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评丨《三姐妹·等待戈多》:时代的忧郁

2018-10-06 12:30 浏览:270 A+ | A-

近日,由林兆华导演,青年演员张若昀、黄璐领衔主演的《三姐妹·等待戈多》在北京保利剧院连演五场。二十年前,这出戏曾经在北京遭遇票房失败。而今,同样的一出戏,2017年底复排后首先登陆上海保利剧院,之后又在南京、深圳等多个城市巡回演出,表现出不错的票房成绩,不禁令人感叹:中国的戏剧市场更为成熟了,观众对于高雅艺术的接受度提高了。同时,我们也好奇地想问:今天,在这部首演于20年前的戏中,我们又能品味到怎样的时代声音呢?

    

剧评丨《三姐妹·等待戈多》:时代的忧郁,三姐妹,等待戈多,剧评,林兆华,戈多,贝克特,演员,契诃夫,知识分子,导演


1998年,林兆华将契诃夫的《三姐妹》与贝克特的名剧《等待戈多》拼贴在一起,这一创意,令人惊讶。一个是心理现实主义大师的名剧,一个是“荒诞派戏剧”的开山之作,两个剧本,风格迥异,这样的实验,放在世界范围内,亦属首创。吸引林兆华的是两部戏中共同的“等待”主题。当年,中国知识界颇有影响的《读书》杂志曾经为这个演出召开了一场座谈会,会上,童道明、汪晖、余华等纷纷赞誉大导林兆华的才华与勇气,肯定了这出戏的艺术成就。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国的知识分子普遍有一种“苦闷”情绪:十年浩劫,不仅砸烂了儒家文化的传统,更造成了一种全民族的信仰危机,人们那种盲目的政治热情冷却下来,一种怀疑主义的情绪蔓延着。特别是在九十年代,理想主义热情再次黯淡,有的人寄希望于“外面的世界”,兴起了一阵狂热的“出国潮”;有的人则想要抓住“现世的利益”,或下海经商,或埋头做官,埋头挣钱。正是在这样的一种人文环境中,王朔作品主人公的“玩世不恭”引领风潮,恰好和贝克特《等待戈多》中狄狄、戈戈的人生态度形成映照。

    

在《三姐妹·等待戈多》中,易立明设计了一个水池,契诃夫剧本中的奥尔迦、玛霞、伊琳娜生活在一个“孤岛”上,这个“孤岛”,成为九十年代知识分子精神境遇的一个隐喻。三姐妹憧憬着两三百年后人类的美好生活,等待着有一天能够“到莫斯科去!”她们内心的期待与向往、忧愁与苦闷折射出九十年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心境。舞台上,《三姐妹》的片段不时被《等待戈多》的片段打断,契诃夫人物抒情性的台词不时被贝克特人物嘲讽性的揶揄所打断。这一边,土旬巴赫和韦尔希宁刚刚在争论着人类二三百年后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那一侧,狄狄和戈戈却又开始吵嘴,打发着无聊的时光。


剧评丨《三姐妹·等待戈多》:时代的忧郁,三姐妹,等待戈多,剧评,林兆华,戈多,贝克特,演员,契诃夫,知识分子,导演


两种不同的声音同时出现在我们的心中:我们到底会不会迎来美好的未来?我们的等待到底有什么意义?是该坚定方向,埋头工作,还是该玩世不恭,随波逐流?对于林兆华来说,把《三姐妹》和《等待戈多》拼贴在一起,不是学术上的对比,也不是为了标新立异,而是实实在在地折射出了那个年代人们的现实心境。

    

二十年的时光过去了,《三姐妹·等待戈多》这出戏终于得到了观众的认可。复排版起用了全新的演员阵容,在演出形式上,基本维持了二十年前的面貌。如果说,新版演出有什么不同,也许仅仅在于复排演出调整了《等待戈多》的部分,其中的调侃与幽默,更加贴近观众。

    

然而,我仍然被这个演出所打动。当韦尔希宁说道:“我们现在完全不能知道将来究竟什么东西被认为是高尚的,重要的,而什么东西是卑微的,可笑的……说不定我们现在过惯了的这种生活,日后会显得古怪、不合适、不聪明,不够纯洁,也许甚至是有罪的……”这些话刺痛了我,令我感受到一种“时代的忧郁”!尽管,今天的物质生活相比上世纪九十年代有了很大提高,可是,那种精神的苦闷却仍然还在;在现实的压力面前,人们要么不再思考,要么随波逐流,繁华之下,却隐藏着危机。所以,这出戏没有过时,它终于得到了更多观众的认可!

    

剧评丨《三姐妹·等待戈多》:时代的忧郁,三姐妹,等待戈多,剧评,林兆华,戈多,贝克特,演员,契诃夫,知识分子,导演


我们在被《三姐妹·等待戈多》所打动的同时,也还有更多的期待:在《等待戈多》部分,演员的调侃虽然引起观众的阵阵笑声,如果能增加些现实的隐喻与内涵,剧场效果或许会更好;在《三姐妹》部分,演员的表演虽然保持了一种“冷冷的风格化”特征,但是,其技术表达与表演层次也还可以更加丰富。

    

中国的观众已经见识过来自立陶宛里玛斯·图米纳斯导演的《三姐妹》,也看到过罗伯特·威尔逊的《克拉普最后的录音带》,贝克特的《等待戈多》甚至编入了高中教材。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契诃夫与贝克特多多少少不再陌生。在今天看来,《三姐妹·等待戈多》这样的拼贴甚至算不上特别新奇了。但是,“问题不在于旧形式,也不在于新形式”(《海鸥》中的特烈普列夫),而是在于,演出是否仍然能抓住时代的脉搏。林兆华新版《三姐妹·等待戈多》中的那种“静默的忧郁”,对于今天的观众来说,仍然有着现实的意义和价值。


本文刊发于2018年9月27日北京日报热风版



来源:北京日报副刊

撰稿:彭涛

剧照摄影:王犁

责编:卫荣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