比如英文的“Ambulance”(救护车),在中国被听为俺不能死“Police”(警察)成为跑累死。但是有时候Strong强壮被误听为死壮

 

江上越 x 工具,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江上越 x 工具


在你工作室环境挑选两个物件或创作工具,告诉我它们的故事。

钥匙。在比利时Brussel古董市场买到的的钥匙。可能这里面有几百个。这些钥匙大部分都是老的。我总感觉它能给我启示打开另一个世界。


使用过的明信片。大部分也是我去年在德国ZKM的时候在德国买到的别人用过的明信片。这些有的是二战前的,有些是战后的。有一次逛德国旧货市场,在一个不起眼柜子后面我看到了一张画面,我当时以为是一张画,上面是基督徒的样子。翻到背面,写满了流利的英文。我才发现这个是明信片。那时我莫名其妙的感动。它上面的字都写满了,字越写越小,可能发现之后写不下吧。当时我一个人在欧洲感觉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现在我们很少用明信片,想起日本过年的时候还会写明信片,寄给对方。明信片往往都会有一点私密性,我拿着这些有点像在偷看一样。


听店主说这个明信片是一为老爷爷的,而且这里的明信片大部分印的图案都是基督教绘画,基督有关的场面,德国人对基督是很虔诚的。我买下这些,希望可以有机会揭开密码,和没见过的这位德国老爷爷发生对话。

 

下一步的创作计划是?

因我去年在日本获了日本千叶市政府的文化艺术新人奖。我可以准备1年,最后在文化中心做个展,我在家乡可以做什么?我重新思考我的家乡环境,忽然想起我幼儿时的记忆,在稻毛海岸玩,捡贝壳的回忆。而且我家乡有日本最古老的时代,绳文时代的遗迹,4000年前的加曾利贝冢。我开始考察这个遗迹,而这个遗迹特征是当时的人们吃完之后留下来的贝壳。我也开始体验吃贝壳,收集自己的,周围的亲朋好友们吃后留下的贝壳,当时收集了几千个。

 

用了一年多的时间考察了我们当地的4000年前的遗迹,绳文时代的贝冢,做了各种研究。从过去我们如何看现在和未来?我准备做和人工智能一起,具体的还不能剧透。



1978年生于内蒙古赤峰市,就读于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及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研究生。2005年获得L

1978年生于内蒙古赤峰市,就读于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及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硕士研究生。2005年获得L.V.M.H.青年艺术家大赛奖学金在巴黎国立美术学院学习。郑路在最近的个人实践当中,逐渐构建和完善自己的艺术逻辑和语言系统。他将空间维度等概念纳入新的观念构架中,落实对实在洞见的语言,编织在时空图景的纹理中的他处

 

Q: 龙星如

A: 郑路


从雕塑和装置创作者的背景来说,实体的物件和材料是相对熟悉和亲切的,在这次的作品中你使用到压力感应器来处理不直接可见的车流数据,针对无形对象的创作是否带来新的挑战?

雕塑的学习背景有一个弊端,就是容易沉迷在雕塑本体之中,研究的是实在的我们可以感知的物理属性。但是在量子引力里作为物体无固定形状的容器的空间从物理学中消失了。物体(量子)并不占据空间,它们彼此依存,空间由量子间的相邻关系织就。这些概念颠覆以雕塑本体论思考的价值观,也就是形体、空间、材料在量子力学范畴里失效了。当然对于压力感应器,这都是粗浅的技术,但我是想从这个切入点着手,使作品的运动来源是人无法感知,剔除人的感官主动性。

 

是否可以阐释一下作品实现的空间链接关系(它既纵向贯穿展厅,也链接展厅内外)和背后的思路?

有一次,我穿了一件新买的羊皮皮夹克,骑摩托不小心摔倒在中坝河这条小路上。柔软光滑的羊皮,被地面的粗砂粒磨损,揉搓出一条条掀开的皮毛。每次开车路经此地,轮胎碾压在粗砂粒上,发出瑟瑟声音,都会身上发麻。路面无人修复,导致损毁日益严重,现在已经被车轮碾成丘状。这个反复过程,使我想到了刮痧,只是施力和受力方的转换,这也是展厅红色粒状灯珠的来源。路面下埋藏着重力感应器,无线传输的信号,展厅内实时显示的光条,形成一套系统,拟人的感觉着路面的痛楚。

 

中坝河旁的路是你在工作室每日所见的日常景色,日常容易让人遗忘。你现在能否描绘这条路的几个让你印象深刻的瞬间?

2014年我的工作室搬迁到这里,在东六环桥下,可以从一条小路抵达,有些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的意味。今年市政开始在修理工作室门口的臭水沟,每天尘土飞扬却效率不高,河沟堤坝要铺设石料硬化,故将原有植被清除干净,土壤外露,不几日却又会长出各色野草,甚是繁茂。在北京的创作环境很像这杂草的野蛮生长,不断被剔除,不断被铲平,然而,最终还是不断再生长出来。

 

我在你的工作台上看见许多本关于太空与宇宙的书,这是你下一件作品的方向吗?你对宇宙的想象是怎样的(我也问了刘昕这个问题)——它是浪漫还是怪怖,是探索和征服的前线,还是暗藏危险?

对于宇宙的神秘,我在懵懂时就在思考,小学的时候,假期独自在家发呆。看着大皮包,就在想也许黑暗皮包里就是一个宇宙,里面的灰尘就是类似地球一样的行星,里面自成体系。我可以带着这个皮包四处游走,里面的人是浑然不知的,里面的生命是掌握在皮包的主人手里的,因为,一切也许在打开皮包的一瞬间结束。


郑路 x 工具 ,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郑路 x 工具 


在你工作室环境挑选两个物件或创作工具,告诉我它们的故事。

钢丝刷。我的近于禅系列雕塑是不锈钢材料的,但是在户外出现了生锈的问题,这个问题一直困扰我。经过仔细的筛查,排除了雕塑本身材料的问题,发现是因为用除锈钢丝轮刷打磨的原因。这个问题很有意思,像是一个悖论,我用除锈钢丝纶来打磨除锈,但是钢丝轮本身材质是钢丝,钢丝在和我的雕塑打磨摩擦过程中,将铁的成分附着在雕塑上,使得不锈钢的雕塑会因此生锈。不锈钢锤子。从这个事情之后,我变得杯弓蛇影起来。我的其他不锈钢雕塑,也都进行了大筛查。把物质之间的接触的问题进行了放大,为了防止生锈,我断绝了一切和雕塑接触的来源。正常的加工工具一般都是钢制,为此,我将最常用的锤子都替换了特制的不锈钢锤子。

 

工具除了物理向度以外,也可能是精神和心智的,它是我们与世界相处的中介。对你而言,与世界相处的精神工具是什么?

酒是我与世界相处的精神工具,这个就不解释了。


不仅是r=a(1-sinθ)现场_刘张铂泷_收藏级数码微喷_32×40英寸_4件,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不仅是r=a(1-sinθ)现场_刘张铂泷_收藏级数码微喷_32×40英寸_4件


不仅是r=a(1-sinθ)现场_刘昕_眼泪套件_2015,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不仅是r=a(1-sinθ)现场_刘昕_眼泪套件_2015


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不仅是r=a(1-sinθ)现场_江上越_这不是误听游戏_视频_影像_2016


不仅是r=a(1-sinθ)现场_郑路_痧_视频、LED灯墙、重力感应装置_2018,七木空间|不仅是r=a(1-sinθ)|好奇的工具|艺术家访谈(下),工具,七木空间|,sin,雕塑,眼泪,宇宙,里面,工作室,档案,明信片

不仅是r=a(1-sinθ)现场_郑路__视频、LED灯墙、重力感应装置_2018




不仅是 r=a(1-sinθ)

贺子珂、江上越、刘昕、刘张铂泷、李维伊、孙晓天、郑路


策展人

龙星如


201891日-20181014

info@qimuspace.com

www.qimuspace.com

阅读原文

*以上内容由所属艺客发布或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网站不承担相应版权归属责任,如有侵权可联系网站申诉或删除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