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评丨舞台上的搏击场,不会真的是乌托邦

2018-10-08 18:18 浏览:210 A+ | A-
本文授权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有染
剧评丨舞台上的搏击场,不会真的是乌托邦,舞台,搏击场,乌托邦,演员,家具,导演,台词,戏剧,灯光,演员们

17点半出门去杭州大剧院看今年当代戏剧节邀请的瑞士PENG!PALAST剧团的《生活小爆炸》,无奈刚刚下过暴雨又赶上下班高峰期的点,所以公交车开得格外缓慢,转乘地铁出站后天色已然全黑,在一座分不清是室外还是室内的建筑物里迷路了十几分钟才找到剧院赶着最后一分钟检票入场,很遗憾没能如约和朋友一起在剧场外吃上一个汉堡再看戏。


一个半小时后,我走出剧场,捂着快饿扁的肚子想:是演员认真地给观众演了一出戏?还是说他们只是在呈现一些真实?

 

《生活小爆炸》的创作灵感源自恰克·帕拉尼克(Chuck Palahniuk)的经典小说《搏击俱乐部》,而两者之间的唯一关联点其实只是小说中的主角和这部戏中的三位演员都组建了一个“搏击场”。


故事没有编剧,而是由导演、演员、舞美设计师、制作人共同完成。


该剧的片段组装式场景对观众来说其实并不那么容易理解,那么这个舞台上到底在发生什么?



剧评丨舞台上的搏击场,不会真的是乌托邦,舞台,搏击场,乌托邦,演员,家具,导演,台词,戏剧,灯光,演员们

近乎空荡的舞台中央立着四根黑色的细杆,右后方的角落有一个挂着些衣物的架子,再没有其他的繁复设计,这剧的舞台场景已经全部展现在观众眼前了。


在观众还未完全安静下来的小剧场里,灯光逐渐聚焦在舞台后方的一扇小门上,三位演员突然登场,在连说三遍“ok,ok,ok”的台词中 交替展开了他们各自的自传式陈述。 开场的台词是突兀的,“ok,ok,ok”像是正在回应某个人,也像是在接着一段被观众错过的前言继续叙说。而关于这段前言是什么,演员并不交代,观众也无法得知。但每一段内容被正式陈述之前,演员都会告诉我们接下来的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遇到了一个非常酷的人,同样,也是自始至终都不说这个人究竟是谁。不过演员们所叙述内容其实是非常直接且易懂的:与父母亲密且疏离的生活情景、下班后便立刻在人群中消失的幻想、吞服大量安眠药也无法入眠的焦虑、底层人民生硬又努力地学习如何推销、戏剧无人问津、艺术家囧于生计……


可当观众刚以为自己跟上了演员的台词时,又会恍然疑惑怎么突然说起了这个? 怎么开始的?这些事情跟那个非常酷的人又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剧评丨舞台上的搏击场,不会真的是乌托邦,舞台,搏击场,乌托邦,演员,家具,导演,台词,戏剧,灯光,演员们


PENG!Palast声称他们是Generation Y,但Generation Y 又是什么?Generation Y是源自美国世俗文化对一个特定世代所习惯称呼的名词,又叫 Millennials,也就是千禧一代,是指约略于1982年~2000年间出生的人。


台下的这些80后、90后观众终于在那些模糊的人物及支离破碎的片段中找到了线索,并与台上的角色产生了共情,他们的焦虑、窘迫、恐惧和欲望其实是我们这一代人共同的真实的生存状态。在成功解读了戏剧文本之后,戏却越看越压抑。


演员还在反反复复地陈述,观众已经在焦急地等待了,等待舞台上的爆发或者像剧名所说小爆炸。


终于,四束绿光将舞台上的四根黑杆连起来又围成了一个小舞台,观众所期待的“搏击场”总算出现了。灯光音乐都有了变化,演员脱去了常服换上了格斗服,可是现场却欢乐起来。演员们在台上秀起了自己漂亮的肌肉、做着和台词毫无关联且奇怪得不禁让人发笑的肢体表演、他们跑到台下给一些观众塞小纸条、怂恿我们拿出手机拍照发朋友圈甚至爆出自己的微信号让大家加他好友、女演员从舞台侧面拖出来一件宜家买来的家具并请了几位观众上台帮忙组装,男演员则向观众发起了这件家具的价格竞猜活动,观众也似乎很享受这样的互动纷纷积极报出数字,猜对的那位男士得到了一本宜家的广告宣传册作为奖励。


剧场里越来越热闹,被取悦后的观众总是很容易忘记思考的,他们浑然不觉得刚刚才被拼接起来的场景又被打碎了。


剧评丨舞台上的搏击场,不会真的是乌托邦,舞台,搏击场,乌托邦,演员,家具,导演,台词,戏剧,灯光,演员们


显然,搏击场不会真的是乌托邦。当我们还在关心家具能不能拼好 、兴奋不已地修图发圈、轻声讨论微信号是真是假时,正处在观众席的演员已悄然开始了又一轮的独白。这一次三人则是同一时间分别向身边的观众倾诉着工作的烦扰、社会的势利、还有性别的不平等。他们的言语不再平和而是越来越粗鲁,最后终于无法抑制地开始咆哮,并宣称只有敢于冒失败之险的人才有可能赢得胜,战斗开始了。演员回到舞台上进行了一场拳击比赛,他们拼尽全力攻击着彼此,搏击的场面被呈现得极其真实,灯光下可清晰地看到他们滴落的汗水在舞台上淌成水溪。


遗憾的是,观众在前半场随演员一起积攒起来的“感同深受”却在战斗还未开始前便已在逗趣的互动中消失殆尽。


所以当演员们用身体作为戏剧的实践,在残酷的格斗中产生的伤害与痛感既没能再次引起观众的共情,也并未成功地将观众引向情感的宣泄。


而我甚至注意到:当女演员在格斗中被男演员踢到屁股时台下观众竟会不约而同地爆发出笑声,一种现实的冷漠在此时更是被暴露无遗。


剧评丨舞台上的搏击场,不会真的是乌托邦,舞台,搏击场,乌托邦,演员,家具,导演,台词,戏剧,灯光,演员们


我猜这种间离原本就是导演计划好的,别忘了,戏里所陈述的那些人物:


Generation Y可不止是舞台上的那三位。也许导演所追求的并不仅仅是戏里的小爆炸,他更感兴趣的应该是剧作之外的Generation Y的反应,导演是聪明又狡猾的,他其实早在演出过程中就堂而皇之又悄无声息地给现场观众设计了许多的小测试,观众却毫不知情地落入了他的圈套。


在演出结尾时,演员邀请了此前帮忙组装家具的那几位观众上台,并问他们是否他们是否愿意拿榔锤将自己组装的木书架砸碎。经过沟通后,他们戴好防护眼罩在演员的指导下小心翼翼地举起了榔捶,他们每砸一下台下的观众也会跟着欢呼。而此刻的他们已不再如参与组装家具时那般投入,反而是带着一种类似游戏的情绪在表演。原本的表演者变成了旁观的观众,观众则在尽情地表演摧毁,他们越来越像演员。


最终,木书架被击得粉碎,戏里戏外的乌托邦也都随之崩塌了,舞台上的所有人物都表现出了一种圆满。可事实上,结局好像又回到了原点。


剧评丨舞台上的搏击场,不会真的是乌托邦,舞台,搏击场,乌托邦,演员,家具,导演,台词,戏剧,灯光,演员们

—劇終—


戏外话


其实在演出结束后,剧组还邀观众参与了三个体验小组:“搏击”,“美食”,“冥想” 。


但我实在太饿了只想赶紧出去吃个饭,就没参加这些演后活动,也没听清楚第三个到底是什么体验。然而出了剧场我又转进了那个迷宫一样的建筑里,那时的店铺都已经打烊,我在附近逛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找到一家还可以吃饭的小店,也没想到这个繁华的市中心竟高冷得没有丝毫烟火气息,真后悔没有留在剧场参加那个“美食”体验组。


最后回到郊外的家都快凌晨了,也终于在路边的夜宵店吃上了一盘热腾腾的串。


明明是写剧评,可在开始和结束还是忍不住地叨叨絮絮了些去剧场看戏及看完戏后回程的艰辛和疲惫。


我不是矫情,只是特想抛个严肃的问题:在这个时代,离家3公里左右便会有电影院,影院里几乎每天都会有新影片在上映,画面酸爽音效震撼;如果在家里,打开电脑也随时可以在各网站上搜到无数的影片,电视剧,及各类综艺或视频能供我们消遣。


那么能让观众不计时间和路程,定时定点地赶到剧院看一场戏的动力又是什么呢?


撰稿:汪帅,戏剧制作人,旅法多年,现居杭州


落笔于2018年9月20日杭州大剧院观剧后


剧照由2018杭州当代戏剧节提供 经授权



来源:有染

责编:佳佳


阅读原文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崇真艺客的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发表评论
博文分类

艺讯订阅

联系客服
86-021-62666063
info@trueart.com

分享

×